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7129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jadan_lu (2011/2/1 19:42:11)  最新编辑:小乐 (2013/7/19 10:06:53)
普法战争
拼音:pǔ fǎ zhàn zhēng
英文:Franco-Prussian War
同义词条:法德战争
普法战争
普法战争
  普法战争普鲁士王国为了统一德国并与法国争夺欧洲大陆霸权而爆发的战争。战争由法国于1870年7月19日发动,1871年5月10日结束,最后以普鲁士大获全胜,建立德意志帝国告终。在德法两国,此战役称为法德战争






战争简介

  普法战争是普鲁士王国为了统一德国并与法国争夺欧洲大陆霸权而爆发的战争。但战争是由法国发动,战争后期,普鲁士将战争由自卫战争转化为侵略战争。最后以普鲁士大获全胜,于1871年1月18日建立德意志第二帝国告终。在德法两国,此战役称为“德法战争”。

  普法战争发生于1870年~1871年。它是普鲁士王国为实现德意志统一和扩张领土而有意挑起的。企图保持多年欧洲霸权地位的法兰西第二帝国,历来竭力阻止德意志的统一,同时还想侵占莱茵河左岸的德意志领土,因而对于普鲁士的挑衅,不但没有回避,反而迫不及待地向普宣战,结果招来了战争惨败、帝国灭亡的厄运。

背景

  普鲁士为了统一德国,在1864年及1866年先后击败了丹麦奥地利,但法国却仍然在幕后操控著南德意志诸邦,阻碍德国统一。为此,在普鲁士首相俾斯麦的策动下,以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制造争端,并发出“埃姆斯密电”激发出普、法两地人民的民族仇恨,令法皇拿破仑三世于1870年7月19日对普宣战,普鲁士借此团结德意志民族,进攻法国。

经过


普法战争
普法战争
  在法皇宣战后,法国随即编成莱茵军团,于法德边境地带集结。该军团共有八个军,约22万人,由拿破仑三世任总司令,勒布夫为总参谋长。法国欲先发制人,夺取法兰克福,逼使普鲁士屈服;但与此同时,普军亦集结了三个军团,约47万人,由威廉一世为总司令,毛奇为总参谋长。普鲁士则计划以优势兵力,集中向阿尔萨斯和洛林进攻,将法军击溃于边境线上,再继而进攻巴黎,逼使法国投降。

  战争以法军在1870年8 月2日于萨尔布吕肯地区向普军进攻为开端。但到了8 月4日,普军已顺利击溃法军,进入反攻阶段。与此同时,法军在其余各战场相继失利,被逼退回国境,转入防御。至8月中旬,法军已被普军一分为二,由巴赞元帅领军的莱茵军团共17万人,被普军包围于麦茨要塞;而由拿破仑三世和麦克马洪元帅率领的12万余人,在8 月30日与普军激战后被逼退守色当。

  在9月1日至2 日,普法两军于色当进行决定性的大战,即色当会战。9月1日上午,普军占领了符里济、栋舍里等地,成功切断了法军西撤的道路,并从后堵截法军。而在当天中午,普军亦完成了对法军的合围,并以强大的火炮作出攻击。当时下午,在法军数次试图突围失败后,拿破仑三世被逼于下午4时半派人呈信威廉一世,表示愿“将他的佩剑交到陛下的手中”。9月2日,拿破仑三世正式率8.3万官兵向普军投降。在这场战役中,法军损失12.4万人,普军只损失了9000多人。法国举国哗然。9 月4日,法国国内发生政变,法兰西第二帝国被推翻,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成立。

战争性质


普法战争
普法战争
  1870年的普法战争,对交战双方来说,都想进行这场战争,但作战的动机不一样。19世纪70年代以前的德意志,长期处于四分五裂的状况,经济发展落后于欧洲其他大国。普鲁士容克地主的代表普王威廉一世和首相俾斯麦,决心用武力来统一德国,并实现德国称雄欧洲的梦想。因此在1864年和1866年相继对丹麦奥地利发动王朝战争,取得统一德意志的领导权,并建立北德意志联邦,在实现统一的道路上迈出关键的一步。这时南德四个邦(巴登、黑森、符腾堡和巴伐利亚)以法国为后盾,仍各据一方。

