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5066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葛礼菊 (2011/1/31 2:52:03)  最新编辑:葛礼菊 (2011/2/3 21:22:57)
《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
英文:Save Nation Movement of Tai-Xue students in Song Dynasty

简介

   
黄现璠著《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1936年初版封面
黄现璠著《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1936年初版封面
     《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由著名历史学家黄现璠著,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年初版; 1956年和1965年台湾文星书店第一版、再版; 上海书店1996年影印民国版;吉林出版集团2009年11月重印版。该书分对外、对内两编。对外7篇,专记对金、元外交、献策、节操; 对内8篇为抚盗、清议、驱逐京尹赵师彝诸人、招抚群盗、楮币及公田  、围剿方腊起义等。该书主要对宋代太学生对外对内的一系列救国活动接踵而起的原因(强敌之压迫、朝臣之懦弱、小人之恣虐)以及救国运动的过程、方式方法逐一展开了旁证博引言之有据的客观考证和叙述,以达“求实求真”。由于这种考证没有先入为主的穿凿附会,极力避免了失实失真,使得他进而从所表述的历史真实事象中揭示出的宋代太学生团结一致不屈不挠的斗争勇气、精神和救国运动的历史价值及典范意义。

目录

一 绪论

二 对外篇

一、八次上书之太学生陈东
二 、太学生伏阙乞留主战之李纲种师道 
黄现璠著作《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1965年台湾版封面
黄现璠著作《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1965年台湾版封面
三 、汴京陷没后太学生向金人之辩论 
四 、规复国家之中兴 
五 、太学生伏阙请黜主和误国之汤思退乔行简胡矩 
六 、蒙古南下与太学生之献策 
七、南宋覆亡后太学生之节操 

三 对内篇

一 太学生对于人主之谏诤 
二 太学生之清议 
三 太学生对于韩侂宁之攻击 
四 太学生之驱逐京尹赵师彝诸人 
五 太学生对于言官之爱憎异同 
六 太学生之招抚群盗 
七 太学生之议楮币及公田 
八 参预方腊革命及谋立济王之太学生 
四 结论

成书背景

     《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最早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于1936年10月,它是在黄现璠于1935年9月发表在《师大月刊》第21期上的长篇论文《宋代太学生之政治活动》的基础上增补内容的成果。从成书时间和过程上可以一窥作者构思运笔成书的时代背景和“黄现璠史学”之概貌。
 
      20世纪30年代,中国正处于一个内忧外患的时期,外有日寇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占据东北后对中国全域的虎视眈眈,造成中日民族矛盾逐步上升到主要地位,使得中国国内的阶级关系发生重大变动,中国人民由此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内有国民党政府自1931年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统一方能御侮”的国策后国内国际政治形势日趋紧张,内战愈趋激烈,形成“外侮纷来,内乱频乘”的岌芨局面又呈失控之势。因而忧患意识强烈的学人感于时艰,以笔为枪,把史为证,匡正时惑,唤醒民志,多述历代志士事迹以砥砺气节,黄现璠的“致用新史学”便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的产物。早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的翌年11月,黄现璠即在《进展月刊》上发表论文《东北之历史考察》,结合东北三省沦亡的时代背景,从史料上考察,论证了东北原为我国开发的领土,批驳了一些日本御用史家对满州历史的任意歪曲 ,以使民众了解东北历史的来龙去脉,坚定收复东北三省的信心和决心。1933年7月,黄现璠又在《师大月刊》第五期上发表论文《最近三十年中等学校中国历史教科书之调查及批评》,文中结合30年代列强横行,日寇称霸,中国任人宰割,国势衰败的时代背景,他明确指出:“例如中国今日,受列强侵略,日本欺负,历史作家,应如何记载过去,使人明白现在,发奋图强,以达救国救民之愿望,始能合现代中国历史的主要目的和效用。”1934年1月,当黄现璠的日文译著《元代农民之生活——附奴隶考》一书出版时,他在译者序中写道:“本书……能使读者了然当时农民奴隶,受压迫之痛苦,及生活之恶劣,而觉居于次殖民地位之中国今日,尤其是东北三省同胞,在暴日(日寇)势力统治之下,饮辱受苦,横被压迫,更不堪闻问矣。孔子云:‘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愿吾同胞,明异族之残凶,悲亡国之将至,卧薪尝胆,共挽危亡。”1935年,日寇企图侵占中国全土的称霸野心日趋昭显。黄现璠有感于北平大学生大多对国事的无动于衷,写下了《宋代太学生之政治运动》一文。翌年,又在此文修改、补充的基础上完成《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一书。

