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8809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小白不白 (2011/1/19 20:43:48)  最新编辑:小白不白 (2011/1/19 20:43:48)
《五经正义》
拼音:wǔ jīng zhèng yì
同义词条:五经正义
 
《五经正义》
《五经正义》
  《五经正义》是唐代颁布的一部官书。五经指五部儒家经典著作,即《诗》(《诗经》)、《书》(《尚书》、《书经》)、《礼》(《礼记》)、《易》(《周易》)、《春秋》。汉武帝时,朝廷正式将这五部书宣布为经典,故称"五经"。唐太宗下令召集当时一些著名的儒士共同撰修《五经正义》,因国子祭酒孔颖达年辈在先,名位独重,故由他负责此事。《五经正义》撰成于贞观十六年(642年),后又经马嘉运校定,长孙无忌于志宁等再加增损,于唐高宗永徽四年(653年)颁行。
  

作者介绍

 
孔颖达
孔颖达
  孔颖达(574—648),字仲达,冀州衡水(今河北省冀县,一说衡水县)人,唐代著名经学家、教育家,生于隋唐之际的官宦之家。据《旧唐书·孔颖达传》记载,其“八岁就学,日诵千余言。及长,尤明《左氏传》、《郑氏尚书》、《王氏易》、《毛诗》、《礼记》,兼善算历,解属文。同郡刘焯名重海内,颖达造其门,焯初不之礼,颖达请质疑滞,多出其意表,焯改容敬之。颖达固辞归,焯固留不可,还家,以教授为务。”可见在其年轻时就以显露山众的才华,并在经学研究和教育等方面早有实践的经验。这些均为其日后在学术上逐渐成熟和发展打下深广的基础。“隋大业初,举明经高第,授河内郡博士。时煬帝征诸郡儒官集于东都,令国子秘书学士与之论难,颖达为最。时颖达年少,而先辈宿儒耻为之屈,潜遣刺客图之,礼部尚书杨玄感舍之于家,由是获免。补太学助教。属隋乱,避地于武牢,(唐)太宗平王世充,引为秦府文学馆学士。武德九年(626)擢授国子博士。贞观初,封曲阜县男,转给事中……六年(632)累除国子司业。岁余,迁太子右庶子,乃兼国子司业。与诸儒议历及明堂,皆从颖达之说。又与魏征撰成《隋史》,加位散骑常侍。十一年(637)又与朝贤修订《五礼》,所有疑滞,咸谘决之。书成,进爵为子,赐物三百段。庶人承乾令撰《孝经义疏》,颖达因文见意,更广规讽之道,学者称之。……十二年(638)拜国子祭酒。仍侍讲东宫。十四年(640)太宗幸国学观释奠,命颖达讲《孝经》,既毕,颖达上《释奠顷》,手诏褒美。……先是,与颜师古、司马才章、王恭、王琰等诸儒受诏撰定《五经》义训,凡一百八十卷,名曰《五经正义》。太宗下诏曰:‘卿皆博综古今,义理该洽,考前儒之异说,符圣人之幽旨,实为不朽。’付国子监施行,赐颖达物三百段。……十七年(643)以年老致仕。十八年(644)图形凌烟阁,赞曰:‘道光列第,风传阙里。精义霞开,辞飙起。’二十二年(648)卒,陪葬昭陵(太宗墓)。赠太常卿。谥曰宪”。
 
