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3699 次 历史版本 4个 创建者:高山流水 (2011/2/1 13:26:52)  最新编辑:悲伤逆流成河 (2015/7/23 8:52:35)
李定国
拼音:lǐ dìng guó
  李定国(1621—1662)明末清初陕西榆林人,字宁宇。张献忠义子。封为安西将军。顺治三年(1646),张献忠战死后,与孙可望等率部联明抗清。永历六年(1652),进入广西,攻克桂林,乘胜北上,连克永州衡阳,声震湖湘。遭孙可望嫉忌,退入广西,再屯云南。十年,密迎永历帝入滇,封晋王。后孙可望降清,西南防务机密必将失,清军大举攻入黔。他转战不利,退入缅甸康熙元年(1662),永历帝被杀,他悲痛欲绝,于同年身亡。 

人物简介

  
李定国
          李定国
       李定国,永历六年,李定国与与孙可望迎永历帝入贵州,驻安隆。旋率步骑八万出粤、楚, 北攻沅州,下辰州;南克靖州武冈宝庆。又破桂林,定南王孔有德自焚死;战衡州,击杀敬谨亲王尼堪,收复楚、粤,纵横数省。十年,孙可望谋称帝自立,定国迎永历帝入云南,封晋王。次年可望引兵攻定国,所部不愤所为,皆倒戈,可望大败,势穷降清,以云贵虚实尽告清军。清顺治十五年,吴三桂率清军攻入云南。次年初,下昆明,桂王出逃缅甸。李定国率全军于磨盘山设伏兵三道,谋一举全歼吴军。吴三桂挥师长驱数百里,骄而无备,先头万人已陷重围,眼见大事将成,虽然叛臣于此际泄密三桂,但是吴军依然损失惨重,损失兵力20余万。后定国联络诸拥汉土司,转战滇缅边境。康熙二年因恢复无望,忧愤病作, 卒于勐腊军中。李定国是明末清初最杰出的抗清将领之一,作为农民义军领袖,他在民族危难之际,毅然捐弃前嫌,与南明朝廷合作,并且矢志不渝;面对同一阵营中孙可望的多方挑衅,他顾全大局,多方避让;他曾经“两蹶名王,天下震动”,令清廷一度准备放弃西南七省,若非叛徒泄密,更几已令吴三桂全军覆灭。李定国于川民有惠,死后川中多建“李晋王祠”,而在滇黔之地,“李晋王”的英名与传说也一直流传。李定国平生歼灭清军80多万。 

人物生平


  李定国(1620~1662)明末清初大西农民军领袖之一。陕西榆林人,家世务农。崇祯三年(1630),年方十岁的李定国就参加了张献忠起义军,受到张献忠的喜爱。同孙可望、刘文秀、艾能奇一起,被养为义子。后数年,李定国随张献忠起义军转战于秦、晋、豫、楚,临敌陷阵以勇猛称,又喜读兵法、《资治通鉴》诸书,在军中以宽慈著。

  崇祯十七年,张献忠率起义军入四川称帝,建大西国号,设官分职,以孙可望为平东将军,李定国为安西将军,刘文秀为抚南将军,艾能奇为定北将军,分统各营。其时,清朝已奠都北京,遣兵进攻农民军。大顺军接连失败,李自成牺牲。顺治三年(1646),清朝派兵入川,攻大西军,张献忠牺牲于西充,大西军数十万众溃败。孙可望、李定国等四将军收集残部数千人南走,连克遵义贵阳。清军进攻大顺、大西两支农民军的同时,又相继消灭了南明弘光、隆武两个政权。清军所到之处杀掠极酷,各阶层人民纷起反抗,民族矛盾激化,抗清斗争席卷全国。大西军遂决定“联明抗清”,并进取云南,作为抗清基地。时艾能奇已死,孙可望称“国主”,李定国称安西王,刘文秀称抚南王。

