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626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萤火虫 (2011/1/19 21:13:30)  最新编辑:萤火虫 (2011/1/19 21:13:30)
《一辈子暖暖的好》
拼音:yí bèi zǐ nuǎn nuǎn de hǎo
同义词条:一辈子暖暖的好
  大四最后一个学年,女生孟缇遇到了两件事情,一是认识了新老师赵初年;二是青梅竹马曾经爱慕的大哥郑宪文回国。孟缇出身良好,父母都是学校的教授,还有一个大她十二岁的兄长。她漂亮大方,性格开朗,赵初年对她非常有好感,两人慢慢接近,很快就熟悉起来;而郑宪文对这段关系并不以为然,他认为赵初年接近孟缇是别有用心。
  

图书信息

  书 名:一辈子暖暖的好
《一辈子暖暖的好》
《一辈子暖暖的好》

  原 名:明珠

  作 者:皎皎

  出 版 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1-1

  字 数: 461000

  开 本: 16开

  I S B N : 9787539934242

  定 价:¥45.00
  

内容简介

  大四最后一个学年,女生孟缇遇到了两件事情,一是认识了新老师赵初年;二是青梅竹马曾经爱慕的大哥郑宪文回国。

  孟缇出身良好,父母都是学校的教授,还有一个大她十二岁的兄长。她漂亮大方,性格开朗,赵初年对她非常有好感,两人慢慢接近,很快就熟悉起来;而郑宪文对这段关系并不以为然,他认为赵初年接近孟缇是别有用心。

  孟缇和赵初年慢慢疏远,直到赵初年救她于危难,随后的一系列事件让两人愈发亲密。孟缇逐渐爱上了赵初年,也渐渐发现,赵初年虽然对她极尽温柔,但两人的感情却不是一回事。

  大四下学习,孟缇出国探望父母和兄长,却得知父母不打算让她回国。赵初年知道,极为震惊。

  等到回国答辩时,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逐渐发生,孟缇才知道自己的人生完全是无数个骗局组成,她被锁在套子里,不论是家人还是从小照顾她的郑宪文,都骗了她。

  读《一辈子暖暖的好(套装上下册)》,仿佛身处一个偌大的人生舞台,亲情与爱情,自述和他说,扑朔迷离。各色各样的人物和线索最终汇聚在一起的时候,拼凑出的那幅画卷,不禁让人松了口气。他的迷惘,她的忐忑,不过是爱情给予每个人的历练罢了。所幸他们安然度过,从此岁月静好。
  

作者简介

个人信息

  皎皎,毕业于某着名大学理科专业。平素好读书,不求甚解,悟得只言片语即足。居陋室,不求闻达,唯好上网挖坑、灌水。

作者自白

  我知道,我需要用一把心灵的铁镐去挖掘,向纵深挖掘,直到时间的潮水覆没我的头顶。
  

出版作品

  《君子一诺》、《风起青萍》、《长暮》、《不双》、《如失如来》、《一辈子暖暖的好》、《请继续,爱我到时光尽头》等。
  

编辑推荐

  《一辈子暖暖的好(套装上下册)》:稀有RH背后,隐藏着一个不能诉说的秘密,在时光进化的过程中,触动人心的不仅仅是爱情,他和她想要的,只是在平凡岁月中静静相守。

  让童话世界变成“楚门的世界”。

  当伊甸园遭遇裂痕。

  所幸他一直陪在身边,

  莫失莫忘,不离不弃。

  他们的命运,就在打击和分离中越缝越紧,

  深入他们的灵魂,令他们成长,直至老成传奇。
  

媒体推荐

  每个人都有故事,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里也会掀起一些你意想不到的波澜。我想表达的就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爱恨的存在总有它的理由。

  ——皎皎
  

精彩评论

  心中的那份温暖

  ——评《一辈子暖暖的好》

  读到这篇文的时候,它还叫做《明珠》。我想,果然是文如其名,无论文字还是作者,都是皎若明珠——盈盈流转的光亮,在暗夜中,令人觉得温暖而惬意。

  读完之后,却又是另一番感慨,一个挥洒数十万字的故事,无论是角色,或者情感,均于微雕处,见大构架。

  最出彩的无疑是范夜的存在——这是条神秘的暗线。

  范夜,这个一直牵连着赵初年和孟缇的人物,以一种文学作品的方式若有若无地存在着。范夜所写的那些小说,虽然只是截取片段,仍可见用词遣句都分外的瑰丽和工整,有些近乎意识流的风格,又有几分古朴的、纯净的感觉。

