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810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jinling (2011/2/1 12:12:27)  最新编辑:jinling (2011/12/5 17:21:01)
东山歌
拼音:Dōngshān Gē (Dongshan Ge)
同义词条:东山歌册,潮州歌册
  遗产类别:曲艺
  所属地区:福建
  遗产编号: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Ⅴ—34
  申报单位:福建省东山县
 
东山收藏的旧版歌册文本《新造隋唐演义》
东山收藏的旧版歌册文本《新造隋唐演义》
  东山歌册亦称潮州歌册,是一种民间文学的通俗唱本。它源于潮州,明洪武年间传入东山岛,主要分布在东山各乡镇以及云霄、诏安、澎湖列岛以及台湾南部。“东山歌册”是用潮州方言编写的。它以诗叙事,故有人称它是“长篇方言叙事诗”。如《杨令婆辩十本》、《薛丁山征西》、《穆桂英挂帅》、《四郎探母》等都是数十本集,如现今的电视连续剧,一本唱毕又一本,直唱到有情人终成眷属,直唱至奸臣死人马散。

  “歌册”是自明朝从广东潮州传入的,其曲调在民间歌手的演唱中不断擅变,渐渐地被同化成别具海岛风味的“东山歌册”,且代代相传,沿袭至今。但万变不离其宗,潮州歌册的格局不变,风貌犹存,不但曲调大同小异,就是歌词说白也无走样。如歌文中“个”应唱为“该”,还有“怎尼”(为什么)、“乜样人”(何许人)等在版本上都是原汁原味的潮州话。歌文格式虽然刻板规范但又不失多变和自由,随着故事的叙说,情节的发展以及感情抒发和对话的展开,跌宕起伏,忽而为三三句式,忽而又是五五句式,或交叉并用,或长短句排比,变化莫定,形成独特风格。演唱中,歌唱者必须根据句式平仄及时变换曲调音阶和节奏,或抑扬顿挫之,或轻柔急陈之,充分地调动唱技和情感投入。好的歌者,声情并茂,一唱厝遍知,引得街闾邻里的嫂娘婆姨闺女丫头闻歌而来,把个歌场围得水泄不通。笔者母亲年轻时就是一个好歌手,她拿手的“歌册”是《四郎探母》,每次开唱都令听者如痴如醉。每当唱至四郎有家不能归,有母不能见的惨情时,但见唱歌的妈妈和听歌的嫂婶姐妹,人人都揩泪,满场尽悲声。那亦泣亦歌令人动容的场面,几十年来一直烙在笔者的心头,难以忘怀。

历史溯源

 
东山歌册创作
东山歌册创作
  据史载,明洪武年间,驻守东山的官兵和南来北往的商人,从潮汕地区把"歌册"带入东山,很快就在东山海岛流行传唱。在传唱过程中与兴化、泉州传播入岛的"秦腔"、"南词"相熔合,从而产生出一种既不脱离州歌册音韵体,又包涵"秦腔"、"南词"旋律的独具风格的"东山歌册"。它具有文字浅显、易于诵唱、故事性强、戏剧色彩浓厚等特点,深受人们喜爱。明代书法家黄道周曾说:"吾乡娘仔皆善歌。"这里的"善歌",指女人擅长唱东山歌册。旧时,闺女出嫁还以歌册作嫁妆,这种习俗在海岛很流行,并以拥有歌册的多少互相炫耀攀比。

  关于歌册在东山的流行历史记载,明洪武年间,东山岛开辟为通商口岸,南来北往的商贸活动也带进文化交流。其时粤东潮州歌册随之传播进岛并和兴化、泉州的“秦腔”、“南词”配合,产生了一种多成分音韵的“东山歌册”。从那时起,家庭中的老妪、闺房里的少女、劳作之余的青壮妇女都以唱歌册为乐趣,其魅力绝不逊于今日的卡拉OK。演唱者有的在空闲时自娱自乐,有时大家一边哼唱,一边织渔网、补帆或刺绣,听众多则大声唱,听众少则小声唱,唱到高潮处,往往会情不自禁地进入角色,与歌册中的人物共鸣,或骂几句,或赞几声,收到“听歌册流泪,替古人担忧”的效果。歌册不但成为妇女们爱不释手的“女书”,而且形成了丰厚的文化底蕴。许多目不识丁的妇女对于美与丑、爱与恨、善与恶、忠与奸的辨识,以及对历史概念的粗浅诠释和窥见,均来自“东山歌册”。

