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5804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jadan_lu (2011/1/30 11:06:48)  最新编辑:jadan_lu (2011/1/30 11:06:48)
泛突厥主义
英文:Pan-Turkism
目录[ 隐藏 ]
突厥语民族分布
突厥语民族分布
  泛突厥主义是由十九世纪的鞑靼知识份子萌发的,与图兰主义相似。图兰低地是在伊朗的东北,咸海以东、以南的一块平原。传说这里是一切突厥人的发源地。他们指图兰是突厥人的后代。图兰这名称是匈牙利人提出,但范围更大,包括蒙古芬兰。泛突厥主义是用来抵抗泛斯拉夫主义,主张通过教育和文化自治,团结使用突厥语的民族,复兴突厥民族。在帝俄时代,鞑靼人受到大迫害。当时在欧洲也兴起了民族主义浪潮,这极大地刺激了鞑靼知识分子(图兰是指乌拉尔-阿尔泰民族)。

简介


  泛突厥主义是由十九世纪的鞑靼知识份子萌发的,与图兰主义相似。图兰低地是在伊朗的东北,咸海以东、以南的一块平原。传说这里是一切突厥人的发源地。他们指图兰是突厥人的后代。曾有一阵子,土耳其帝国为缩小与欧洲臣民的差距,提出图兰雅利安人的说法,就是指突厥人是图兰人后人。图兰这名称是匈牙利人提出,但范围更大,包括蒙古、芬兰。泛突厥主义是用来抵抗泛斯拉夫主义,主张通过教育和文化自治,团结使用突厥语的民族,复兴突厥民族。在帝俄时代,鞑靼人受到大迫害。当时在欧洲也兴起了民族主义浪潮,这极大地刺激了鞑靼知识分子(图兰是指乌拉尔-阿尔泰民族)。想在政治、文化、语言上统一突厥语民族。

  最早的泛突厥主义在1804年由一个鞑靼神学家库萨维提出,呼吁伊斯兰教的现代化建设,这是扎吉德运动。1843年开始了世俗教育改革,1880年代,在伏尔加河,发展了新伊斯兰运动。泛突厥主义者认为由土耳其到阿尔泰山有一突厥带,生活很多突厥人。

突厥语国家(深蓝色)和地区
突厥语国家(深蓝色)和地区
  俄国境内的鞑靼民族知识分子利用文化认同意识,激发民族主义的团聚力,通过教育和语言改革,试图将操突厥语的各民族团结成为一个统一的“突厥民族”,以抵制沙俄政府。沙俄鞑靼人易司马仪·哈斯皮拉里于1883年明确提出:俄罗斯的突厥人应该“在语言上,在思想上和在行动上联合起来”,他是泛突厥主义之父。其继承人尤素福·阿克楚热提出把所有突厥民族合并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而在土耳其,有一重要人物则亚·阔科阿尔甫(蓝色战士),写了一本书,名为《突厥主义原理》, 提出突厥主义的三阶段,第一阶段统一操乌古斯语支的土耳其人,土库曼人,阿塞拜疆人,第二阶段是操钦察语支的突厥民族,远期理想是图兰。 1908年,青年土耳其党人尝试建立一个突厥人帝国,取代在欧洲的失地。1917年十月革命后,哈斯皮拉里等流亡土耳其。于是,“泛突厥主义”被一些奥斯曼帝国的知识分子接手,改变成恢复奥斯曼帝国昔日强大辉煌的民族复兴运动的精神支柱,并向世界传播。其中一个特别提倡泛突厥主义的人物是安瓦尔·帕夏,奥斯曼的战争部长和署理总司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他成为在中亚发生的巴斯马奇起义的领导者之一,反抗俄罗斯帝国和苏联的统治。

  在苏联时代与凯末尔时代,泛突厥主义受压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又被提出,纳粹党人阿尔弗雷德·罗森堡曾经想在中亚设一突厥斯坦区,分割苏联。

  泛突厥主义在中国新疆有一定影响,泛突厥主义者一直称新疆为东突厥斯坦

  现时许多新的泛突厥主义者把注意力集中于建立一个经济一体化的突厥联盟,由各个突厥裔人国家组成,希望形成一个类似欧盟的经济及政治联盟。2000年,土耳其主管中亚经贸事务的部长提出仿效阿拉伯联盟体制建立一个突厥国家联盟,受到俄罗斯的严重警告和反对。

