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5059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Beckham (2011/1/18 11:33:57)  最新编辑:于归 (2011/4/2 11:41:24)
元英宗
拼音:yuán yīng zōng
同义词条:硕德八剌,格坚可汗,孛儿只斤·硕德八剌,孛儿只斤硕德八剌,睿圣文孝皇帝,格坚皇帝
目录[ 隐藏 ]
  元英宗硕德八剌(Šudibala,1303年2月22日~1323年9月4日),是元朝第五位皇帝(1320年4月19日—1323年9月4日在位),是元仁宗之子。 延祐七年(1320年),仁宗去世,17岁的硕德八剌在太皇太后答己铁木迭儿等人的扶持下登基做皇帝,是为元英宗,改元“至治”。英宗自幼受儒学薰陶,登基后继续推行“以儒治国”政策,颁布了元朝正式法典—《大元通制》,并在宰相拜住、中书省平章政事张圭等的帮助下实施了一些新政。元朝国势大有起色,但新政却触及到了蒙古保守贵族的利益,引起了他们的不满,而且英宗下令清除朝中铁木迭儿的势力,随着清理的扩大化,铁木迭儿的义子铁失至治三年(1323年)夏天趁着英宗去上都避暑之机在上都以南15公里的地方南坡的刺杀了英宗及拜住等人。史称南坡之变。英宗死时只有21岁。英宗死后庙号英宗、汉文谥号睿圣文孝皇帝、蒙古文谥号格坚可汗(Gegeγen Qaγan)。

帝王档案


  姓名  硕德八剌
  庙号  英宗
  谥号  睿圣文孝皇帝、格坚可汗
  陵墓  起辇谷
  政权  元朝
  在世  1303年2月22日—1323年9月4日
  在位  1320年4月19日—1323年9月4日
  年号  至治:1321年-1323年

帝王简介


  元英宗孛儿只斤硕德八剌,又称格坚皇帝,仁宗嫡子。母庄懿慈圣皇后,弘吉剌氏。

  公元1313年生,公元1323年被害身亡,终年21岁。

  英宗自幼学习汉儒典籍,公元1316年立为皇太子,即位时年18岁,次年改元至治

  即位后,他与拥立自己的答己太后和右丞相铁木迭儿的意见相悖,便任命拜住为左丞相,限制铁木迭儿的权力,朝内矛盾加剧。不久,太后与铁木迭儿相继去世,英宗大权在握,遂推行了一系列新政。

  他重用汉儒,颁布《振举台纲制》,举善荐贤、裁汰冗员,轻徭减赋,推行《大元通制》,使国内形势好转。

  英宗崇信三宝,弘扬佛教,下令全国广造寺塔。

  公元1323年,英宗下令清查铁木迭儿的贪污案,事涉许多官员。

  御史大夫铁失为道貌岸然的涉嫌者震恐异常,密谋剌杀英宗。

  同年八月五日夜,英宗偕拜住等从上都返大都,途经上都以南30里的南坡店时,铁失等人设伏袭击,杀死英宗及拜住等同行者,史称“南坡之变”。英宗死葬起辇谷,谥曰英宗睿圣文孝皇帝。

典籍记载


  《元史·英宗本纪》

  英宗睿圣文孝皇帝。讳硕德八刺,仁宗嫡子也。母庄懿慈圣皇后,弘吉刺氏,以大德七年二月甲子生。仁宗欲立为太子,帝入谒太后固辞,曰: “臣幼无能,且有兄在,宜立兄,以臣辅之。”太后不许。延佑三年十二月丁亥。立为呈太子,授金宝,开府置官属。监察御史段铺、太子詹事郭贯等,首请近贤人。择师傅,帝嘉纳之。六年十月戊午,受玉册,诏命百司庶务必先启太子,然后奏闻。帝谓中书省臣曰:“至尊委我以天下事。日夜寅畏,惟恐弗堪。卿等亦当洗心涤虑,恪勤乃职,勿有坠坏,以贻君父忧。”