  孔颖达一生主要从事学术研究和经学教育,将毕生的精力都献给了隋唐时期的文教事业。从乡村儒师、河内郡博士、太学助教、文学馆学士、国子博士、国子司业,一直到国子祭酒,他经历了从一般学者、教师到教育家、到教育界主要行政长官的所有主要的阶梯,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教育实践家。在学术研究方面,孔颖达重点在经学,也旁及史学、天文历法和文学等,是个博学大家。在经学中,孔颖达又以《礼》、《春秋》和《易》的研究为主,兼及其他各经,在学术界有较高的水平和声望。早年,他思想活跃,在刻苦钻研的同时善于向前辈请教,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研究风格,有了相当的地位和名誉。到了晚年,他奉诏主持《五经正义》的编撰工作,主要是因为其年劭望尊,作总合编审的工作,在学术上的进取和贡献已不如早年。《五经正义》编成后,唐太宗虽给予很高的评价,并欲施行。但有太学博士马嘉运撰文,“驳正其失,至相讥诋。”主要指出《五经正义》“颇多繁杂”,还有类似“彼此互异”,“曲徇注文”,“杂引谶纬”,甚至沿袭隋人旧说,不作甄别等问题。据说当时诸儒观之,“服其精,”“亦称为允当。”因此,“有诏更令裁定,功未就。”永徽二年(651,孔颖达死后3年),朝廷诏中书门下与国子三馆博士、弘文馆学士考正之,于是,尚书左仆射于志宁、右仆射张行成,侍中高季辅就加增损,书始布下。”可见,《五经正义》流传全国,在各级学校和民间发挥作用,作为科举考试的标准,已是孔颖达死后之事,约在永徽四年(653)。对孔颖达本人来说,这真可谓终身憾事。虽然,在编撰中曾出现过不少疏漏,可作为儒学发展史上的重要环节和集大成之作,它仍是前无古人,有重要历史地位的。不仅对唐代文化、思想、哲学、教育、伦理、社会舆论等的发展变化起过一定的作用,也对后世产生重要的影响。据皮锡瑞《经学历史·经学统一时代》说:“由唐至宋,明经取士,皆遵此本。”在现有的《十三经注疏》中,唐人注者虽仅有唐玄宗御注《孝经》一种,但注疏则唐居其九,约占70%,而且多为孔颖达领衔定稿,在史料的全面和见解的新异上也有一定特色,特别是大胆地吸收引进了魏晋南北朝以来一些玄学知识分子注经的成果,促使经学研究更加活跃和深入。
 
  孔颖达是典型的儒家学者,在政治思想和哲学思想上以传统儒学为主,在《周易正义》中,他主张忠君、尽孝、正己、利民。认为用礼来维护唐王朝的统治是非常必要的,纲常伦理是天经地义之道。当然,孔颖达的思想也有时代特点,唐初严厉打击了豪门势力,寒素人才得以通过科学考试进入仕途。他用《尚书》中任用贤才的思想加以发挥,指出“贤人尽用,则万国皆安宁也。”如此,便能“近者悦,远者来”,出现“在野无遗逸之贤”的盛世景象。和隋唐由分裂走向统一的形势相一致,孔颖达的学术及教育思想有综合与兼容的特点,为唐代经学的集大成和走向统一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而且,从儒学经典的发展趋势上看,自孔颖达选择注疏《五经正义》始,经学也朝着简明和实用的方向发展,如在“礼”经中,他取实用具体的《礼记》,而不取难懂、烦琐的《周礼》和《仪礼》;在“春秋”经中只取简明生动的《左传》,而放弃曾经占据统治地位的《公羊传》和《谷梁传》。这对唐以后学风由谈玄转向务实,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时代背景

 
  自东汉末年以后,战乱四起,儒家经典散佚,文理乖错。
 
  魏晋南北朝时期,国家长期分裂,经学也逐渐形成了"南学"、"北学"之争。再加上儒学内部宗派林立,各承师说,互诘不休,经学研究出现一派混乱局面。隋唐建立以后,为了统一的封建政权的政治、思想、文化建设的需要,亟需整顿混乱的经学,由朝廷出面撰修、颁布统一经义的经书。唐太宗下令召集当时一些著名的儒士共同撰修《五经正义》,因国子祭酒孔颖达年辈在先,名位独重,故由他负责此事。  