  明末著名理学家、书法家黄道周(东山岛人)在京做官时,一些同僚见他学识渊博,询及家乡文教情况,黄道周答道:“吾乡娘仔皆善歌”。清嘉庆年间,有个侨胞陈载坤在异国写信给妻子,均以歌册韵调形式表述,做妻子的拆阅展读,倍感亲切。有位台胞用歌册文体给家人的信写道:“一把雨伞圆又圆,夫妻双双并肩行。恩爱方今未三月,送别我歌泪淋淋,只为生活过海去,妹你切莫太伤心,家中双亲多照顾,辛苦全靠妹一人……”旧时在东山岛民间流传一句话:“嫁女先要添唱本,让与新娘唱厅堂。”当地有位著名女艺人许甘生前忆述她出嫁时,亲友曾赠她60多部歌册作“嫁妆”,雇人挑送到夫家,显示新娘是一位不凡的才女。然而,“文革”十年期间,歌册被列为“四旧”,大多付之一炬,几近湮没。前几年,东山县文化部门发现一位居住在该县铜陵镇桥雅街,年届八旬的老妪黄武英,凭着坚强的毅力,不遗余力地搜集整理歌册,保留了不可多得的民间文艺资料。据介绍,经黄武英老人搜集抢救的歌册达上百部约1500多万字,其中最长的一部歌册《双鹦鹉》有200万字之多。黄武英出生于东山县铜陵镇的一个书香门第,曾祖父是清代东山县一名秀才。到她父亲这一代,家道中落,父亲生下四男一女后,为了谋生去了南洋。当时的铜陵镇(古称铜山)文化娱乐非常匮乏,但吟唱歌册却非常盛行。黄武英的外婆、姑妈、母亲都是当地有名的“歌手”,黄武英从小耳濡目染,十来岁时学会吟唱第一部歌册《谢玉辉》,其后便一发不可收,小小年纪就能连续吟唱几十本的歌册。她的惊人记忆和聪明悟性经常受到家长和乡亲们的夸奖。20岁那年黄武英带着一箱子歌册作为嫁妆,嫁给了教书先生孙子仪。“文革”浩劫期间,黄武英老人冒着随时可能被戴黑帽、挨批斗的风险,把数百本珍藏的“歌册”化整为零寄存到贫下中农成分的歌友家中,避免被抄家,使这笔宝贵财富幸免于难。

艺术特色

 
东山歌册表演
东山歌册表演
  其文体属长篇叙事诗有七言句、五言句、三三七字句、三三五字句、三三四字句。现流传民间的有两类:一是以小说为基础,进一步发展写成文学唱本,有《随唐演义》、《薜刚反唐》等;二是根据戏剧和民间传说写成的文学唱本,有《崔鸣凤》、《陈世美》等。二者各具特色。歌册不须锣鼓、不用管弦,主要依靠歌手以圆润婉转的歌喉,唱出优美的歌词来吸引听众。

  《东山歌册》是旧时代妇女的生活教科书。她们通过听歌册,认识历史,了解社会,增长知识、学做人、知善恶、识礼仪。人们视会唱歌册为体面之事,以歌册陪嫁,形成新娘唱厅堂的风俗,故有"铜山娘十六唱歌"的俗谚,也有"女书"之说。