  七年春正月戊戌,仁宗不豫,帝忧形于色,夜则焚香,泣曰:“至尊以仁慈御天下。庶绩顺成,四海清县。今天降大厉,不如罚殛身,使至尊永为民生。”辛丑,仁宗崩、帝哀毁过礼,素服寝于地,日食一粥。癸卯,太阴犯斗。甲辰,太子太师铁木这儿以太后命为右丞相。丙午,遣使分谳(审理)内外刑狱。戊申,贩通、淳二州蒙古贫民。汰知枢密院事四员。禁巫、祝、日者交通宗戚、大官。

  二月壬(午)[子],罢造永福寺。赈大同、丰州诸驿饥。以江浙行省左丞相黑驴为中书平章政事。丁巳,修佛事。戊午,祭社稷。建彻容殿于永福寺。汰富民窜名宿卫者.给役蒙古诸驿。己末,命储粮于宣德、开平、和林诸仓,以备赈贷供亿。复以都水监隶中书。辛(丑)[酉],太阴犯轩辕御女。平章政事赤斤铁木儿、御史大夫脱欢罢为集贤大学士。壬戌,太阴犯灵台。甲子,铁木这儿、阿散请捕逮四川行省平章政事赵世延赴京。参议中书省事乞失监坐鬻官(买卖官职),刑部以法当杖,太后命苔之。帝曰:“不可。法者天下之公,循私而轻重之,非示天下以公也。”卒正其罪。丙寅,以陕西行省平章政事赵世荣为中书平章政事,江西行省右丞木八刺为中书右丞、参知政事张思明为中书左丞,中书左丞换住罢为岭北行省右丞,丁卯,太阴犯日星。白云宗[总]摄沈明仁为不法坐罪,诏籍江南冒为白云僧者为民。己巳,修镇雷佛事于京城四门。罢上都乾元寺规运总管府。庚午,太阴犯斗。辛未,括民间系官山场、河泊、窑冶、庐舍。壬申,召陕西行台御史大夫答失铁木儿赴阙。以辽阳、大同、上都、甘肃官牧羊马牛驼给朔方(北方)民户,仍给旷地屯种。癸酉,括勘崇祥院地,其冒以官地献者追其直,以民地献者归其主。决开平重囚。丙子,定京城环卫更番法。准王卫汉军岁例。丁丑,夺前中书平章政串李孟所受秦国公制命,仍仆其先墓碑。戊寅,中书平章政事兀伯都刺罢为甘肃行省平章政事,阿礼海牙罢为湖广行省平章政事。铁木这儿以前御史中丞杨朵儿只、中书平章政事萧拜住违太后旨,矫命杀之,并籍(抄没)其家。微政院使失列门,以太后命请更朝官,帝曰:“此岂除官时耶?且先帝旧臣。岂宜轻动。俟予即位,议于宗亲、元老,贤者任之,邪者黜之,可也。”司农卿完者不花言:“先帝以土田颁赐诸臣者,宜悉归之官。”帝问曰:“所赐为谁?”对曰:“左丞相阿散所得为多。”帝曰:“予常谕卿等,当以公心辅弼。卿于先朝尝请海舶之税,以阿散奏而止。今卿所言,乃复私憾耳,非公议也,岂辅弼之道耶。”遂出完者不花为湖南宣慰使。夺僧辇真吃刺思等所受司徒、国公制,仍销其印。

  三月辛巳。以中书礼部领教坊司。壬午,赈陈州、嘉定州饥。爪哇遗使入贡。戊子,太阴犯酒旗土星,荧惑犯进贤。征诸王、驸马流窜者,给侍从,遣就分邑。庚寅,帝即使。尊太后为太皇太后。是夜,太阴犯明堂。壬辰,太皇太后受百官朝贺于兴圣宫。铁木迭儿进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太师。软群臣超授散官者,朝会毋越班次。