  顺治六年,孙可望致书南明永历朝廷,愿“联合恢剿”。后孙可望自称秦王,并派兵入贵州、四川,尽收南明诸军残部,大西军力量增强。永历政权不得已,正式册封孙可望为秦王。孙可望移永历帝于贵州安隆,派兵监护。九年,大西军两路出师抗清,刘文秀出四川,与吴三桂部战于川北保宁,大败,退回贵州。李定国一军由川东入湖南,连获大捷。

  李定国率军从武冈出全州,围桂林,清南征军统帅、定南王孔有德驻镇桂林,城破,孔有德自焚而死。李定国乘胜进攻,除梧州外广西全省皆复。大军入湖南,进江西。出兵七个月,辟地三千里,军威大振。永历朝廷封李定国为西宁王。清朝得讯,以敬谨亲王尼堪为统帅,率八旗兵十多万南下增援。至衡州,与李定国战于城北。定国兵佯败,尼堪追击,伏兵起,斩尼堪于阵。

  李定国“两蹶名王,天下震动”。孙可望恐其威重难制,拟去其兵权。永历朝廷中大学土吴贞毓等以孙可望有意废永历帝自立,密谋以李定国制孙可望,授以“屏翰亲臣”金印,命其回师。顺治十年,李定国闻孙可望终将不利于己,率军南进,并致书郑成功,请其派兵南下,合攻广东。时李定国移军雷州、廉州(今广西合浦)。攻清军于高明(今广东肇庆东南)、新会。清援兵至,双方激战,李定国兵败,退守南宁。

  顺治十三年,李定国自南宁回军,兼程往安隆,与大西军将帅刘文秀、白文选等共移永历朝廷于云南昆明。孙可望闻讯大怒。李定国谋与可望和好息兵,以刘文秀血书致可望,又遣回可望家属。而可望因废帝自主的阴谋未能得逞,更加恼恨,于顺治十四年,悍然发动内战,起兵攻云南,因诸将皆不直其所为,相率归李定国,孙可望大败,仅率部属六百余人至宝庆降清。

  孙可望既叛降清朝,刘文秀也不久病故,李定国成为大西军统帅,并以晋王之尊掌南明永历朝廷大权。部署既定,又致书郑成功及川鄂间大顺军李来亨等部,约合力抗清。但李定国执掌大权后,用人不当,怀疑诸镇将皆孙可望所设,悉调赴云南核其功罪。南明旧将亦多弃置不用,因此军心不固。孙可望扳后,云贵内部虚实已为清军尽知,加之孙李交战,大西军情锐受损。有南明官员以“内难虽除,外忧方大”告诫李定国,但李定国不以为然。
  
李定国抗清兵
   李定国抗清兵
    顺治十五年,清朝趁孙可望来降,决策以三路兵大举入滇。南明永历帝以晋王李定国为招讨大元帅,加黄钺,部署迎敌,李定国分兵扼守,观望不前,致各路守兵均为清军所败。十六年,李定国亲率主力三万人与清军激战于遮炎河,又败。永历帝率其官属仓卒逃入缅甸。李定国派白文选寻永历帝。因缅人阻挠,未能接出。十七年,李定国、白文选分道入缅,缅人以大军十余万拒战,定国、文选虽奋战得胜,但终未救出永历帝。时清朝命吴三桂等统兵入缅。十八年冬,缅人将永历帝等献于吴三桂军前。次年四月,吴三桂杀永历帝朱由榔及其子于云南府(今昆明)。李定国闻永历帝被俘,回兵勐腊,仍遣人往车里借兵,以为持久抗清之计。但营中人马死者相继,李定国亦病,复闻永历帝凶信,更加愤懑。康熙元年(1662)六月二十七日死于勐腊。临终时遗命其子:“任死荒徼,勿降也!” 