  以色列一位政治学家说泛突厥主义有文化与政治二种,政治上失败了,但文化上仍进行。

发展

俄国

  出生于克里米亚贵族的伊斯马依勒·普林斯基(1815-1914),是俄国泛突厥运动的终生思想鼓动家,有“泛突厥主义之父”的称号。他先后创办过《土库曼报》和《译文报》,大肆鼓吹泛突厥主义。在他们领导下,以泛突厥主义为指导,在俄国全境操突厥语族语言的诸民族中发起了“扎吉德”运动。“扎吉德”一词乃“新的”之意。这一运动成为当时进步的鞑靼资产阶级及其追随者们进行政治斗争的一面旗帜,而且对于整个操突厥语族语言诸民族的资产阶级也发挥着动员组织作用,从而为俄国泛突厥运动的展开奠定了基础。

  他们主张俄国所有操突厥语族语言的诸民族,为了争取民族复兴,首先通过建立共同的、规范的语言和文化,而后通过建立统一的政治组织而在思想上、行动上联合起来;既要同沙皇专制制度作斗争,又要把全体民众从泛伊斯兰主义的愚昧中解放出来。但实际上,由于鞑靼资产阶级的软弱性,不但没有触及沙皇的专制制度,而且到后来反而成为沙皇制度“奉公守法的臣民”。同时,随着泛突厥运动在鞑靼人中逐渐发展,除了对泛伊斯兰主义偶尔有所攻讦以外,始终没有同它划清界限,而且两者愈来愈紧密地交织在一起,表明了泛突厥主义的思想观点同泛伊斯兰主义的思想观点在实质上是相通的。以后,随着俄国处于司托雷平的反动时期,俄国加紧了对泛突厥运动的迫害,使得不少的俄国泛突厥主义者和泛伊斯兰主义者纷纷逃往土耳其,与青年土耳其党人密切配合,出版刊物,大肆鼓吹“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思想。俄土战争爆发以后,他们更号召俄国穆斯林与土耳其合作,对异教徒进行圣战。这样,发源于俄国鞑靼人的泛突厥主义,就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找到了拥护者和崇拜者,并在青年土耳其党人的支持和推动下,逐步扩大了自己的影响。

土耳其

  泛突厥主义在奥斯曼土耳其得到广泛传播并扎下根,决不是偶然的。因为这种思想正好适应了奥斯曼封建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政治需要。1889年建立的青年土耳其党,在政治上主张君主立宪,妄图由奥斯曼土耳其来统一所有操突厥语族语言的诸民族,建立一个其范围从博斯普鲁斯海峡到阿尔泰山,甚至从地中海延伸至太平洋的突厥大帝国,因而极力推崇和鼓吹泛突厥主义。青年土耳其党中央理事会成员孜牙·乔加勒甫(1876~1924)所著的《突厥主义原理》,就是一部狂热鼓吹泛突厥主义的代表作。他说:“突厥主义意为发扬光大突厥民族。”说什么: “民族不是种族、血亲、地理环境、政治和意志等的集团,而是一个由分享共同语言、宗教、道德、美学,也就是说受同样教育的许多人组成的团体。”“惟一的结论是承认那些自称‘我是突厥’的人为突厥人”。并且说:“突厥主义的远期理想是‘土兰’……‘土兰’意为Tur,即突厥的后代”,“土兰是所有突厥人的伟大祖国,它过去是个事实,将来也会成为事实”。宣称:“将1亿突厥人联合成一个民族是突厥的极大愿望”。[2] 这些都充分暴露了奥斯曼土耳其极力推行泛突厥主义的狂妄的政治野心。

青年土耳其党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和大战期间,由青年土耳其党组阁的执政机构,便积极支持泛突厥主义者开展各种活动,致使各种泛突厥主义组织纷纷出笼。尤其是“突厥之心”这一组织活动时间较长,影响也大,直到1931年才被停止活动。俄国鞑靼人尤素福·阿克舒拉,在“突厥之心” 的机关刊物《突厥故乡》上发表大量鼓吹泛突厥主义的文章,说什么“突厥世界是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具有明确的文化联系和实际纽带”,“突厥指的是所有源自突厥的人”,为他们妄图建立突厥大帝国极力制造舆论。