  我记得其中的一句话,“我躲在桌子底下,看着外边走过的人和事,我的世界,只是……”这些文字烙着强烈的个人感情,我可以肯定,这大概又是皎皎所创造的、又或许是她所突破的全新风格。

  除此之外,作为爱情小说,层出不尽的细节描写也叫人觉得欣喜,好像身临其境。如中游乐园的场景、摩天轮、万里碧空,又如少女的心思、年轻男人的目光,大概会让每个恋爱过的人都会心一笑。事实上,全书仿佛是个小小的宝库,像这样挖掘出的甜蜜,比比皆是,掩卷的时候,只觉得嘴角都是微笑,仿佛历经一场爱情盛宴。

  读了作者一路写来的文,从聪慧的物理系女生,到虎虎生威的女记者,或是异国他乡的工程师,又或是为了一幅画而奔走的高材生,每一个场景,每一个主角,都是真实而不同的的。作者是一个舞台剧的导演。她的笔下,舞台的背景在变化,故事的构架在变化,然而只有一样东西没有变。那是一种近乎透明的精神气质,这种气质当中,我们看到的主角,她或者他换了种种的华服,或高挑或英俊或美丽,可只有骨子里的一种风骨是不变的——许是强硬,许是高贵,又或许只是浅浅流转的,一种温和的美丽感情。

  《一辈子暖暖的好》终究还是一篇讲述美丽爱情的文。皎皎笔下的孟缇和赵初年,同样的固执,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有着性格缺失。他们就像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缺陷和与生俱来的小小阴暗心思。他们虽然历尽千帆,经历了许多波折,但最终仍是坚定了心意,携手同行,终此一生不会再放开。这仿佛是一种启示——感情能治愈很多伤口,也能将原本阴暗沉晦的色泽一点点地调亮,直至温暖饱和。这是生活在精钢水泥中的人们所匮乏的一种坚持,对爱情的坚持,对未来的坚持,对勇敢的坚持。

  读完全文,忽然想到:跟着孟缇的足迹,最远曾到过酷寒的新疆与荒败的古城,那么最近的地方呢?

  ——其实,是在彼此的心里,留下的淡淡温暖。
 

  温暖的感动

  ——花海一粟

  读过之后最大的感觉就是温暖。

  两个人的因为小时候的生活环境只有彼此可以依赖,也许这就是赵初年如此执着寻找赵知予的原因吧。在不安定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虽然适应能力很强,可内心的温暖不是随便可以得到的,在他的心理,也许只有年幼的知予可以令他心安,不用满身防备,那是一种谁都无法替代的温暖。对于赵初年对待孟缇的爱,还真是后知后觉,因为从开始就知道不是亲妹妹,也许刚刚开始调查孟缇的时候就已经爱上她,只不过自己在亲情与爱情的河里沉溺了太久,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爱情。无微不至的关怀,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的无奈的请求,小心翼翼的讨好,还有那令人吃惊的坚持十六年的寻找等等,是让人无法忘怀的温暖。

  对于孟缇,这个聪明,快乐,单纯和善良的女孩,突然出现的赵老师不知不觉的走近她的生活,影响她的生活,搅乱她的生活,观察她的生活,远离她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经历成长的蜕变,找回了亲人,明白了爱情,调查身份,最后释怀,这些对于一个年轻女孩来说是一种一生都不会忘记的经历。

  对于郑宪文,从开始的愧疚到习惯到爱情,也是一种成长,他有他的无奈和痛苦,然而就是太老成,有些事情太清楚,反而太迷惑,得不到自己最想要的,就像他得不到孟缇的爱。也许他爱的再深一点,也许会是另外一个结局。