  五月辛卯[朔],设大理路白盐城榷税官,秩正七品;中庆路榷税官。秩从七品。置安庆鸿山县、云南宁远州。戊戌,太白经天。庚子,大风,雨雹,拔柳林行宫内外大木二千七百。辛丑,以铁失独署御史大夫事。壬寅,云南行省平章政事忽辛坐杖免。诏中外开言路。置庆元路峰山县,增尉一员。徙安寨县于龙安驿。癸卯,太阴犯房。乙巳,岭北米贵,禁酿酒。戊申,监察御史盖继元、宋翼言:“铁木这儿奸险贪污,请毁所立碑。”从之,仍追夺官爵及封赠制书。帝御大安阁,见太祖、世祖遗衣皆以缣素木绵为之,重加补缀,磋叹良久,谓传臣曰:“祖宗创业艰难,服用节俭乃如此,朕焉敢顷刻忘之!”(略)戊午,真定路武邑县雨水害稼。奉元行宫正殿灾。上都利用监库火,帝令卫士扑灭之。因语群臣曰:“世皇始建宫室,于今安焉。朕嗣登大宝,而值此毁,此朕不能图治之故也。” 钦察卫兵戌边,有卒累功,请赏以官,帝曰:“名爵岂赏人之物。”命赐钞三千贯。

  八月癸亥,车贺南还.驻跸南坡。是夕,御史大夫铁失、知枢密院事也先帖木儿、大司农失秃儿、前平章政事赤斤铁木儿、前云南行省平章政事完者、铁木迭儿子前治书侍御史锁南、铁失弟宣徽使锁南、典瑞院使脱火赤、枢密院副使阿散、佥书枢密院事章台、卫士秃满及诸王按梯不花、孛罗、月鲁(不花) [铁木儿]、曲吕不花、兀鲁思不花等谋逆,以铁失所领阿速卫兵为外应,铁失、赤斤铁木儿杀远相拜住,遂杀帝于行幄(帐篷)。年二十一,从葬诸帝陵。泰定元年二月,上尊谥曰睿圣文孝皇帝,庙号英宗。四月,上国语庙号曰格坚。

  英宗性刚明,尝以地震减膳、彻乐、避正殿,有近臣称筋以贺。问:“何为贺?朕方修德不暇,汝为大臣,不能匡辅,反为谄耶?”斥出之。拜住进曰:“地震乃臣等失职,宜求贤以代。”曰:“毋多逊,此朕 之过也。”尝戒群臣曰:“卿等居高位,食厚禄。当勉力图报。苟或贫乏,朕不惜赐汝;若为不法,则必刑无赦。”八思吉思下狱,谓左右曰:“法者,祖宗所制,非朕所得私。八思吉思虽事朕日久,今其有罪,当论如法。”尝御鹿顶殿,谓拜住曰:“朕以幼冲,嗣承大业,锦衣玉食,何求不得。惟我祖宗栉风沐雨,戡定(以武力平定)万方,曾有此乐邪?卿元勋之裔(功臣后代),当体朕至怀,毋天?(不要辱没)尔祖。”拜住顿首对曰:“创业惟艰,守成不易,陛下睿思及此,亿兆之福也。”又谓大臣曰:“中书选人署事未旬日,御史台即改除之。台除者。中书亦然。今山林之下,遗逸(隐藏山林的读书人)良多,卿等不能尽心求访,惟以亲戚故旧更相引用耶?”其明断如此。然以果于刑戮,奸党畏诛,遂构大变云。

  [相关史料]

  二年春正月,孟享,始备法驾,设黄麾大仗,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出自崇天门。拜住摄太尉以从。帝见羽卫文物之美,顾拜住曰:“朕用卿言举行大礼,亦卿所共喜也。”对曰:“陛下以帝王之道化成天下,非独臣不幸,实四海苍生所共庆也。”致斋大次,行酌献礼,升降周旋,俨若素习,中外肃然。明日还宫,鼓吹交作,万姓耸观,百年废典一旦复见,有感泣者。拜住率百僚称驾于大明殿,执之臣赐金帛有差。又奏建太庙前殿,议行袷帝配享等礼。帝从容谓拜住曰:“朕思天下之大,非朕一人思虑所及,汝为朕服肱,毋忘规谏,以辅朕之不逮(未能办到或想到)。”拜住顿首谢曰:“昔尧、舜为君,每事询众;善则舍已从人,万世称圣。桀、纣为君,拒谏自贤,悦人从己,好近小人,国灭而身不保,民到于今称为道之主。臣等仰荷洪恩,敢不竭忠以报。然事言之则易,行之则难。惟陛下力行,臣等不言,则臣之罪也。”帝嘉纳之。