  在这种野心勃勃的大沙文主义思想的驱使下,青年土耳其党的决策人恩维尔等把泛突厥主义作为国策加以推行。他们设想以中亚的撒马尔罕为首都,建立一个囊括地中海到太平洋沿岸的大帝国。他们建立秘密机关,建立以德国人冯·亨蒂希为首的特务组织,向有关国家进行渗透。仅在1915~1916年就向阿富汗、俄国和中国新疆地区派遣间谍,散发传播“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思想的小册子上万册。他们还在布哈拉和高加索地区贩运枪支,煽动操突厥语族语言的民族闹事,这类活动也蔓延到中国边境。不仅如此,他们还继承了哈米德二世的衣钵,实行民族迫害政策,对马其顿人、亚美尼亚人、阿尔巴尼亚人和阿拉伯人进行大规模屠杀。他们还投靠德国帝国主义,企图借助德国力量在世界上推行泛突厥主义,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同德国结成同盟,终于落得一个可耻的失败下场。

“突厥走廊”和“泛突厥主义”


泛突厥主义
泛突厥主义
  在中国长达260年的大分裂时期的后期,突厥(Turkic)在纪元6世纪时崛起草原和沙漠,夺取原匈奴的版图大部又称雄一时。在隋唐时期被其时已经混了血的中国人击败。突厥重复早先的匈奴分裂史,又一而再再而三地分裂,数支部落逐渐往西游牧而去。

  他们的来回游牧留下痕迹。今天,从中国新疆省的最东部往西直到土耳其的最西部,存在一条宽100至数百公里不等的泛突厥民族聚集地,笔者称之为“突厥走廊” (Turkic Corridor)。从这条走廊的最东部中国新疆省,途径塔吉克斯坦国、吉尔吉斯共和国、乌兹别克斯坦国、哈萨克斯坦国、土库曼斯坦国、伊朗国的阿塞拜疆省、阿塞拜疆国、至土耳其,有大约3500公里的直线距离。新疆维吾尔语、土耳其语和这条“突厥走廊”上其它国家或地区用的正是突厥语系,懂突厥语的人在穿越其中的漫长行程中,不会有什么语言上的困难。突厥语系属阿尔泰语系,在阿尔泰山周边地区用的蒙古语和通古斯语(满清族语),也属于阿尔泰语系。根据突厥人士估计,全世界有近2亿人说突厥语,为世界第7大通用语言。

  这么说,不少土耳其人自认是匈奴人和突厥人的后代有些道理?不管如何,他们的回答让有民族自豪感的不少中国人,已有了几分鲜美的醉意。

  且慢!在你陶醉于中国先人们勇敢不屈的时候,这条“突厥走廊”却被“泛突厥主义”所笼罩。10年前,土耳其的最高领导人称:“土耳其的利益区是从亚得利亚海直到中国长城”。此种看法在土耳其和一些突厥人士中有相当大的民意基础,尤其是苏联解体后,有突厥背景的国家纷纷独立于俄国,自以为是“老大哥”的土耳其深受鼓舞自不在话下。

  “泛突厥主义” 主张:建立同样人种、同样语言、包括所有突厥人种在内的“突厥斯坦国”,其国土应当从巴尔干半岛直到中国长城的绝大部分中亚地区。对比之下,土耳其最高领导人的言论与“泛突厥主义”,存在相当大的关联。

  中国的“疆独”或“东突厥斯坦”问题就与这条“突厥走廊”有着千丝万屡的关系,而“泛突厥主义”的幽灵却是这条“突厥走廊”的自然衍生物。本文欲对这条“突厥走廊”的历史和现状作粗略的介绍,以便读者理解二者之间,以及中亚地缘政治的关系。

  在相当多操突厥语系人士写的有关土耳其历史和网站刊物中,主张土耳其人的祖先源于古匈奴民族已有相当共识。从中国人的理解看,突厥人与匈奴人的确是有很深渊源的。但土耳其人如果过分主张原居于中国西域和西北的匈奴人就是他们的祖先,笔者以为,其中恐怕有几分 “泛突厥主义”的政治动机。

  读者知道,中国的远古和中古历史书籍在世界上不但独树一帜,且最为丰富,这当然与中国造纸术和印刷术比西方要早了近千年有关,更与中国古人对历史的忠实态度有关。实际上,当今不少西方世界中对远古和中古的历史推断,即源于对中国史书的分析,这些分析大都是欧洲近代史家们在19世纪时完成的研究工作。我们知道,远古和中古时代的游牧民族多不重文字,对自己的所为鲜有文字记载,有关匈亚利和土耳其的远古历史的推测只好借助于古中华和其它古帝国的古籍。