  再就是书的其他背景,范夜,赵家的恩恩怨怨,在这几个人的亲情爱情交叉,形成了所呈现给我们的纷纷绕绕。
  

图书目录

  上部
  第一章 孟缇
  第二章 家宴
  第三章 逆旅
  第四章 旧书店
  第五章 南浦
  第六章 蒙尘
  第七章 伤痕
  第八章 白雁
  第九章 车祸
  第十章 丁雷
  第十一章 距离
  第十二章 意外
  第十三章 月夜
  第十四章 暗潜
  第十五章 愧疚
  第十六章 迷宫
  第十七章 叹息
  第十八章 温暖
  第十九章 出院
  第二十章 应城
  第二十一章 古寺
  第二十二章 暂别
  第二十三章 团圆
  第二十四章 惊雷
  第二十五章 归来
  第二十六章 辗转
  第二十七章 玫瑰
  第二十八章 沉寂
  第二十九章 秋千
  第三十章 谢聪
  第三十一章 孤独
  第三十二章 毕业
  第三十三章 暴雨

  下部
  第三十四章 无声
  第三十五章 昌河
  第三十六章 孟徵
  第三十七章 程璟
  第三十八章 古城
  第三十九章 回忆(上)
  第四十章 回忆(下)
  第四十一章 重逢
  第四十二章 雪重
  第四十三章 雨夜
  第四十四章 策马
  第四十五章 归来
  第四十六章 波折
  第四十七章 谈判
  第四十八章 提醒
  第四十九章 赵家
  第五十章 试探
  第五十一章 晚宴
  第五十二章 礼物
  第五十三章 维谷
  第五十四章 转身
  第五十五章 开学
  第五十六章 对抗
  第五十七章 拾遗
  第五十八章 失落
  第五十九章 破冰
  第六十章 消融
  第六十一章 乐章
  第六十二章 拼图
  第六十三章 筹谋
  第六十四章 真实
  第六十五章 拥抱
  第六十六章 表白
  第六十七章 传奇
  

精彩摘录

  第一章 孟缇

  九月的一个晚上,刚下了一场秋雨,天气微凉。天空是深深浅浅的墨色,好像扯开的一袭华丽的幕布。夜色中,教学楼灯火通明,大扇大扇的玻璃窗带着让人震惊的亮度,远远看去,好像缀在幕布上的宝石,华美而瑰丽。略带潮湿的水汽扑进三楼走廊尽头的阶梯教室,与两百多人呼出的气体奇妙地融合在一起,再混合着说话声、呼吸声、书页翻动的声音,就组成了大学教室里最基本的氛围。

  大教室爆满了,人头一个挨着一个,几乎找不出空位。对这门叫现代文学赏析的选修课而言,这个出勤率高得简直让人可怕。

  相对身边热血沸腾的同学们而言,数学系大四女生孟缇十分镇定且疲惫地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虽说新学期开学才两个星期,但她这么勤奋的人自然不会觉得这段时间很轻松。昨天晚上写完了作业,她又捞起了刚买的小说看起来,一看就是三个小时,凌晨两点才睡下。她今天白天昏昏欲睡,终于熬完了想回去睡觉,结果被同班同学兼室友王熙如死拉活拽地扯到教室里上选修课。

  王熙如用“你这个人真是令人发指”的眼神看着孟缇,然后拍拍她的脸,用严厉但只有身边人可以听到的声音指责她,“睡啥?起来!你平时不都是很认真的吗?”

  孟缇还是趴在桌上,只是把面对桌子的脸朝右转了九十度,有气无力地说:“不是还没上课吗?搅人清梦是不道德的行为,老师来了再叫我——”

  王熙如的手臂从她脖子后绕过去,捉住她的脸,强行把她的头扳起来面向讲台,“老师已经来了,自我介绍这个环节都过去了。讲台上有这么个大帅哥上课,你居然睡得着?老师看了你若干眼了,你居然一点自觉性都没有,真是匪夷所思。”

  时间果真是“逝者如斯”,孟缇才趴着睡了没几分钟,居然都上课了。她揉揉眼睛,顿时挺直了腰板,换上标准的正襟危坐的姿态。这虽说是无关紧要的选修课,但毕竟是第一堂课,坐在教室第五排的中间位子睡觉,自然是引人注意的。受良好家教影响,尊敬师长的观念深入骨髓,孟缇对大学的课程有一种微妙的态度——实在没办法上课也就罢了,一旦坐在教室里,就要好好听课。