  《东山歌册》均为"口传心授",有六百多年历史,是吟诵歌唱体的民间口头文学,歌册内容多撷取历史、传奇戏剧、民间故事谚语等,其欢唱旋律有浓烈的地方特色,曲目丰富,内容多为民众喜爱。随着老歌手相继去世,歌册濒临失传。尤其"文革"抄毁,原版的歌册流传稀少,加上会唱的老人视书如命,临终前叮嘱子女把歌册做为陪葬品,有的吩咐下一辈传内不传外,造成搜集困难。东山歌册,不见经传,是一朵珍贵民间歌谣奇葩,是代代相传,具有鲜明的群体性的文化传统,是研究海岛渔民文化生态的活样本,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和歌谣文体艺术价值。

传承意义


  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由于多种原因,曾经辉煌一时的"东山歌册"遭受冷落,好比是一朵可能散开的浪花。

  为了弘扬这一宝贵的中国历史传统文化艺术,现在,东山县已将"东山歌册"列为地方曲艺重点保护项目,采取措施加以抢救、保护和弘扬。该县成立领导小组和办公室,广泛开展"东山歌册"的宣传发动工作,组织县、镇、村文化工作人员,着手做好"东山歌册"的挖潜、搜集、整理、打印、保存等方面的工作。县文化部门已把向民间征集到一部分"东山歌册"珍藏起来,同时组织创作人员在继承、弘扬传统剧目的同时,创作一批既突出特色,又有益于人民群众身心健康的"东山新歌册"。

东山歌册

渔家女的“音乐专集”

东山歌册
东山歌册
  在上世纪50~60年代,“歌册”能扎根东山的主要原因就是其曲调悠扬婉转,以及歌文通俗明快且富有故事性、哲理性的强大艺术感染力,才使“歌册”成为当地妇女群体文化市场的“畅销品”,并扩散开来为工农大众所喜闻乐见。那个时代,古镇铜山(东山)可是“东山歌册”的繁荣圣地。男人出海捕鱼去了,女人们就会“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不分老幼辈分,妯娌婆媳姑嫂姐妹,你提着网桶,我带上宁麻,三五成群,围坐一起,一边织网,一边捻线,聆听她们推举的歌手演唱——这时候的铜山城里确实是城内城外灯火阑珊,到处可见“歌册”场,一片歌声……构成一道闽南渔区独特的风景线。“歌册”也就在铜山城扎下了根,成为小城民间文艺的一个载体,并造就了许多歌手。故《东山志》有“铜山娘子会唱歌”的记载和赞叹。

  今年82岁的黄武英老阿婆是小城人们公认的顶瓜瓜的好歌手、老歌星。15岁时,她他就开始接触“歌册”了。后来,“歌册”伴嫁到婆家,60多年痴情不改爱唱歌。“文革”中,“歌册”成了“四旧”,黄阿婆冒着被戴上“牛鬼蛇神”黑帽的风险,把数百本珍藏的“歌册”化整为零,寄存到“贫下中农好身份”的歌友家中,“歌册”始得幸免于难。

  10年前,黄阿婆眼看幸存下来的石刻版本“歌册”几经辗转传唱已遍体鳞伤,她动了恻隐之心,奋然提笔,一本一本一字一字“抢救”抄写起来。10年来共抄了100多部2000多册(计700多万字)。其中回本《冯常春》被县图书馆收藏,阿婆被授于“荣誉馆员”称号。如今已届耄耋的黄阿婆依然一往情深地活跃于歌册艺苑,人们都说她歌喉不逊当年。

  其实,“铜山娘子会唱歌”缘于“歌册”曲调唱腔是专为女性而设计,是女性的“专利”。然而,由于“歌册”有不可抗拒的诱惑,也确实有少数男性痴迷学唱,后来竟也“敢唱就会红”,成了当地出类拔萃的男歌手。补渔网的沙滩上、染渔网的红柴窑边,从他们粗大的喉结下飞出的歌声,竟然也能一鸣惊人!那刚阳浑厚之声,倏然间阴丽婉约来,一声声如莺啼,一句句如燕呢,那长腔短韵的抒展却也令妇女们大惊失色羡慕不已。故出了名的男歌手,当会有“男人女体”的评价,他们的称谓前面,一般都会被加上一个“查某”(闽南话即女人),如“查某宗”、“查某镇”等人就是那时候出名的男歌手。称谓之中,说不清是褒是贬。因此,男歌手想与女歌手同居歌坛,就得有很好的心理承受能力。