  比如,在分析古罗马帝国为何突然崩溃时,有西方史家即综合古代中国和古罗马帝国的记载,推断出,匈奴在被中国西汉中期后开始的军事行动挫败后,进行了漫长的西迁。公元4世纪后半叶,北匈奴汗国一支经200年左右的西移,侵入黑海北岸,引起西方民族的大迁移。原住黑海北岸的西哥德部落(属日耳曼的部落),被匈奴侵入而被迫西迁,继而侵入罗马帝国的巴尔干境蚕食罗马帝国领土,后又起兵猛攻罗马帝国。罗马皇帝震怒,乃亲征西哥德,结果兵败被杀。罗马大将继皇帝位后,割下一行省给西哥德部落。不料,西哥德部落乃得寸进尺,30年后更攻陷罗马城,屠杀焚烧。西罗马帝国撤回驻不列颠占领军回援,盎格鲁部落与撒克逊部落,乘虚侵入不列颠,建立数小王国。西哥德部落屠罗马城25年后,倒霉的罗马帝国又遇新的强敌:“匈奴后裔”阿提拉可汗即位,凶猛的可汗更将恐怖推至顶点,所至焚掠烧杀比之西哥德部落有过之而无不及。哥德人和匈奴人对罗马帝国的不断攻击,使罗马帝国日益衰弱,欧洲秩序因而也开始在欧洲瓦解。

  阿提拉可汗是欧洲人熟知的历史传奇人物。这位可汗本属于推测中的匈牙利先古历史的一部分,一些突厥史家却想与其他的民族拉亲戚套近乎。实际上,就是匈奴后裔导致罗马帝国瓦解的说法也有不少人质疑,他们说,此阿提拉可汗与中国西北的匈奴没有关系,唯一的逻辑关系是:东方曾强盛一时的匈奴突然不见了,此后1到2个世纪,却在西方出现了一些强大的游牧民族。这种质疑并非毫无道理,但假设论者和质疑者都找不到确凿的证明。中国人知道,相当部分的匈奴人在中国分裂时期的“五胡乱华”和后来几个世纪的民族大融合中,已消失在中华民族的人海之中。

  有些突厥学者根据一些政治需要发挥想象力,匈奴被汉帝国击败后,一部进入东欧,另一部进入土耳其一带。不过即使如此,经过近两千年的无数次混血同化,这些匈奴与今天的土耳其应该说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了。比如,谁又能说哥特人被游牧民族西驱而占领西欧的事,不会在土耳其的祖先发生,那样的话,被匈奴西驱的土耳其祖先该是靠近土耳其地域的中东人而非中亚人,更非可能是东亚人。

  不过就限于以突厥语为特征的 “突厥走廊”讨论。突厥民族与当今存在的任何民族一样,都是民族融合的产物。从匈奴等游牧民族在几个世纪强盛时不断虏掠大量古中华人,以及汉帝国大将卫青、霍去病等俘虏的几十万匈奴人的记载来看,中原人和游牧民族的局部混血其实在当时已经客观存在。按这些史家的逻辑,说不定突厥人还是中国人的远房亲戚呢。

  实际上,民族融合自远古时期便早已存在。数年前新疆出土的、生活于5000年前的木乃伊就面部而言,便是最典型的西方人种,比今天的新疆人更具西方白人特征。有学者据此断言,新疆原是西方白人生活的地方,早期远古时期的中华文明明显受西方文明影响。但同一时代出土的木乃伊也有地道东方人特征的,可见要忠实地反映没有记载的历史实在不易。

  不过最早新疆被“外人”占领的记载是公元前6世纪,当时古波斯的塞流士帝国全方位扩张,疆域辽阔,新疆为其殖民地,今天流传在伊朗的波斯名诗句中仍有一些新疆和中亚地名隐现其中。古波斯帝国的扩张在中亚一带留下不少波斯人的各种亲戚。比如,哈萨克民族主要即是公元前6世纪后波斯人、公元6世纪后突厥人和公元13世纪后蒙古人的融合体,其它的中亚诸国(或地区)亦情形类同。公元前4世纪时,世界征服者马其顿的亚历山大王,曾往东长驱5000公里的直线距离,于征服古波斯帝国后,征服新疆和北印度。按突厥史家的思维,匈奴其实也应该有可能是波斯帝国和马其顿帝国人的远房亲戚。但作为一个民族,突厥民族进人新疆很晚,晚于波斯人和马其顿人,晚于汉人和蒙古人,也晚于大多数今天生活在新疆的其他少数民族。为了将其“进人” 新疆的时代大大提前,泛突厥史言家们根据需要“创造”了局部历史。