  德国的统一,受到邻国──法兰西第二帝国的阻挠。路易·波拿巴梦想恢复拿破仑帝国的版图,谋求法国在欧洲的霸主地位。以普鲁士为首的北德意志联邦的崛起,使法国在欧洲多了一个竞争对手。于是法国千方百计阻止普鲁士统一德国南部四个邦,并企图通过对外战争,缓和国内矛盾,称霸欧洲。普法之间的矛盾迅速激化。普法战争是德国为完成统一及争夺欧洲霸权的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在战争爆发之前,俾斯麦使用了外交手段,诱使愚蠢的拿破仑三世主动挑起战争。色当战役后,法国已败阵,第二帝国又被推翻,阻止普鲁士统一德国的法兰西第二帝国已不复存在。而普军却继续向法国推进,包围巴黎,并迫使法国签订了割阿尔萨斯和洛林,赔款50亿法朗的条约。从普鲁士方面看,战争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从防御转变为侵略,进行一场带有掠夺和争霸性质的非正义战争。

战争影响

对法国的影响

  1、导致法兰西第二帝国的垮台和共和国的确立

  1870年9月4日,当色当战役法军大败,拿破仑三世连同在色当的法国官兵全部作了俘虏的消息传到巴黎后,巴黎广大人民群众对拿破仑三世统治的不满,立刻象火山一样爆发了。工人和小资产阶级群众拥入波旁宫立法团会议厅,要求废除帝制,恢复共和,共和派议员甘必在市政厅正式宣布成立共和,建立临时政府,法兰西第二帝国垮台,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建立。从此以后,帝制在法国结束,共和逐渐稳固下来。

  2、直接促使巴黎公社建立

  色当战役后,普鲁士军队继续长驱直入,占领法国整个东北部,并向巴黎推进。至此,普鲁士所进行的战争已由统一战争演变为非正义的侵略、掠夺法国的战争。法国广大人民群众坚决要求普遍武装人民,抵抗普鲁士的侵略,而自称“国防政府”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却害怕武装起来的巴黎人民,加快了投降的步伐。梯也尔政府在凡尔赛同德国签订了和约,条约规定:法国向德国赔款50亿法郎,割让阿尔萨斯省全部和洛林省一部,赔款付清以前,德国占领法国6个北方省。

  在梯尔也政府进行卖国的同时,巴黎无产阶级加强了自己的斗争,1871年3月18日巴黎人民起义,梯也尔政府逃往凡尔赛宫,资产阶级政府在巴黎的统治土崩瓦解,巴黎无产阶级取得了世界历史上无产阶级革命的第一次胜利,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

  3、影响法国第二次工业革命和经济发展进程

  普法战争中,法国对普鲁士签订屈辱和约,法国赔款50亿法郎,加上战争损失,总计资金损失达 200亿法郎,致使经济发展资本投入不足;又割让铁矿蕴藏丰富的阿尔萨斯和洛林,使经济发展所需资源严重缺乏;再加上赔款付清以前,德国占领法国6个北方省,使国内市场进一步狭窄。所有这些,极大的延缓了法国经济的发展,使法国第二次工业革命进展缓慢,在进入帝国主义阶段后,法国工业革命和经济发展进程明显落后于美、德、英之后。

  4、法国的欧洲霸权衰落

  普法战争中,战败的法国割地赔款,使法国失去了自克里米亚战争以来形成的西欧和中欧大陆的霸权地位,从而使法国的欧洲霸权地位衰落。

  5、使法国的对外政策发生变化

  普法战争法国战败后,法国对德国的优势地位和潜在力量保持高度的警惕,并一直想报战败之仇,但单靠自身力量,是绝对不能战胜德国的,这样法国开始调整与欧洲国家,如英、俄的关系,以寻求盟国的支持,共同对付德国。

对普鲁士(德国)的影响

  1、完成统一

  普法战争后,普鲁士打败法国,从而排除了法国对普鲁士统一的干扰。1870年11月,代表北德意志联邦的俾斯麦与南德四邦政府缔结联合的和约,南德四邦与北德意志联邦合并,成立“德意志帝国”。1871年1月18日,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在法国凡尔赛宫正式即位为德意志帝国皇帝,德意志统一最终完成。