一朵即将散开的“浪花”

东山歌册传承
东山歌册传承
  “东山歌册”是一笔海岛文化遗产。它也曾跨洋过海,在海峡彼岸的台湾,在港澳地区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一带的闽南、粤东的侨台胞中流行传播。他们返乡探亲,都不忘捎带“歌册”出境。记得1964年秋天,笔者曾经看到城内的“过番婆”神秘兮兮央三托四的一下子收集了四十多本,带着歌册去“过番”。今年春节返乡探亲的台胞陈先生说,每当听到“歌册”声,他就会想起50年前年轻的妻子。他动容地说:“妻子很美,声音很甜。我喜欢听她唱歌册,我最爱听她唱《孟姜女哭长城》。每当妻子唱到孟姜女万里寻夫哭倒长城那一段时,她泣不成声,我也陪着她流泪。”他说,抓壮丁的那个晚上,妻子唱的歌册是《柳毅传书》。自此,一个在台湾,一个在大陆,夫妻离散,两地相思,“歌册”声断,有书难传。他告诉笔者,40年后回乡,当年年轻美丽的妻子已经故去,厅堂龙畔的厢墙上,是她无语的一祯黑白照片,妻子唱“歌册”的音容笑貌,依稀眼前……

  在“百鸟”噤声,“八歌”独唱的文革时期,“样板戏”独居艺坛,“东山歌册”被视为牛鬼蛇神跌落尘埃。“文革”后,“东山歌册”曾一度“复燃”。可好景不长,改革开放后,文化艺术的复苏和多元化的勃起,如卡拉OK、家庭影院、歌厅舞厅等千姿百媚,喷薄而出,特别是进入千家万户的莹屏迭翠,令人目不暇接,以及文化教育的普及提高之后,人们审美观的提升和娱乐的多层面等多种因素的冲击,如今的“东山歌册”终于难敌艺苑百花的瑰丽而渐入冷门,这是历史使然。但不管如何评说,沧田巨变,岁月留痕。“东山歌册”是海岛历史长河中曾经潇潇洒洒地腾起的一朵美丽的浪花。“歌册”的传播对海岛的工农大众产生的文化乃至文艺的启蒙作用,是客观存在,不可抹煞的。不少人认为关于美与丑、爱与恨、善与恶、忠与奸以及对历史概念的粗浅诠释和窥见,对那个时代铜陵古城广大社会底层中的妇女来说,不是来自学堂,而是来自“东山歌册”。它的这一功绩是勿容置疑的。

  流年逝水,半个世纪过去了,如今的“东山歌册”犹如是一棵小草,挣扎在碟岛这透着咸腥味的土地上。或许用不了多长时间,东山歌册将香销玉殒。但如若将它刻录下来,若干年后,当后人再聆听前人的演唱时,其或许不仅仅是震憾了。

《陈怀玉传奇》

  从保护单位福建省东山县图书馆获知,一部近30万字的东山歌册《陈怀玉传奇》,在该县退休教师、侨属沈舜友先生辛勤笔耕两年之后,于日前创作完成。经文艺界、曲艺界行家研讨和试唱后,一致认为,这将是方言相通和欣赏习惯相同的闽南台湾、旅外闽台乡亲喜闻乐见的一部优秀歌册。

  东山歌册《陈怀玉传奇》以台湾香缘祖庙、东山县铜钵村净山名院供奉的柔懿夫人陈怀玉为主人公,展现1300多年前开漳圣王陈元光(陈怀玉之父)一家四代平獠肃乱、开发治理漳州、保护闽南、传播中原文化可歌可泣的悲壮史,体现了我们祖先为了保家卫国不屈不挠的精神。其中在闽南、台湾一带广为流传的智取飞鹅寨、木偶大战蓝奉高、陈家军飞兵增援潮州府、汉獠百姓齐心建设唐化里等脍炙人口的故事,在歌册里都有绘声绘色的详叙。