内容概述

 
《五经正义》
《五经正义》
  《五经正义》撰成于贞观十六年(642年),后又经马嘉运校定,长孙无忌、于志宁等再加增损,于唐高宗永徽四年(653年)颁行。《五经正义》的卷数,因版本不同,说法亦各异。目前流行的说法是180卷,其中《毛诗正义》40卷,《尚书正义》20卷,《周易正义》14卷。《礼记正义》70卷,《春秋左传正义》36卷。另据《四库全书总目》:《毛诗正义》40卷,《周易正义》10卷,《尚书正义》20卷,《礼记正义》63卷,《春秋左传正义》60卷,共193卷。据《十三经注疏表》(宋绍熙年间黄唐合刊):《毛诗正义》70卷,《周易正义》10卷,《尚书正义》20卷,《礼记正义》63卷,《春秋左传正义》60卷,共223卷。现在由中华书局排印的重刊宋本《十三经注疏》,其卷数与此表同,此书附有清阮元撰的校勘,易于读者理解掌握,为目前最佳版本。
 
  《五经正义》为经学义疏的结集。由于经书成书年代早,文字多晦涩难懂,记事又简略不详,给后人学习带来不少困难。于是为经书作传、注之风便盛行起来,常常一部经书就有各执一说的多家传、注。《五经正义》就是要从中选出比较好的注本,摒弃其余杂说,对前代繁杂的经学解释进行一番统一整理。又因前代注本也有难解之处,所以《五经正义》便依据传、注又加以疏通解释。可以说,《五经正义》是一部典型的以疏解经的著作。
 
  《诗经》是中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汉初传诗的有齐、鲁、韩、毛四家。齐、鲁、韩三家为今文经学,被朝廷立于学官,设博士。《毛诗》出现较晚,是古文经学,至东汉章帝时才得立于学官,其主要著作为《毛诗故训传》30卷,此书为历代古文经学家所推重。东汉兼通今古文经学的经学大师郑玄撰有《毛诗传笺》,为《毛传》作注。《郑笺》以宗毛为主,但也并非全部申毛说。其时,他已完成《礼记注》,故为《毛传》作笺时,常用《礼》注《诗》,还用自己的观点注《诗》,阐明《毛传》中不明确之处,或用三家说申毛说,或用三家说难毛说。书成之后,影响颇大,《毛诗》地位日益稳固,"三家诗"逐渐走向衰微。由于《郑笺》与《毛传》多有异同,经学界或申郑难毛,或申毛难郑,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南北朝时,北朝兼崇毛、郑;南朝崇毛,但郑、毛之异同也是争论的热点。孔颖达等撰《五经正义》时,调和毛郑两家之说,作为《诗经》的注。又用刘焯《毛诗义疏》、刘炫《毛诗述义》为底本,再加疏解,撰成《毛诗注疏》,即《毛诗正义》。
 
《周易正义》
《周易正义》
  《周易》本是卜筮之书,充满迷信色彩,汉代逐渐寝流于谶纬。三国时魏国的著名玄学家王弼乘其极敝而攻之,作《周易注》。书中革除汉儒利用"五行"比附人事,以"互体"、"卦变"来牵强附会、"按文责卦"的弊端,注重领会和把握《周易》中所包含的根本义理。他还用《老》解《易》,以玄理统易理,利用注《周易》而阐发玄学思想,使《周易》面貌为之一新,远远高于汉儒解《易》的水平。故唐代撰《五经正义》时,认为王弼的注"独冠古今",选用其作《周易》的官定注本。王弼的《周易注》中包括《经》的部分,即六十四卦的卦爻辞,另有《传》的《文言》、《彖辞》、《象辞》三部分。其余《系辞》、《说卦》、《序卦》、《杂卦》四部分由晋人韩康伯继承王弼思想而续注,这一部分韩注被合于王弼注中,收入《周易正义》中。
 