  2、加快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进程和经济发展

  普法战争使德国最后完成政治上的统一,形成了统一的国内市场和独立的经济体系;德国从法国攫取了五十亿法郎的军事赔款和拥有丰富铁矿的阿尔萨斯、洛林,为工业发展提供了巨额资金和丰富的矿产资源;特别是对外战争的胜利,使容克地主、资产阶级更加醉心于对外侵略扩张,大批军事订货,刺激了重工业的发展。这使德国资本主义经济呈现跳跃式发展,迅速完成工业革命,到19世纪末,其实力超过法国、英国,仅次于美国。

  3、德国欧洲霸权地位上升

  普法战争中,德国战胜法国,一跃成为欧洲举足轻重的强国,这就改变了自克里米亚战争以来的欧洲格局,使德国在欧洲的霸权地位上升,成为强大的“中欧帝国”。

  4、使德国的外交政策发生新的变化

  普法战争后,一方面,德国的强大使德国进一步加快了对外扩张的步伐“我们也要求日光下的地盘”,另一方面,在欧洲,德国虽打败了法国,却不能以武力将其消灭,德国以后便以推行孤立法国,防止欧洲大国与法国结盟作为它的外交政策。

对意大利的影响

  1870年7月,普法战争爆发后,拿破仑三世不得不调回驻罗马的军队,9月初,意大利军队和加里波第的志愿军进入原被法国控制的教皇辖地,占领罗马。后根据公民投票,罗马合并于意大利,教皇被剥夺世俗权力,避居凡蒂冈。至此,意大利借助于普法战争法国的失败,赶走了法国的势力,收回被法国占领、控制的教皇辖地,最后完成统一。

对国际政治格局的影响

  普法战争打破了相对平稳的欧洲均势关系,德意志帝国崛起,法国衰落,改变了帝国主义力量对比,从而加剧了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促使帝国主义重新调整相互之间的关系。德国力图以一个联合起来的欧洲,孤立法国,包围不稳定的法兰西共和国,它协调了与俄国和奥匈帝国的矛盾,1873年三国正式形成“三皇同盟”,实现了孤立和削弱法国的目的。随着对殖民地的争夺加剧,三国之间的关系逐渐恶化,1878年柏林会议后,“三皇同盟”瓦解。1882年德又与奥意形成三国同盟,与此同时,法与英俄也逐渐接近,形成三国协约。从而在欧洲形成两大军事集团,两大军事集团疯狂的扩军备战,进一步加剧了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最终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普法战争的遗产


普法战争
普法战争
  普法战争的结果几乎打破了法国人既有的或者希望拥有的一切希望。法国自黎塞留时代以来借助中欧的分裂得以干涉中欧事务甚至左右整个大陆的优势。当它强大的时候,它可以称霸欧陆,如路易十四和拿破仑;当它衰弱的时候,它也足够自保,如路易十五和路易菲力普;因此法国在过去时代即使孤立也并不感到害怕。当普法战争结束时,法国被迫割地、羞辱的接受俾斯麦的苛刻和平时,恐惧和复仇心理就成为必然。一个统一的中欧帝国所拥有的人力、物力是法国无法比拟的,而且双方的差距只会加大。法国人认为俾斯麦会按照1815年维也纳议定书和1866年布拉格条约的精神宽待法国,结果却代价高昂。阿尔萨斯和洛林的丢失不仅意味着国土的分割、资源的流失,而且孚日山脉为界的新国境意味着法国单独用军事手段收回失地的可能性因为地理条件几乎不可能,同时法国还需要建设大量的防御设施来面对德国可能的再次入侵。从短时间看来,法国虽然积极寻求复仇,但不可能单独向德国摊牌。

  俾斯麦的精确棋局创造了一个统一的中欧帝国,但是德意志的沉重历史包袱导致这个帝国需要一整套无先例可寻的治国方略。是日尔曼帝国还是德意志帝国,俾斯麦选择了后者,可是以威廉I为首的旧普鲁士贵族更珍惜普鲁士的名号与荣誉。俾斯麦需要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来整合这个新帝国。帝国内部的差异如此之大,而一个统一国内市场又具有的繁荣前景使得德意志帝国需要花很大力气消化胜利果实,对法国的政策只能是维持《法兰克福条约》的现状。