  时右丞相铁木迭儿贪滥序险,屡杀大臣,鬻狱卖官,广立朋党,凡不附已者必以事去之,尤恶平章王毅、右丞高方,因在京诸仓粮储失陷,欲奏诛之。拜住密言于帝曰:“论道经邦,帝相事也,以金彀细务责之可乎?”帝然之,俱得不死。铁木迭儿复引参知政事张思明为左丞以助已。思明为尽力,忌拜住方正,每与其党密语,谋中害之。左右得其情,乘间以告,且请备之。拜住曰:“我祖宗为国元勋,世笃忠贞,百有余年。我今年少,叼受宠命,盖以此耳。大臣协和,国之利也。今以右相仇我,我求报之,非特吾二人之不幸,亦国家之不幸。吾知尽吾心,上不负君父,下不负士民而已。死生祸福,天实鉴之,汝辈毋复言。” 未几,奉旨往立忠宪王碑于范阳。铁木迭儿久称疾,闻拜住行,将出莅(出任)省事,入朝,至内门,帝遣速速赐之酒,且曰:“卿年老宜自爱,待新年入朝未晚。”遂怏怏而还。然其党犹布列朝中,事必禀于其家,以拜住故不得大肆其奸,百计倾之,终不能遂。《元史·拜住传》

  癸亥,公元1323年八月,御史大夫铁失杀帝于南坡,及右丞相。初,铁木迭儿既夺爵藉产,铁失等以奸党不自安,帝在上都,夜寐不宁,命作佛事,拜住以国用不足谏止之。既而惧诛者夏阴诱群僧,言国当有危。非作佛事大赦无以禳之(驱除)。拜住叱曰:“尔辈不过图得金帛而已,又欲(而)[有] 罪耶!”奸党闻之益惧,乃生异谋。至是,帝自上都南还,驻跸南坡。是夕,铁失与知枢密院事也先铁木儿、诸王按梯不花等谋逆,以铁失所领阿速卫兵为外应。铁失先与前平章政事赤斤铁儿杀右丞相拜住,而铁失直犯禁幄(皇帝居信的帐篷),手弑帝于卧所,时年二十一,诸王按梯不花及也先铁木儿奉玺迎晋王也孙铁木儿于北边。也孙铁木儿者,裕宗之孙,晋王甘麻剌长子也,袭封晋王,仍镇北边。初,王府内史倒刺沙得幸于王,尝侦伺朝廷事机,以其子哈散事丞相拜住,得入宿卫。久之.哈散知铁失欲倾害拜住,遂脱归。是年三月,宣徽史探忒来王邸,为倒刺沙言主上将不利于晋王,由此二人深相要结。八月二日,铁失密遣斡罗思来告曰; “我与哈散、也先铁木儿、失秃儿谋已定,事成推立王为皇帝。”又以告倒刺沙曰:“尔与马速忽知之,勿令旭迈杰得闻也。”于是王命囚斡罗思,遣别列迷失赴上都,以密谋合变。未至,帝遇杀,于是诸王按梯不花及也先铁木儿奉皇帝玺授来迎。《元史纪事本末·晋郧之立》

  公元1322年八月,铁木迭儿死。铁木迭儿自复相以来,恃权宠,乘间肆毒,睚眦之私(很小的个人仇怨),无有不报。帝觉其所谮毁者皆先帝旧人,滋不悦其所为,乃任左丞相拜住,委以心腹。由是铁木迭儿渐见疏外,因称疾不出。及闻拜住奉旨往立其祖安音碑于范阳,将得莅省事。入朝,至内 [门]。帝闻其来,遣入止之,遂怏怏而死。三年(癸亥,1323)五月,监察御史盖继元、宋翼言:“铁木迭儿奸贪负国,生逃显戮,死有余辜。”《元史纪事本末·铁木迭儿之奸》