  《五经正义》为《尚书》选取伪孔安国传为正统注本,遭到后代学者非议。汉初,社会上通行伏生传《尚书》29篇,为《今文尚书》。汉武帝时,又从孔子故宅壁中发现《尚书》,由孔安国整理献出,为《古文尚书》。魏晋之际,《古文尚书》亡佚。东晋元帝时,豫章内史梅赜奉上孔安国的《尚书传》及《古文尚书》58篇,其中有33篇与《今文尚书》大致相同,另多出25篇。在当时无人怀疑其真实性,至唐代修《五经正义》时也自然选其为正统。至清代,已考定《尚书传》与多余的25篇《尚书》均为伪造。《尚书正义》中经的部分即包括与《今文尚书》相符的33篇和伪造的25篇,传文即是伪造的孔安国的《尚书传》。故经学家多认为据伪传疏解的《尚书正义》不足取。
 
  《礼记正义》选用东汉郑玄的《礼记注》。《礼记注》内容详实,素为儒士所重,许多人为其疏义。至唐初,尚存有皇侃、熊安生二家。唐修《礼记正义》,以皇侃的义疏为主要底本,以熊安生的本子补其不足之处。
 
《五经正义》
《五经正义》
  西晋杜预在刘歆、贾逵等前人解释的基础上,撰《春秋经传集解》30卷,将《春秋》经文按纪年配合于《左传》前面,并为之作注,是现存最古的《左传》注本。至唐修《五经正义》,以《集解》之注再加疏解,成《春秋左传正义》。
 
  《五经正义》本着"疏不破注"的原则,疏解时一般不突破原书的范围。如《毛诗正义》对《毛传》与《郑笺》之异同不加评说,对二者的分歧也不判断其是非。《礼记正义》以皇侃、熊安生的疏为底本,每遇与郑注相违之处,《正义》便务申郑说,这就难免有牵强附会、曲从注文之嫌。《春秋左传正义》也是如此,刘炫曾著文批评杜预注的一些错误,对刘炫的驳正,《正义》一概加以否定。这样,承袭原书的某些错误,以讹传讹,或自相矛盾之处就在所难免了。
 
  《五经正义》引用大量史料诠释典章制度、名器物色,又详于文字训诂,为后人研读经书提供了方便。书中包含有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社会习俗等方面的丰富内容,是研究者的宝贵资料。《五经正义》的撰著过程中,采摭旧文,取材广泛,汇集了汉魏、两晋南北朝时期学者的研究成果,故能"融贯群言,包罗古义",在唐代具有很高的权威性。  

教育论述  

教育思想方面

 
  在教育思想方面,孔颖达的主张是有一定特点的,特别在《礼记正义·学记》的注疏中,孔颖达突出强调了“建国君民,教学为先”的传统儒学思想,指出“欲教化其民,成其美俗,非学不可。”告诫统治者在建朝之初必须抓紧抓好教育,如此即可掌握民众的思想,巩固其统治。他根据孔子“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和汉儒董仲舒“性三品”的思想,突出强调了教育在人一生的发展过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通过正统的儒家教育,一个人可以保持天性本然之善,不受外界物欲的干扰和污染。对于上智和下愚教育的作用虽然有限,但对广大民众(“中民”、“群品”),教育则是重要的和必不可少的。这些思想都为初唐经学教育事业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教学方法方面

 
《五经正义》
《五经正义》
  在教学方法方面,孔颖达基本上是继承儒家传统的,即在教学中注重教师和学生如何更加有效地教授知识和接受知识,教学方法是双向的、互相促进的。对教师来说,首先应注重对学生的启发,采取因材施教的方法。他在《礼记正义》中指出:“使人晓解之法,但广开道示语学理而已。若人苟不晓知,亦不逼急牵令速晓也。”对于不同的学生,“师当随才而与之,使学者不甚推抑其义而教之。”但为学者开发大义头角而已,亦不事事使之通达也。”“但开发义理而不为通达,使学者用意思会,所得必深”,耍使学生达到“力不能问,然后语之。语之而不知,舍之可也。”“逼急牵令速晓”是“偃苗助长”;如事事通达是代替学生思考,使之养成思想懒惰的毛病;“不问语之”更甚,会使学生不会思考问题。因此,“广开道示语学理”,“开发火义头角”是点拨学生思考、教给思想方法的正确教法,“引而不发”才能使学生自思自得,领会深刻。至于“随才而与之”是因材施教、个别教学的传统方法,也是古代官方和民间私人教学普遍采用的有效方法,孔颖达在此不过是作了进一步地归纳和强调。第二,孔颖达认为教师要能提高自身的修养,不仅知识要博,而且要深晓义理。他批评当时有些经师“不晓经义,但诈吟长咏以视篇简而已”,甚至“既自不晓义理,而外不肯默然,故假作问难……若已有解之然也”,是一群不懂装懂,误人子弟的庸儒。作为教师应该“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尤其要深晓经义。
  