内容摘录

    “黄生现璠,昔从予读史,熟知前言往事,颇有意于著述,搜罗群籍,成宋代太学生一编,予以为可以发聋振聩……” 
——民国二十四年十一月四日 邓之诚

绪论

    “我国大学生之救国运动,始于汉,盛于宋,而复兴于现代,史蹟昭然。西汉博士弟子王咸,以鲍宜下狱,率诸生千餘人,伏阙上书,论者至推为我国学生运动之始祖。”

八次上书之太学生陈东

    “宋代太学生之救国运动前乎陈东者,有李彪、陈朝老、邓肃等;后乎陈东者,尤不可胜数。惟求如陈东之敢言毅行,力低权奸,精忠报国者,寥若晨星。所以陈东堪称为太学生救国运动之领袖,一生行状,至足称道。”

史观

      黄现璠认为:我国大学生之救国运动,始于汉,盛于宋,而复兴于现代,史蹟昭然,作者认为西汉博士弟子(即博士生)王咸为营救入狱的司隶校尉鲍宣,率千余太学生伏阙,应“推为我国学生运动之始祖”。
 
      论及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的起因,黄现璠列举四端:强敌之压迫;朝臣之懦弱;小人之恣虐;舆论之援助。
 
      黄现璠认为:“宋代太学,不独为学术最高学府,且为社会舆论之喉舌。”
黄现璠著《唐代社会概略》、《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重印版封面(吉林出版集团,2009年11月重印)
黄现璠著《唐代社会概略》、《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重印版封面(吉林出版集团,2009年11月重印)
 
      黄现璠说,宋代太学生运动“不独学校教师为诸生援助,即社会人士亦多与之表同情”,原因就在于太学成为公论所在之地,太学生成为正气所持之人。正基于此,黄现璠对宋代太学生运动,评价极高,认为“宋自南渡以后,倾而未覆,太学生与有力焉”;甚至以为,靖康间陈东“伏阙上书”,其“人数之众多,以及行动之激烈,五四运动,不过尔尔”。
 
      对太学生救国运动的非议之论,宋代就时有所见;及至黄现璠著书前后,对大学生救亡运动的攻讦之辞更无所不有。黄现璠挺身为之辩护:“宋代太学生为国计民生,进贤退不肖”,“实无可非议之处”。
 
      黄现璠发现,“宋初太学诸生,号称繁多,顾亦未闻预闻政治”,而“其激于救国救民热情,而为政治活动者,自徽宗大观年间始”。这也说明,太学生并非天生就是热衷政治的社群,而是国家危难,政治黑暗,刺激他们的关注与行动。著者认为,徽宗朝以降,“金人、蒙古,相继南侵,权臣奸党,迭秉朝政,太学诸生痛外侮日至,国事日非,乃相率伏阙上书,外抗强敌,内除奸贼,终南宋之世,作此举者,几于无年无之”。

书评

    《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一书,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层面研究的循环渐进及其历史意义:
 
     一、黄现璠之所以记述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並非主题先行和借以类比的产物,完全是读史有感而为的结果。正如邓之诚于书 “序”谓:“黄生现璠,昔从予读史,熟知前言往事,颇有意于著述,搜罗群籍,成宋代太学生一编……。”可见黄现璠著述之前对宋代太学生史事已经稔熟,因而它绝非以致用为首要目的而临时抱佛脚的应景应时之作。深为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史事的感动而成为治史的契机,对于有血有肉的史学家而言十分正常自然又合情合理。原因在于理性感性敏锐的专业史家潜心读史时往往会引发研究者主体与研究对象客体之间的共感共鸣。黄现璠治宋代太学生的契机既与他对唐代贱民和元代农民惨遭压迫的处境深感同情而予以记述的契机同符合契,又与他的师友陈寅恪教授主张的“了解之同情”史观不谋而合。史学家读史时产生的这种感动或同情在具体著述中既有正面作用,又有负面效应。正面作用是促使治史者为发自内心的真诚感动或同情而会全力以赴地去广集资料,进行深入研究;负面效应则是易于造成治史者的先入之见,使其研究偏离价值中立的原则立场。但受过虚己、求真、贵疑等考据学扎实训练的专业史学家通常对“负面效应”具有超乎寻常的免疫力,以致在避免“负面效应”发生作用有损“求真”方面的理性自律能力,往往会大大超过政治、社会、经济、文学、艺术领域的非历史专业学者以及为致用而致用的“影射史学”和“主义史学”者,这已为20世纪汉牛充栋的史学研究成果所证明。通过对汉、唐、宋时代的大量史料阅读和研究,黄现璠发现:“我国大学生之救国运动,始于汉,盛于宋,而复兴于现代……”,尤以宋代太学生开展的一系列对外对内救国运动事迹具有历史意义,于是,决定进行研究予以记述彰显,这是他著《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的初衷和动机。至此,他完成了“致用新史学”有意义的表层研究,即从全面客观的史料阅读中发现了其中有价值的要素。 
 