  果不其然,讲桌前还真有一个穿着白衣长裤,面如冠玉、身段修长匀称宛如模特的年轻男人站在那里。他站得笔直,用低沉悦耳的声音照本宣科。

  “按照现代文学史家的观点,整个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是发展的第一期。新文化运动之后,鲁迅的小说集《呐喊》、《彷徨》和郭沫若的诗集《女神》问世。这些作品成为现代文学的奠基石,而鲁迅、郭沫若则成了现代文学的奠基者……”

  他手里拿着厚厚的课本,三分之二的时间在看书,剩下三分之一的时间则看着课堂。孟缇单手支着头盯着他看的时候,他清亮的眸子也恰好扫到她身上,幽深如海,转眸间闪过一丝光彩,透露出某种微妙但细究起来找不到痕迹的信息,让人恍惚有种错觉,好像他眼底只有她一个人。

  “我说他在看你吧,”王熙如趁机低语,“就这个眼神,你睡觉的时候,他看了你好几回了。他大概是才到新学校当老师,面子薄,不好意思叫醒你。”

  “你怎么也现在才叫我?”

  王熙如摸了摸下巴,“我推了你两次,你不醒啊。”

  孟缇对帅哥其实是有免疫力的,但再怎么克制,惊艳之色还是不知不觉地流露出来。她侧头低声问:“他叫什么名字?文学院还有这样的老师?为什么以前从没见过?”

  言谈间,孟缇眼角的余光看到老师转过身去,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上刚刚提到的两个名字。他身材修长,肩膀宽阔,腰身紧致,有着一双笔直的长腿。孟缇盯着他的背影想,长得太好真是罪恶啊。

  “他刚博士毕业,才来咱们学校,自然是第一次上现代文学赏析这门课。”王熙如指了指黑板的一角,“看来你还是没睡醒,黑板上不都有吗?赵初年赵老师,仔细看。”

  黑板上果然写着他的名字、办公室电话、电子邮箱等。孟缇赞赏地看着那漂亮的粉笔字。那字显得风流倜傥、挥洒自如,明显是练过的,也许还练过多年,颇有欧体风格,阿拉伯数字和英文字母也写得相当不错。不过作为一个选修课老师而言,他留给学生的信息太多了。对选修课这种无关轻重的课程,大家关心的只是考试问题。

  课已经开始了十分钟,孟缇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听课。可他讲课的质量跟他出色的外表几乎成反比,基本上是照着课本念一念,连简单的抑扬顿挫都没有,就跟现代文学本身一样枯燥。若不是那完美的音色还有一定程度的吸引力,只怕教室里的一半人都要睡着了。

  文学这种科目,喜欢的人自然会用心,用整个灵魂去爱;不喜欢的,怎么灌输都是无用的。

  好不容易熬了一个多小时,眼见即将下课,孟缇倒是振作了一点精神。

  赵初年环顾教室一圈,走到讲桌后方,站在黑板前放下课本,从桌上拿起另一份文档模样的东西,从厚度和模样判断,那是名册。他这个举动让每个同学都异常吃惊,因为一般来说,老师都是在上课前点名,他居然反其道而行之。

  坐在前排的某个女生高高举起手,大声问:“老师您是要点名吗?”

  “对。”

  教室里有了轻微的骚动,赵初年于是露出让人如沐春风般的微笑,化解了本来可能引发的说话浪潮。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叩了叩桌面,示意同学们保持安定,然后不紧不慢地开口,“我点名,不是为了记同学们迟到,只想认识大家。在我看来,认识我的每个学生都是有必要的。我看过名单,你们基本上是理工科的学生,也许对文学欣赏这样的课程没有兴趣,我完全能够理解。但这并不是重要的选修课,期末也是开卷考试,只要大家会翻书就能过,所以大家不必担心。”

  王熙如摇摇头,感慨地叹息,“就算是选修课,这老师也当得太轻松了。”

  “更轻松的老师也不是没有。”孟缇笑了笑,支着头看着讲台上的那个人。

  时间掐得正好,他点完了名,下课铃声准时响起。王熙如回实验室继续忙她永远忙不完的数据,孟缇觉得时间还早,可以在教室里上会儿自习再回家,于是没挪位子,只是把桌上的课本从《现代文学欣赏》换成了数学专业书。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