人物事迹  

文武双全

    李定国,字宁宇,小字一纯,陕西绥德人,出身贫寒的农家子,十岁时不堪明廷欺压,投张献忠转战于四川、湖北。定国少年英武身材魁伟,眉目修阔举止有度,推附者遂赠外号“小柴王”;谦恭下士有文儒气象,喜读《孙子兵法》、《资治通鉴》,骁勇超逸素称“万人敌”;“小尉迟”;在农民“军中独以宽慈著”,攻破城池未尝妄杀,遇士绅百姓必设法保全。

  李定国和民族英雄郑成功的关系非比寻常。后者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当世知名度远在李定国之上,但是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李定国是他生平最敬重之人,是他最亲密的战略盟友,还是他的至亲“老亲翁”,一个是南明的西宁王(后封晋王),一个是南明的延平王(后封潮王),地位和影响力尚在定国之下。(成功的侄女嫁给了定国长子,后来清兵大举进攻云贵,南明兵败与丈夫一起被杀)郑成功生平最光辉的业绩,不是收复台湾而是抗击清兵,与李定国一个在云南广西,一个在东南沿海,频频给与清兵致命打击,支撑南明政权长达二十年之久,堪称擎天双柱;逼迫清廷不得不做出让步,采用怀柔政策对待汉族百姓,为后来的“康熙之治”打下基础。

  李定国智勇兼备文武双全,每次临阵必披坚执锐,逐北不置屡立战功。二十岁,单枪匹马射杀明军上将“神弩王”张令。二十一岁,带二十六骑兵奇袭襄阳,擒明朝亲藩襄王。二十四岁,张献忠称制,以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四人为义子,封定国为安西将军,地位仅次于孙可望。后李闯攻陷北京,清兵乘机入关。江山狞沦,张献忠转而抗清,顺治三年,失利而死。定国随孙可望领余部转战滇、黔,以昆明为中心建立新政权,孙可望被推为国主,定国称安西王。

  可望本与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等地位相当,入滇后虽称国主,但定国、文秀等手握重兵,尤其定国性情倔强,遇事常生争执,故有隙。顺治五年,可望借故缚定国于演武场,杖责过百;后又相抱持而哭,命定国取沙定洲以赎罪。定国心中愤懑,但为了大西军内部团结,忍下屈辱,历时三月,平定作乱的沙定州,稳住了云南的形势。 

名扬天下

    南明抗清节节败退,岌岌可危,孙可望着眼全国大局,为挽回颓势,决定联合南明,领兵出滇,赴前线抗清。同时,为名正言顺的统辖李定国、刘文秀,可望上表朝廷,请封秦王。李定国直朴,初遣使请封时,不悦道:“我自为王,安用请?”后几经反复,终获南明封爵后,又道:“若是,则为朝廷官,不再作贼,勿反复也!”

  顺治六年,孙可望以李定国、刘文秀为先头,武力收编了南明永历朝廷残存的地方割据武装,收复贵州全省及四川部分地区。可望严明军纪,一致政令,使西南地区的抗清力量重获统一指挥。而严整吏治,恢复生产,安抚人民,招徕商贾等举措。也使饱受战乱摧残,丧亡殆尽的川、贵百姓重焕生机。

  顺治九年,后方已定,孙可望遣李定国东攻湘桂,刘文秀等进军四川。既受命,定国约法五条:不杀人、不奸淫、不抢财货、不宰耕牛、不放火。挥军入湘,收复大批州县后,又利用清定南王孔有德的骄横轻敌,奇兵下桂,五月,败清军,两夜下武冈、克宝庆,势如破竹。六月,夺取全州。孔有德闻报大惊,亲领桂林守军前往兴安县严关,企图扼险拒守,被定国军击败,浮尸蔽于江下;傍晚狼狈逃回桂林,紧闭城门。