  不过有些突厥史言家在“创造历史”的同时,为其需要,又将语言与血缘混淆。我们知道,说同一语言的民族,其祖先并不一定是相同的。南美洲曾是西班牙殖民地,多说西班牙语,但若说南美洲人的祖先就是西班牙人未免粗糙。非洲更有大量说英语的黑人国家,说他们是英国人的后代恐怕英国人会很不高兴。美国人都说英语,但说加利福尼亚州人就是英国人后代也难免不实,因为那里的拉丁裔远多于欧洲裔。就是如今同样在美国说英语的欧洲裔白人,德国后裔也多于英国后裔。可见,不少史家们为了自己的方便,作了太多太快的逻辑跳跃,以语言的异同来推断人种的异同的方式是多么地不可靠。

  不过,突厥语盛行于“突厥走廊”倒是不争的事实,这自然是游牧民族多次穿梭于其间的混血结果,当然一个强盛的民族强迫他族使用新的语言是让语言得以流行的捷径,这样的事,在历史上发生过许多次了。

  实际上,在有记载的历史和对历史的推测中,中亚游牧民族迫于战争,的确有数次大规模的东西来回穿梭。

  公元前6世纪,波斯帝国开疆拓土,曾引起中亚民族东迁。

  公元前4世纪,马其顿帝国东征,也引起中亚民族东迁。

  公元前4世纪至公元前2世纪,匈奴民族纵横于长城内外,东起蒙古东部,西至中亚东部和南亚边境地区。

  公元1世纪到公元3世纪间,在汉代击败匈奴后的强盛时期,汉在新疆设都护府,控制中亚东部和周边地区。匈奴四走,数支部落西行而去。

  公元3世纪汉帝国衰落后,游牧民族经2个多世纪的整合,时不时有数支部落昙花一现式地崛起于阿尔泰山周边地区。终于,公元6世纪时,突厥势力除了恢复了匈奴汗国盛时的版图,更包括中亚地区,即东起蒙古,西至中亚平原大部。

  公元6世纪到公元8世纪间,在隋帝国打击下,突厥汗国分裂为东突厥和西突厥。东突厥涵盖原匈奴版图大部,西突厥则涵盖中亚地区。唐帝国在数次军事和政治打击后,将势力范围扩至波斯周边地区。游牧民族部落再次或降唐或西奔。西突厥乃今日“突厥走廊”的鼻祖。

  公元8世纪中叶,在中亚哈萨克境内,唐帝国和阿拉伯帝国的各自扩张爆发冲突,唐帝国对阿拉伯帝国的积极防御作战败回后,突厥和游牧民族势力卷土重向东来。

  公元8到9世纪,阿拉伯帝国人一手持弯刀,一手持“可兰经”,强迫中亚人信奉伊斯兰教。信奉者留,不信奉者走。

  公元10世纪唐帝国瓦解后,多数突厥势力为阿拉伯帝国所用,在阿拉伯帝国和伊斯兰教从7世纪后而长达千年的连续扩张中,大都信奉了伊斯兰教。

  公元10世纪末,塞尔柱突厥人在“突厥走廊”西侧(土库曼一带)建立帝国,灭最后的波斯帝国残余,强盛一时,抵制十字军东征,为伊斯兰事业贡献良多。13世纪初始,帝国东部分裂为著名的花喇子模帝国(乌兹别克斯坦一带)。

  13 世纪初,成吉思汗在统一蒙古后,蒙古周边突厥数部为蒙古帝国所用,大部初时仍为阿拉伯帝国所用或拥兵自重。实际上,仅为花喇子模帝国效力的突厥兵,便有 10万众以上。蒙古人三次大规模西征,多数突厥转为蒙古人效力,充当蒙古西征大军的马前卒。另数支突厥和其他部落被迫向西迁移。

