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20791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suiyuerushi (2011/1/20 16:21:15)  最新编辑:suiyuerushi (2011/1/20 16:21:15)
石觉
拼音:shi jue
目录[ 隐藏 ]
 
石觉
石觉
 
 
  石觉(1908--1986),桂林人。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曾任国民党政府军第十三军师、军长,第九兵团司令。到台湾后,历任台湾军队舟山防卫司令、台湾防卫副司令、军团司令、参谋总部副参谋总长、联合勤务总司令、“考试院铨叙部”部长、“总统府”国策顾问。
 
 
 

人物简介

 
  石觉先生(1908-1987),字为开,原籍广西,国民党高级将领,为黄埔3期杰出将领。由东征、北伐起,参与国民党军诸重大战役,大部份时间任作战部队长及司令官,战功彪炳。1933年底围剿红军,致对方在霍邱、浒湾受相当损失。抗战期间,先后参加台儿庄会战、枣宜会战、中原会战等,获相当战绩。 1944年底,所部十三军,第一批全部换装美械,军力大增。1945年底率军赴东北,后防守热河。平津战役后期,被傅作义送往南京,所部被和平改编。上海战役时,任防戍司令,失败后任舟山群岛防卫司令。到台湾后,先后任台湾防卫总部副总司令兼北部防守区司令、南部防守区司令、第2军团司令、金门防卫司令官、参谋本部副参谋总长兼联合作战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并晋级为陆军二级上将。1986年9月23日卒于台北市

个人经历

 
  石觉,一九○八年二月十五日生于广西桂林义宁。少年丧父。

  一九二五年一月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科。

  一九二六年毕业后留校历任第五期入伍生少尉排长、中尉排长;第六期学生总队第二大队上尉区队长、少校区队长、副中队长。

  后结识汤恩伯,一九二九年春任教导二师第一旅第三团第三营营长。

  同年五月参加中原大战,站后部队变更番号,任第四师第十旅第九团第三营营长,赴江西围剿红军。

  一九三二年六月升兼第九团副团长,入安徽围剿红军。
民国四十三年任军团司令
民国四十三年任军团司令

  十二月晋升第四师第十二旅第二十四团上校团长。

  一九三三年参加第五次围剿,取得浒湾大捷。同年十一月参加镇压福建事变,后追击红军入陕。

  一九三六年在山西阻击东进红军,同年九月升任第十旅旅长。

  一九三六年第四师入蒙,兼任集宁警备司令。

  一九三七年七月调冀北昌平、怀柔,八月参加南口战役

  一九三八年三月参加徐州会战,六月参加武汉会战,后进驻河南,兼任第三十一集团军干训班教育长。

  一九三九年元旦升任第四师师长,五月参加随枣会战,六月七日,晋升陆军少将。

  一九四○年初参加鄂北攻势,四月参加枣宜会战,六月开赴河南。

  一九四一年升任第十三军副军长兼第三十一集团军训练处长。

  一九四二年三月升任第八十五军副军长兼第三十一突击队司令,七月三十日升任第十三军军长。

  一九四四年五月参加豫湘桂会战

  一九四五年四月参加湘西会战

  抗战胜利后,石觉率第十三军从广州海运秦皇岛,隶属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准备到东经抢夺抗战胜利果实,并兼任东北第一绥靖区司令官。11月,在杜聿明指挥下,十三军进军东北,先后攻占山海关、锦州、阜新、朝阳、凌源等地。此后,便在辽东、热河参加反共内战。在驻扎热河时,一九四五年兼任第二绥靖区司令,而后担任热河、察哈尔守备。

  1947年3月,十三军在辽东新宾县被人民解放军歼来一个师。后隶属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指挥,又在华北地区参加内战。