  六月三十日,李定国大军将桂林围得水泄不通,四日中午,攻破武胜门,清军不敌兽散,孔有德怅然失色,悲叹道:“已矣!”遂在王府自杀,死前命随从将其所居后殿及掠得的珍宝付之一炬。其妻白氏自缢前把儿子托付给一名侍卫,嘱咐道:“侥幸活命,便叫他出家。不要学他父亲,作贼一生,落得今日之下场。”接着,李定国麾下各部乘胜南下平乐,收复柳州。其亲镇桂林,颁布政令,稳定局面。

  八月,整顿稍定,定国挥军进攻梧州,守将不敢迎战,逃入广东乞怜于平南王尚可喜。十五日,明军收复梧州,广西全省均告平定。广东清军极为恐慌,与广西接境各部纷纷弃城撤往肇庆。定国欲待广西局面稳定,即进逼广东,收复失土,却逢满清亲王尼堪率八旗精兵南下援湘,可望唯恐有失,调定国北上抗敌,定国离开广西后,因兵力淡薄,匡复之地复陆续被尚可喜夺回。

  十月三十日,李定国部进抵衡阳。十一月十九日,尼堪军至湘潭;明将马进忠引部众退宝庆。二十一日,尼堪自湘潭起程,次日进至距离衡阳三十余里处。李定国派部将领兵佯攻,随即后撤。尼堪骄心自用,以为明军不堪一击,即兼程追袭,次日天色未明已至衡阳,与李定国大军相遇。

  定国见尼堪轻进寡谋,遂事先埋伏重兵,命令前线将士对阵时稍一接触即佯装不敌,主动后撤。尼堪“乘胜”追击二十余里,陷入埋伏。定国一声令下,全军出击,杀声震天,势如潮涌;清军仓皇失措,迅速被明军击败,主帅尼堪毙命于混战之中。军士割下其首级向定国献功,全军欢声雷动,齐唱满江红,时人有诗曰“东珠璀璨嵌兜鍪,千金竟购大王头”,勇败八旗,克毙敌酋,定国军名扬天下。

  清军不敢再战,垂头丧气的退往长沙。衡阳大捷,粉碎了八旗兵不可战胜的神话,清朝官员中有人号天大恸,称“自国家开创以来,未有如今日之挫辱者也”。连顺治也悲叹:“我朝用兵,从无此失。”清廷上下神情沮丧,士气低迷,致力抗清的乡绅义士则大受鼓舞,他们重新唤起兴复之希望,欣喜欲狂、奔走相告。许多退入山区的明朝残兵败将和隐居乡间的官绅更闻风云集,共勷盛举。加之孙可望不久前亲自挥军攻克辰州,若两军合力,天下一心,隐有北进中原,匡复山河之势。  

情谊破裂

    然而,就在李定国连歼清朝二王,复地千里,军威大震之时,身为南明永历王朝实权者的孙可望非但不趁机出兵,收复失土,反而愈加妒忌,认为定国功高震主。当初,定国攻克桂林,送到贵阳的缴获物品中鲜有金银财宝。孙可望听信小人之言认定李定国不是私自藏匿就是分赏将士示恩于下。衡阳之战,孙可望不派兵支援,却仍获大捷,到击毙尼堪的消息传来时,孙可望妒火中烧,决心除掉定国。
  
李定国
           李定国
    他假意派人至衡州慰劳,封定国为西宁王,李定国道:“封赏出自天子,今以王封王,可乎?”拒不受封。可望更怒,唯恐楚粤人心尽归定国,遂召其归。定国未应。十月,可望出兵沅江,连续下书七道,催定国至靖州相会,图谋害他。刘文秀之子不忍,密书举发可望阴计,令定国切勿前来,枉送性命。

  定国行至武冈州,见书,不胜愤慨,他原希望孙可望率部由辰州东进,同己部合击湖南清军,若能全歼该军,势必使满洲八旗实力大损,远近闻风丧胆;然后会合夔东十三家兵力北取湖北,东攻江西,很可能形成势如破竹的局面。如今知可望不顾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