      二、黄现璠继而对宋代太学生对外对内的一系列救国活动接踵而起的原因(强敌之压迫、朝臣之懦弱、小人之恣虐)以及救国运动的过程、方式方法逐一展开了旁证博引言之有据的客观考证和叙述,以达“求实求真”。由于这种考证没有先入为主的穿凿附会,极力避免了失实失真,使得他进而从所表述的历史真实事象中揭示出的宋代太学生团结一致不屈不挠的斗争勇气、精神和救国运动的历史价值便具有了典范意义。这时,黄现璠完成了“致用新史学”有意义的第二层研究。
 
      三、黄现璠在叙述宋代太学生真人真事和救国运动真相的过程中偶发“潜台词”或“提示句”,例如:“外抗强权,必先内除奸贼外。宋……皆以金人喜怒为去取,与今日吾国政府,仰敌人鼻息,如出一辙。”“文天祥起兵庐陵时,太学生闻风归之。此与‘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学生多去投军相同”等等,于求真考证行文之间“画龙点睛”,以“潜台词”或“提示句”昭示读者,以体现论著和他的“致用新史学”的第三层意义。诚如邓之诚于书序谓:“黄生现璠……成宋代太学生一编,予以为可以发聋振聩……”,可说一语道出了黄现璠“致用新史学”有意义的第三层研究价值。[1]

时代意义

     一些学者将黄现璠师关于宋代太学生运动的研究成果与翦伯赞的研究成果相提并论,实为草率浅虑,原因在于:前者的“现实意义”所赋予的八百年前故事以新的时代气息是针对“民族大义”而言的,他着重体现的是“抗日国难” 危局下史学研究的经世致用现实意义,实践的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史学家历史使命,着意唤起和激励的是当国家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之秋大学生们应有的同仇敌忾爱国觉醒和热情。黄现璠于《宋代太学生之政治活动》(《师大月刊》,第二十一期)一文所说“外抗强权,必先内除奸贼”,文中的“必先除奸贼”暗指的是当时“汉奸卖国贼”和“主和派”。而后者是针对“内战局势”下的“党争政争利益” 而言的,显然带有“影射史学”或“主义史学”之痕之嫌。两者所具有的“现实意义”于性质上截然不同,泾渭分明,前者对外,后者对内,将完全不同性质的“现实意义”混为一谈,显然违背了“相提并论比较研究”的基本常识和原则……。

启迪作用

      中国太学生之救国运动,始于汉,盛于宋,而复兴于现代。陈东领导的这次太学生运功是中国历史上一次著名的救国运动。宋代朝廷对于外患,难堪其侮,终宋之世,均受强敌压迫。宋代多昏君,奸臣多掌权柄。君子道消,小人道长。以致内忧外患,交相迫致。正是在这种形势下,宋代太学生激于救国救民热情,终南北两宋,太学生伏朗上书,要求朝廷外战异族,内除奸贼的活动,从末终止。而在诸多太学生运动中,唯陈东之敢言毅行,力低权奸。而精忠报国者,绝无仅有。宋代太学生参与政治活动业已成为中国知识分子历史一份十分珍贵的遗产,而太学生积极的爱国运动又与当时的太学制度密不可分。黄现璠深入探析宋代太学生的救亡图存活动及其特点,追寻他们在民族危难之际,以天下兴亡为己任,敢与权奸作斗争,死而后已的顽强精神。这对近代中国的学生运动乃至近代中国民主意识的唤醒都具有一定的启迪作用。书中言在说古,意在现代,以激发当时大学生的爱国热情,促使他们摆脱对国事无能为力或麻木不仁的错误观念,向宋代太学忠义之士学习,以实际行动宣传抗日,保家卫国。