  一九四八年十月任热河省政府委员,十一月十日升任第九兵团中将司令官,率部退往北京。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召集军以上将领开会,宣布与中国人民解放军达到和平协议,军队开出城外,接受和平改编。两天后,石觉、李文等蒋介石嫡系将领表示,愿意保持军队稳定,不破坏和平解放,但必须带领师以上将领离开北平。一月二十四日,经傅作义同意后,蒋介石派飞机将石觉、李文等少数嫡系将领接出北平。石觉是和平解放北京时,乘机离开的国军将领之一,终得蒋介石重用, 此后,石觉任京沪杭警备总司领部副总司令(总司令汤恩伯)兼凇沪防守司令,参加渡江、上海战役。

  一九四九年四月,人民解放军发动渡江战役后,汤恩伯又纠集歼余部队十个军共二十万人,以陈大应为淞沪警备司令,石觉为上海防守司令,企图利用坚固工事和海、空支援,坚守上海。五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第九、第十两个兵团发动上海战役时,石觉指挥所部抗击人民解放军的进攻。五月二十四日,在人民解放军攻进市区后,石觉率残部撤退到舟山群岛。此后,担任舟山防卫司令,辖三个军六万余人。

  一九四九年六月任舟山群岛防卫司令官兼浙江省政府主席、绥靖总司令,参加舟山群岛战役。

  一九五○年五月,在人民解放军准备渡海解放舟山群岛时,石觉率所部十二万余人撤退到台湾,后任台湾防卫副总司令兼北部防守区司令。
与总统摄于南京
与总统摄于南京

  一九五一年二月改兼南部防守区司令。

  一九五四年调任第二军团司令。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任金门防卫司令官。

  一九五七年五月入美军陆军参谋大学进修,七月任参谋次长兼联合作战计划委员会主任委员。

  一九五八年七月一日任参谋本部作战次长。

  一九五九年七月任联勤总司令,并晋升陆军二级上将。

  一九六三年七月退役,改任考试院铨叙部部长。

  一九六九年以后,任党中央评议委员会委员。

  一九七五年任总统府国策顾问。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三日,因中风逝世于台北荣民医院,享年七十八岁。

  石觉著作有《革命复国之战争作为》、《革命复国之战争组织》、《从军作战记》、《瀛海同舟》等。

相关介绍

 
  战塞外悲平津

  黄埔三期 石觉 口述

  抗战之前,共军已濒临消灭边缘,乃宣称「团结、御侮、取消苏维埃政府及红军,改称国民革命军,接受蒋委员长指挥」。但在抗战期间,共军以「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发展」的策略,利用国军与日寇交战无暇旁顾之时,致力于抢占地盘,扩展军力。抗战胜利后羽毛已丰,竟公然叛乱,破坏统一,阻碍接收,遂演变成戡乱战争。

  一、接收东北

  ㈠从海道北上

  民国三十四年十月二十四日,本军分乘美国第七舰队运输舰队驶离香港,向南海东海黄海渤海海域航进,沿途日军遗留之雷区尚未扫清,所以担任掩护之驱逐舰分队在前引导搜索,清扫航道,击沉若干漂雷,以保航行安全。登陆目标原订为为大连、营口、葫芦岛等港口,后因进入东北受降之俄军借口该等港埠为商用,横加反对,不得已乃于十一月一日改由关内秦皇岛登陆;十一月三日登陆完毕,集结于秦皇岛以北地区。

  ㈡山海关九门口之攻击
石觉
        石觉

  山海关乃我国历史上著名雄关,南临渤海,北接燕山,并以长城之固,雄峰耸峙,扼辽冀咽喉,确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险,为一易守难攻要地。

  共军动态:共军军李运昌部第二旅(旅长丘卓)、第三旅(旅长费文劲)、第三十三旅(旅长张凤阳),配属林彪所属第七师(师长杨果夫),第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旅,共军三万多人,盘据临海榆关角山迄九门口沿长城之险要,企图阻我国军进入东北接收领土主权。此时林彪率四万多人沿辽热边境向东北前进,吕正操率四万多人由山东半岛乘民船在大连登陆。俄军阻止国军在东北登陆,就是要卵翼共军进入东北,给予武器、装备、训练,扩大叛乱力量。