  东山县是文化部命名的中国民间艺术(音乐)之乡,歌册是当地盛行的一种毋需任何道具的方言说唱文学,唱腔流畅,词汇丰富,表演形式可独自清唱、围聚合唱、登台演唱等,被称为超长篇叙事诗。2006年东山歌册被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以来,当地政府及文化部门为了不使这朵海岛文艺奇葩凋萎,加大投入人力和财力进行挖掘、抢救及保护,使之得到传承与发展,涌现出一批演唱歌册的新秀。同时,出现沈舜友、谢溪添、林如东等几位热心创作新歌册的作者。沈舜友先生所创作的《陈怀玉传奇》就是东山县有史以来,本地作者创作的一部迄今最长的东山歌册。

“东山歌册”新作问世

  2011年元旦前,东山一本用“东山歌册”方式编写完成、字数30万的《玉二妈陈怀玉传奇》的新歌册传入台湾,引起轰动。台湾“国际狮子会”、台湾嘉义市组织了考察团送来玉二妈信仰在台湾传播的详细资料。“东山歌册”传承人蔡婉香为考察团成员演唱了新编歌册《玉二妈陈怀玉传奇》。近年来,“东山歌册”成为东山和台湾两地文化交流的“新使者”。

送“东山歌册”回故乡

  从明代至今在东山岛民间传播500年,用方言编写,用方言演唱的“东山歌册”,随着东山人长期不断地迁移澎湖、台湾两地垦荒种植,开基立业,也传播到了澎湖和台湾。长期以来,“东山歌册”因其通俗易懂、易唱易记、不用伴奏,可自吟自唱,也可多人一起听唱的特点,不但在去台湾的东山人和潮汕人中流传不息,也受到台、澎当地民众的欢迎。

  东山文史工作者介绍说,早在60年前,当年20多岁的东山青年黄林文往台湾前夕,伤心欲绝的妻子前往送别时,偷偷把黄林文平时最喜欢听她唱的《杨四郎探母》、《薛丁山征西》两本歌册塞给黄林文。黄林文到台湾后,一直把这两本歌册带在身边,不但自己有空就拿出来看,还经常和去台的闽南籍、潮汕籍同胞一起吟唱,共同欣赏歌册中的故事传说,一起思念故乡的亲人。2006年,黄林文回东山过中秋节时,听说“东山歌册”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特地将珍藏了56年的两本歌册托人转赠东山县文化部门。

  近年来,不少在台湾定居的东山籍老兵回东山,被曾经熟悉的“东山歌册”的乡音乡韵打动,纷纷出资支持民间“东山歌册”演唱活动。

调查起源传承问题

  台湾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教授洪淑苓博士专程来到东山岛,调查研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山歌册” 的起源、流传、保护、传承等问题。

  在东山,洪淑苓带来了部分“台湾歌仔册”文本和介绍资料,以及研究“台湾歌仔册”的两篇论文《孟姜女故事形塑的女性文化及其在歌仔册文本的呈现》、《从歌仔册看日治时期台湾婚礼习俗的现代性及相关问题》。这是“台湾歌仔册”第一次造访东山。

  比对“台湾歌仔册”和“东山歌册”时,发现“台湾歌仔册”内容有以历史传说和民间故事为题材的故事型,有把结婚吉祥语等编成歌册供人演唱的实用型,有新闻型三大类,和“东山歌册”基本一样。“台湾歌仔册”以七字或五字组成一句,每四句同押一韵,组成一段,用方言俚语歌唱,也和“东山歌册”相同。“台湾歌仔册”清末刻版就出现绣像,有作者署名,演唱时有手鼓或月琴等乐器伴奏,并成为艺人街头演唱赚钱的工具,演唱时有加上人物扮演的,这些都是“东山歌册”所未见的,很有研究价值。

  洪淑苓教授带来的部分台湾“歌仔册”文本和研究资料,为两岸“歌册”研究者对两岸社会礼仪、风俗、方言变化、服饰、社会经济发展和社会心理等方面进行研究交流,提供了非常好的条件。

    3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jinling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