评价

     《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被学术界公认为20世纪中国学运史研究的第一部史学专著,充分体现出20世纪“新史学”实践开路先锋黄现璠“致用新史学”的价值和意义。正如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穆鸿利指出:“建国前的宋金关系研究,主要是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抗日救亡运动时期一度十分活跃,围绕宋金和战、金宋抗衡、宋代外交……还有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和岳飞抗金救国斗争等,成为此期研究的热点。代表性著作主要有:谢治微《宋之外交》、黄现璠《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周君远《徽钦北徙录》等。”[2]

价值

      台湾当代著名学者李敖主掌“台北文星书局”期间,两次重新出版《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一书,将该书与培根的《新工具》、罗素的《哲学中之科学方法》、杜威的《哲学的改造》(胡适等译本)、费希德的《人的天职》、房龙的《圣经的故事》、鲁宾逊的《新史学》、拿破仑的《拿破仑日记》、甘地的《甘地自叙传》、服部宇之吉的《儒教与现代思潮》、王夫之的《宋论》、王国维的《宋元戏曲史》、黄侃的《文心雕龙札记》等一道作为“近现代世界学术精典100部”系列丛书之一。中国当代学者则将《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收入“民国丛书精典”第五集之一种。可见该书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3]

读后感

      回望那已被淡忘的学生运动——读《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
    
     近来,有些民国学术名著经过发掘,重新出土。这一现象,也许折射出当下浮躁的学界在原创力上的匮乏,读书界与出版界只能背转身去,从事学术著作的考古工作。确实,与其咀嚼今人的学术鸡肋,还不如去品鉴前贤的心血结晶。吉林出版集团推出的《民国学术丛刊》,颇有值得一读的好书,其中包括《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以下称《宋代太学生》)......作为壮族学者,他有幸师事陈垣邓之诚萧一山陶希圣等史学大家,也曾赴日从学于和田清加藤繁等名师。他的治学领域之广泛让人惊讶,几乎涉及中国古代史各个断代,还向下延伸至中国近现代史,内容包括政治史、经济史、文化史、社会史、民族史、边疆史、革命史,一生著有各类通史、断代史、专门史与人物传记达二十余种。他拥有过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等闪光的头衔,却也蒙受过1957年被公开点名撸去上述头衔的羞辱。1979年所谓的“平反昭雪”,对他来说,堪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在他所任职的广西师范大学也许有刘郎重来的悲喜感,对整个学术界来说,他的声名与著述不免令人有恍若隔代的疏离感。好在有这部《宋代太学生》的重版,能让宋史学界与学运史界重续几乎失落的学术史......不过,对太学生救国运动的非议之论,宋代就时有所见;及至黄现璠著书前后,对大学生救亡运动的攻讦之辞更无所不有。黄现璠挺身为之辩护:“宋代太学生为国计民生,进贤退不肖”,“实无可非议之处”,说的虽是宋代,实际兼及现实。而邓之诚序更有的放矢:或谓匹夫干政,处士横议,非盛世所宜,此所论者盛世耳。若天下有道,则士各勤其业,虽危言危行,其事亦不显。金人构难,非常之变,安可以盛世例之。这段反驳显然针对“天下有道”,形势大好,学生只须搞好本职学习,不宜过问国家大事之类的昏话。而别有用心者更是抓住个别细节,颠倒是非,混淆黑白,邓之诚愤然驳斥道:故论太学生,不当辨其事之是非,而当问其为处常处变,其言矜夸,人亦偶或荡佚失检,而其心未尝不可谅。以视徒居高位,谬为解事,甘心屈辱者,情志固有间矣,此其事所以足传也。素称冷静的史家几乎拍案而起向当政者喊出了抗议,而“其事所以足传”的盖棺论定,更是对当时学生运动的讴歌礼赞......《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已被公认为20世纪中国学运史研究的开山之作,邓序断言:“予以为可以发聋振聩”。尽管黄现璠著书的年代早已远去,但倘若把宋代太学生运动与著者所说“复兴于现代”的大学生运动先后对读,抚今追昔,你即便未必“发聋振聩”,也一定会掩卷沉思的。[4]