  我军状况:秦皇岛以西北宁铁路沿线桥梁及主要城市,由美国海军陆战队及我九十四军四十三师守护,秦皇岛驻有美军陆战队一营,娘娘庙附近驻有已解除武装之法军一连。共军伪前参谋总长杨得志在其所著书中,指我登陆秦皇岛后逗留不进,意图保存实力,一直等杜聿明到后才前进。此话荒谬透顶,杨得志原为萧克手下一纵队司令员,与我曾在热河平原附近交战,为我对头之一,蓄意损我将德自是不足为怪。近来中共宣称中国抗战由他们领导,厚颜窜改抗战历史,比较起来,杨得志毁蔑我只是小事一椿,不值一提。不过他提到杜聿明,大概是杜被俘后,想藉杜之口以损我,我必须细说从头。

  本军登陆之后,在秦皇岛附近等待弹药及运输工具补充。本军当初换美械时,只领到训练用弹药三个月份(枪弹三百多万发,其余照比例数领到),美军承诺作战时弹药另行分发。在贵阳训练时已将训练用弹药用去三分之二。历经反攻丹竹机场及梧州等战役,弹药一直未获补充,本军的马匹驼骡都在九龙登船时,缴交军政部办事处。此时非加补充无法机动。当时军队未奉命令或经授权是不得擅自行动的,这时我奉统帅部令到秦皇岛登陆后,还不知为何人指挥,当然不知何时何处及如何行动。嗣后,自北平领到马骡千余匹,并由美军拨到卡车数十辆,机动装备勉可敷用,弹药则因口径关系,无法取得。我军原用步枪口径为七九,改美式装备后所用为三○口径之M1A1步枪。因此我军不是在秦皇岛附近逗留,而是根本动不得。这是内在实际问题,局外人无从了解。东北作战指挥官原先据说是由作战经验丰富的关麟徽将军出任,后由杜聿明将军担任,这二人与我都来自同一个师,我对其非常了解。杜从未参加过长期剿共,八年抗战除参与昆仑关及援缅之役外,其余时间均在昆明,缺乏实战经验,军事素养不够。就统兵才干来说,杜担任军长师长还能称职,作为大军指挥官,则显然不是材料。作战指挥僵化死板错误百出,统御方面私心自用。调到东北的七个军中,只有两个军与他处得还不错,其余五个军与他都弄不好。以七十一军八十八师师长胡家骥(军校六期)及二十五师师长刘世懋(军校四期)去职之事为例:胡师长能力甚强,作战经验丰富,临时归廖耀湘指挥;廖对其部署干涉太多,涉及细节,胡只说二句「请司令官不必费心」,廖报告杜聿明,杜即刻将胡师长撤换,以非带兵作战出身干军需的同乡韩增栋充任,以致战力大受影响,而在四平溃灭。二十五师师长刘世懋忠厚木讷,他在部队甚久,上下和睦,杜认为他能力不行,将之撤换,又改派与此部队毫无关系的同乡李正谊担任师长,结果在辽东半岛亦遭覆灭,李正谊被俘。国家多难之时,总有些人弄权误国,实在令人扼腕。

  十一月五日起,军以八十九师推进到七星寨、疙疸岭、东峯顶山,交界河、安民寨间地区;第四师推进到王庄、古城、红瓦店、圣水、徐家庄间地区,对山海关方面搜索警戒。五十四师推进到长桥岭、大李庄、高树沟、大旺庄间地区,对九门口方面搜索警戒。准备尔后之行动,并掩护后续兵团登陆。八十九师到达指定位置后,在疙疽岭、胡家套等处与共军连续多日发生局部战斗。有一美军年轻军官于此时驾吉普车载一名女子闯出警戒线游览山海关,遭共军机枪射击倾覆道旁,男女狼狈逃回,汽车被共军掳走,该车上有「Thirteenth Army」英文字样,共军竟用此空车大肆夸大宣传(攻克山海开后该车仍被截回),实则只是该年轻少尉军官一项冒失的消遣而已。