法德关系的根本性冲突

  法国最早有了主权国家概念,又积极推行“国家至上”策略。黎塞留以来的200年,法国2次成为欧陆最强大的国家,就是实力相对衰弱的时候,也足以自保并震慑四邻,时机成熟便可东山再起。普法战争后,法国的失败却是根本性意义的失败,因为德国统一使得法国什么时候都无法再次取得优势,反而要为自身安全担忧(即便这个事实法国要在一战后才能完全接受)。因此法国的长期国策必然是反对德国,条件合适的情况下肢解德国,恢复法国的优势。对德国来说,即使俾斯麦的德国没有谋求霸权的野心,也足以让人畏惧。德国的强大是事实,而不是感知。在民族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横行的时代,脱胎于军国主义普鲁士的德国也不可能一直安分守己,这不是某个人比如俾斯麦能阻止的。实际上俾斯麦的现实政治一旦拖缰,必定无法控制。领土的变更在王朝时代是常事,在民族主义和代议政府时代,则属国家之核心利益,因此无论是围绕领土争端的争霸竞赛(一战),还是争霸与反争霸(二战),法德关系必定是根本性冲突,此冲突的消弭需整个欧洲国际环境的彻底改造后方有现实依据。

普法战争后的欧洲格局

  维也纳体系崩溃后大国体系的重建

  1848年的自由革命和1853-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彻底打破了标榜正统的维也纳大国协调体系,欧洲进入一个缺乏大国联合维持均势的动荡时期。经过一系列测试实力与满足个别列强利益的战争,1871年德意志帝国建立,为正统均势划上了句号。如果均势是资本主义在政治上看不见的手(正如市场规律于资本主义经济上的表现),那么基于新原则的大国均势体系必然得以重建。这个新原则深刻打上了德意志帝国设计师的烙印-现实政治。

  大国均势体系必然得以重建还因为欧洲已经习惯在多极均势的框架下处理国际关系,偶有离经叛道者,如拿破仑,也从未成功。均势自身已成为惯性,拿破仑III对此厌恶至极,结果却将法国200年之欧陆优势地位彻底毁掉。小心经营均势不但是外交艺术,也是任何一个政治家必须严肃思考的国际关系核心问题。

  传统的均势五强没有变化,但是力量分配发生根本变化。传统上法德位于欧陆的两端并拥有优势,中欧普奥虽稍弱但足以借德意志邦联理论上的协防自保。而英国扮演局外“守夜人”或者说局外平衡者的角色。普法战争后,法国的优势不再,德意志帝国以一个中欧强国的面目出现,奥地利被排挤出德意志失掉了威望,而这个威望本来还能装点一下它虚弱的门户,与匈牙利的联合(1867年)带来的利益和问题几乎一样多。俄国在逐渐从克里米亚失败中走出来,但是步履蹒跚。英国的习惯是保持自身的行动自由,只在均势崩溃的决定时刻义无返顾加入维护均势的行动,要么全力以赴要么什么都不做(ALL OR NOTHING)。但是如何判断均势的决定时刻却变的困难,因为德国是靠内部统一而不是对外扩张改变了传统均势格局,没有判断就没有行动,很快英国就习惯于对欧陆什么都不做,专心于全球殖民帝国的建设。均势如果是资本主义的必然,那么也不能仅凭自发,因为均势的格局因为多极力量组合有太多可能,合乎逻辑的设计与精心的安排才能产生一个有生命力的均势,否则还需推倒再来。

  困绕新的大国格局有两个致命伤:作为普法战争后遗症的法德关于阿尔萨斯和洛林归属的领土争端;英国、奥匈和俄国在东方问题上的长期利益冲突。有这两个因子存在,新的大国格局中各个国家的力量组合失去了许多弹性和选择,而传统均势认为均势体系中的每个国家都有充分的自由来进行力量组合。从实践看,法德很难走到一起,奥匈与俄国,英国与俄国在巴尔干利益无法调协。因此新的均势体系是个很难保持力量平衡的体系,只能勉为其难的暂时维持现状。

    13
    3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