名词解释

      太学生 - 是指在太学读书的生员,亦是最高级的生员。明朝、清朝时太学即国子监的俗称。按照宋代教育科举制度,太学生一旦完成学业,就能出仕为官。

主要人物简介

     《宋代大学生救国运动》一本论述的主要人物为宋代太学生领袖陈东。陈东(1086年-1127年),字少阳,润州丹阳(今属江苏省丹阳市)人。生于北宋元祐元年(1086年),宋徽宗崇宁二年(1103年)始,先后入丹阳县学、润州儒学堂读书。徽宗政和三年(1113年)入太学。宣和七年(1125年)十月二十七日上书请诛蔡京、王黼、童贯、朱勔、李彦、梁师成等“六贼”,以谢天下。 宋高宗建炎元年(1127年),上书乞留李纲,而罢黄潜善、汪伯彦等人,以为“欲复中原以定大计,非李纲不可”,从者数万。同年八月,江西抚州(今抚州)人欧阳澈亦上书指责高宗“宫禁宠乐”,潜善大怒,馋于高宗,二十五日与欧阳澈同斩于应天府(今河南商丘),两人的首级被悬挂在市门上,几天后,李猷等人设法出资赎回尸身,用棺盛敛,丹阳同乡胡中行护柩以还,葬于丹阳市东郊桐村(大贡村松树山西南隅)。第二年,高宗为陈东平反。绍兴四年(1134年),高宗追赠陈东为朝奉郎、秘阁修撰,赐钱五百缗、祭墓田四十顷。[5]

相关逸事

      1965年1月中旬,坐落在台湾台北衡阳路15号的“文星书店”,发生了一件轰动出版界的“盛事”。这年初,文星书店继前年重印出版了脍炙人口的超级“大部头” 《古今图书集成》而引起海内外出版界轰动后,再接再厉,决定重印出版一套《文星集刊》丛辑,选印过去曾在大陆出版的精典书1000种。文星书店在广告上号称“‘集’新旧的好书,‘刊’绝版的珍本”。这套集刊各科均衡、今古并重、中外兼备,非常适合时代的需要。它的选印领域包括方法学、思想论、自由论、民主论、人权论、新思潮、儿童教养、影剧、译诗、史论、自传、日记、书信……等等,可谓包罗万象,仅看世界各国作者便知这是一套名副其实的“现代世界学术精典”。全部计划要印十辑,总共是一千种,事实上最后仅出版了第一辑100种。1965年1月中旬,文星书店在报纸上登出一则“紧急启事”,通知预约《文星集刊》第一辑100种的顾客前往书店凭收据领取退款。原来该套集刊丛书的预约者人数大大超过预定估计,因此印书成本降低,减低了定价,已付款预约者将可获得退回溢额现金,或利用退款改购其它书籍。这不是噱头,更不是促销花招,而是一家出版商愿与顾客共享合理供需成本的负责行为。这种主动退还已经进了口袋的钱,在世俗眼光之中算是一桩“不按牌理出牌”的傻子行为。正因这种良好的商业行为以及这套集刊特有的世界名著引诱力,以致“紧急启事”一出,购书者蜂拥而至,在文星书店门前排起一条长龙,前来新订的比退钱的还要多,热烈订购的场面几近暴动。这样的出版界“君子事件”在台湾出版史可说是绝无仅有。反映出当年台湾知识青年对知识的饥渴,已不是今日事事不虞匮乏的年轻学子能够想像的。[6]
 
      在这套《文星集刊》第一辑中,既有培根的《新工具》、罗素的《哲学中之科学方法》、杜威的《哲学的改造》(胡适等译本)、费希德的《人的天职》、房龙的《圣经的故事》、鲁宾孙的《新史学》、拿破仑的《拿破仑日记》、甘地的《甘地自叙传》、服部宇之吉的《儒教与现代思潮》,又有王夫之的《宋论》、王国维的《宋元戏曲史》、黄侃的《文心雕龙札记》、黄现璠的《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等等,皆为名家名著。事实上,文星书店在1956年已经重印出版过黄现璠的《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一书,由于重印出版后反响良好,近10年来再度脱销,这次收入《文星集刊》第一辑重印出版,自在情理之中。

注释

[1]参见陈吉生撰《试论壮族著名史学家黄现璠对20世纪中国“新史学”实践与建设的贡献》,《广西民族研究》2007年笫1期。
[2]参见穆鸿利撰《关于宋金关系史研究的反思与探索》,《社会科学战线》,2002年第1期。
[3]参见甘文杰撰《〈唐代社会概略〉〈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重印导读》,载黄现璠著《唐代社会概略》、《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重印版)第1~34页,吉林出版集团,2009年11月。
[4]虞云国《回望那已被淡忘的学生运动》——读《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
[5]参见黄现璠撰《宋代太学生之政治活动》,载《师大月刊》第21期,1935年9月。
[6]参见陶恒生撰《六十年代出版界的奇葩─文星书店》,载《纽约时报》,1968年3月26日。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