  后续部队五十二军于十一月十三日登陆完毕,本军奉令为进入东北之先锋部队。十一月十五日下达以下命令:

  一、共军情(略)

  二、军定于明(十六)日拂晓起以主力向山海关,一部向九门口攻击,突破当面之共军阵地,压迫共军于渤海海滨而歼灭之。

  三、第八十九师展开于黑江店、胡家套、柴家沟之线,于明(十六)日晨六时三十分起,向临榆城、角山之线攻击,重点保持在左翼。突破当面之共军阵地后,与五十四师联系,压迫共军于海滨歼之。

  四、第五十四师展开于响水、苇子峪、查家湾之线,于明(十六)日晨六时三十分起,向九门口攻击,突破当面之共军阵地后,进出龙家庄之线以东,截断共军退路,与八十九师联系,压迫共军于海滨而歼灭之。

  五、第四师以一部展开于单家庄、五里台之线,于明(十六)日晨六时三十分起,向临榆及其以南之长城线攻击,突破当面之共军阵地后,联系八十九师,压迫共军于海滨而歼灭之。主力为军预备队,在八十九师右翼后方,沿通至临榆的公路推进。(余略)

  十六日晨各部队依命令发起攻击,九时八十九师攻占角山地形要点;第四师攻估临榆城,五十四师攻占九门口。共军利用长城天险顽强抵抗,均被击破。共军狼狈向东逃窜,此历史上之雄关遂为我军完全攻克。下午五时,八十九师到达崔家庄、红场子、刘八湾之线,五十四师到达朱家店、常家沟、李家堡之线,第四师到达徐家庄、巫家庄,孙家庄之线,占阵宿营。十七日向东追击,攻克中前卫,十八日攻克绥中城,方由五十二军超越本军,继续向兴城追击。攻下山海关时,我军捕获两名俄国兵,这两人据称系来城观光,恰逢战事发生,躲入掩体而被搜出。

  枪炮声刚停,久受敌伪奴役的临榆城同胞,风起云涌高举国旗,奔向郊外欢迎国军,其欢欣鼓舞之情感人肺腑。我率领军队通过此历史名城,踏入沦陷异族十四年的东北国土时,是我有生以来最感痛快之事,也是一个军人一生之中难得几回遇到之盛事,最值得我回忆纪念的一天。

  ㈢令人不解的长官

  十六日晚九时许,部队已占阵宿营休息,杜长官突来电话称,明日需行军一百四十里,今夜贵军应再前进八里,我回答说:「夜间移营,需重行部署守备,配备警戒,构成新通信网,更需重行侦察,分配,设备营舍,非三、四小时不办,不如让部队充分休息,明日提早一小时出发,多行八里毫无问题。」彼虽同意我之建议,但又说:「明晨将部队集合于公路上,我要阅兵。」

  事我无法相拒。翌日上午阅兵训话耗掉三小时,直至九时先头部队才出发。既有急行军需要,就不能作形式上的阅兵;若要阅兵,则不能作长程行军,道理显然,决无两全之可能。而十七日之前进部署更为可笑,五个师不区分纵队,壅塞于一条公路上行进,行军顺序且破坏两军建制,由二十五师走在前面,第四师、八十九师、五十四师走中间,第二师走后面。杜长官又说,二十五师若遇敌,立即让开,由十三军攻击。不论「战斗纲要」或「大军统帅」中都规定师的前进要分若干纵队,如此行进搜索警戒掩护才能确实,展开容易,才能应付突发状况。当时五个师挤在一条公路上行进,长径至少五十公里,建制混乱,只走了八十里,午夜时不得不在陡坡台路旁宿营。当时骡车汽车大车绞在一起,何军何师分不清楚,而我军所处之地,左为燕山,右为渤海,只三十里宽的狭长走廊。如果那时林彪有种,获知情报,对此长大,建制及秩序又这样紊乱的行军纵队,来个侧击,后果眞是不堪设想。从上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