  今天的“突厥走廊”西端土耳其,实际上是以奥特曼帝国为蓝本的。建立奥特曼帝国的突厥先人最初依附于塞尔柱突厥人建立的罗姆苏丹国,在和拜占廷相邻的河畔得到一块封地。13世纪中叶,罗姆苏丹国在蒙古人西征的打击下瓦解。于是这支突厥人获得了充分发展的机会,从此开始发展壮大。奥特曼(1282~1326 年)继位后,于14世纪初开始自称苏丹,宣布他的部落为独立的伊斯兰国家。其后的200多年间的大部分时间里,不断扩展,15世纪中叶,奥特曼帝国攻陷拜占廷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改名伊斯坦布尔(今土尔其首都)。其后,攻陷贝尔格莱德,攻陷布达佩斯,围攻维也纳,夺取了地中海的东岸和红海要道。同时向中亚扩张,奥特曼帝国在铁血征服的同时,更大肆推广其语言和文化给文化比较落后的广大中亚地区。奥特曼帝国成为一个庞大的帝国,版图囊括以前的阿拉伯和拜占廷两个帝国的大部分地区,地跨欧亚非三大洲,称雄一时。16世纪后半叶,奥特曼帝国的海军被西班牙和威尼斯的联合舰队打败,失去了对地中海的控制。到19世纪中叶到一战后帝国解体间,更被被欧洲人讥为“近东病夫”。

  在奥特曼帝国走下坡路时,新兴的沙俄帝国却在彼得大帝的统领下,全方位扩张了300余年,尤以东扩最为成功。沙俄帝国与奥特曼帝国便有前后200多年多次的政治和军事斗争,结果,相当多的奥特曼帝国势力范围和殖民地为沙俄帝国所有,“突厥走廊”除了两端,即新疆和土耳其,均归入沙俄帝国版图。若非苏联帝国在上世纪90年代崩溃,古时的“突厥走廊”中段,假以时日,或可永久消失在其官方的俄语海洋之中。

  其实,在今天说同一语言的独立国家中,“突厥走廊”现象并非突厥语系独有。实际上,地处东欧和中欧的波兰、乌克兰、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等国的语言差别,以中国人看来,实乃方言之别而已,因拉丁文字的关系,书写虽然不同,但口语的交流却无甚大碍,比起法、德、英语言间的差别不知近了多少。比起同是中国人的南方各种方言,如广东话和福建话,差别也少多了。这条“突厥走廊”上的语言差别,类同于这几个东欧国家间的语言差别。二者都有一定的民族基础和自然的语言推广过程。在此基础上,前者有曾统一的突厥汗国和奥特曼帝国大力推广突厥语言,后者有曾统一的斯拉夫帝国大力推广斯拉夫语言。

  不同之处在于,斯拉夫帝国故土位于欧洲心脏,近现代欧洲政客深娴地缘政治要领,绝不会让邻国将势力范围扩张得太大后才有所表示,“泛斯拉夫主义”在西欧、美国乃至亚洲国家的多重夹击下,自然难以展翅。而兴起于19世纪末的“泛突厥主义”则不然,先有近现代欧洲、美国的历史家和政客们领会地缘政治要素,以此牵制着19世纪和20世纪迅猛扩张的沙俄帝国和苏联帝国;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又可以借此从西面牵制崛起的中国发展。“泛突厥主义”大本营表面在土耳其,实际上的靠山却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中国的“疆独”(或建立“东突厥斯坦”国)只是“泛突厥主义”的初级阶段而已。

  不过,欧洲人和美国人既然领会地缘政治要点,他们自然会以此工具对俄国和中国进行巧妙的抬杆。以当今国际形势而言,若 “东突厥斯坦”真的从中国的新疆分裂出去,中国人不要指望“正义”的欧美人士会渗出一丁点的同情泪水。但他们一样不至于会让“泛突厥主义”走到“泛突厥斯坦国”才收住微笑。他们知道,一旦“泛突厥主义”真的取得巨大成功,至少也会是“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的巨大混合物,或许一个新的沙俄帝国式的扩张幽灵要浮出水面,中东和中亚的势力平衡顿时失去。对这个汤手大山芋,西方人是否真的敢拿在手里,而又寒在心里?

  综观奥特曼帝国的600多年历史,他们有过屡战屡胜的辉煌,在近代也同样有过屡战屡胜的羞耻。中国人同样经历过近代从盛清的兴奋到几近亡国的沮丧,衰弱之时,总有人要大声疾呼,以“唤醒”民族意识和政治觉悟为己任,如今的“泛突厥主义”也算是这种“唤醒”下的余音回绕。今天,世界各国在经济上的搏翌已多少替代了些往日战场上的搏杀,但富裕并不是国富民强的保证,良好的各种制度才是一个民族以国富民强的姿态、立于民族之林的最基本保证。

  如果我们理解,在他们各自过去的辉煌历史结束后,以“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出现的背景和国际大环境来看待整体事件,或许对其来弄去脈有所头绪。


    11
    2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jadan_lu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