关于学生的论述

 
  对于学生来说,则首先要尊师重道,他说:“先生,师也。谓师为先生者,言彼先已而生,其德多厚也。自称为弟子者,言其自处如弟子,则尊师如父兄也。”又说“听必恭者,听师长之说宜恭敬也。……请益则起者,益谓已受说而不解了更咨问审之也,尊师重道也。”其所论尊师重道之事虽是教学生尊重师长,以师为父兄,甚至与君并列,亦为提高儒家思想的正统地位,“尊师”只是形式或礼仪,“量道”才是目的或根本。这些论述无疑对后来韩愈作《师说》有着直接的影响和启发。其次,孔颖达认为,学生在学习时要学会分析和验证,要能时时躬行练习。他说:“无可考验之言,勿听受之”,“教学之道,当从时习之。”为学生者不能尽信师、尽信书,而要学会考验分析,经常练习,教师只能启发诱导,欲有所得,还要自己努力。这其中不仅有传统儒学的作法,也有后来各家学者质疑问难的传统。孔颖达早年以勤学博览,质疑问难得到大学者刘焯的赏识,并在学坛上压倒群儒,这当然也是从他的治学教授的实践中得出的经验。第三,学生不仅要学知识,还要加强自身的修养。这种修养主要是注意多做“行德之事”,在平时就注意防微杜渐,以防思想、道德等方面的墮落。他说。“凡所过失,为人所怨,岂在明著大过,皆由小事而起。言小事不防,易致大过。”那么,怎样做才能很好地防微杜渐、加强自身的修养呢?孔颖达认为《尚书》中的“满招损,谦受益”是至理名言。“自满者招其损,谦虚者受其益,是乃天之常道。”可以做为君臣进学修德,处世从政的座右铭。“圣人设教,欲人谦光。已虽有能,不自矜大,仍就不能之人求访能事。已之才艺虽多,犹病以为少,仍就寡少之人更求所益。已之虽有,其忧若无,已之虽实,其容若虚。非惟匹庶,帝王之德亦当如此。”假如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则可至圣至贤,否则便会自取烦乱,乃至灭亡。  

历史评价

 
  总之,孔颖达在隋唐之际是儒家教育思想的重要代表,有着浓重的传统色彩,也有某些学术上的进步和思想上的独到之处。孔颖达概述了《诗》、《书》、《礼》、《易》、《春秋》五经的基本内容,并论述了学习它们的重要意义与作用。他所强调的教学内容仍是儒家的经典。在隋唐儒学恢复统治地位的过程中,他是承上启下、推波助澜的关键人物,不仅将一生都献给了儒家经学的教育事业,还对传统儒学的教育理论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单纯从学术的独创性看,他没有很多超越前人、独树一帜的成果,但就儒学复兴统一和发展的历史来看,其功绩是不可低估的。作为《五经正义》,在集前人研究成果之大成方面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只是在被定为官方统一教材后,变成经院式教条,很快失去其价值和生命力。这是《五经正义》这一代学术宏篇巨制的悲剧,也是孔颖达等封建时代学者和教育家的悲剧。从兼容众家的思想库到后来成为禁锢思想的枷锁,严重地限制了唐以后儒家学术和教育思想的发展,这当然并非孔颖达本人的初衷,是历史的局限。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