相关阅读

 
  元英宗:以儒治国众叛亲离

  元英宗,孛儿只斤·硕德八剌(公历1303年2月22日-1323年9月4日在世,1320年4月19日-1323年9月4日,在位三年半),谥号睿圣文孝皇帝,蒙古语称格坚皇帝,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长子。大德七年二月初六(公历1303年2月22日)生于怀庆(今河南沁阳),自幼受儒家教育,通汉族封建文化。元仁宗延佑三年(1316),立为皇太子。延佑七年正月二十一日(公历1320年3月1日)仁宗去世。延佑七年三月十一日(公历1320年4月19日)即帝位。

  当时仁宗母答己太后任过去被仁宗罢黜的权臣铁木迭儿为右丞相,相互勾结,排除异己,诛杀前平章政事萧拜住、杨朵儿只,权倾朝野。孛儿只斤.硕德八剌为巩固自己的地位,立太祖功臣木华黎后裔拜住为左丞相,极力抑制答己、铁木迭儿一党的势力。至治二年(1322)八、九月,铁木迭儿、答己相继去世。十月,立拜住为右丞相,表示要“励精求治”、“一新机务”。此后数月,采取了一些改革性的措施,开始新政。

  站在当代汉族人的立场,元英宗肯定是立志消除民族fen歧、促进民族融合、改善人民生活、向汉族先进的儒文化看齐,但因为fan动势力反对刺杀身亡,而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悲剧英雄。这种看法当然有其道理。先看看其新政的主要内容:

  (一)大规模起用汉族地主官liao及儒臣。拜住“首荐张珪,复平章政事,召用致仕老臣,优其禄秩,议事中书。不次用才,唯恐稍后,日以进贤退不肖为重务” (《元史.拜住传》)。接着吴元珪、王约、韩从益、赵居信、吴澄、王结等人,都在短短数月内被擢任为集贤、翰林院及中书官职。英宗对拜住所推荐的赵居信、吴澄等“有德老儒”,不仅深表赞同,且进一步令拜住“更当搜访山林隐逸之士”(《元史.英宗纪二》)。

  (二)罢汰冗员。英宗从至治二年十一月起,罢世祖以后所置官,“锐然减罢崇祥、福寿院之属十有三署,徽政院断事官、江淮财赋之属六十余署”(《元史.英宗纪二》)。后因被剌于南坡而未能完成这一改革。

  (三)行助役法。元代农民劳役繁多,负dan沉重。至治三年四月,英宗下诏“行助役法,遣使考视税籍高下,出田若干亩,使应役之人更掌之,收其岁入以助役费,官不得与”(《元史.英宗纪二》)。《元史.干文传传》对此法的记载较具体:“会创行助役法,凡民田百亩,令以三亩入官,为受役者之助”,“文传谕豪家大姓,以腴田来归,而中人之家,自是不病于役。”时人余卓在其所撰《松江府助役田粮记》一文中对当时上海县的田、粮、纳税及实米助役诸数额均有明确记载,其文云:“上海计田七百一十六顷有奇,粮二万九千有奇,纳税二千七百有奇,实米助役二万六千三百有奇。”①由此可证助役法对广大农民确实是有利的。

  (四)岁减江南海运粮二十万石。至治三年夏六月,拜住以海运粮比世祖时顿增数倍,“今江南民力,困极,而京仓充满,奏请岁减二十万石”(《元史.拜住传》)。英宗遂并铁木迭儿所增江淮粮免之。

  (五)shen 定颁行《大元通制》。至治二年正月,英宗命将仁宗时未最后shen定完毕的fa令编纂工作继续进行,令枢密副使完颜纳丹、shi御史曹伯启、判宗 zheng府普颜、集贤学士钦察、翰林直学士曹元用,以二月朔会集中书平章政事张珪及议政元老率其属众共同shen定,并加以补充;书成,“堂议题其书曰《大元通制》”②。凡二五三九条,内断例七一七,条格一一五一,诏赦九四,全类五七七,颁行天下。全书共八八卷。此书是元朝“zheng制fa程”的汇编。

  今天很有人对元英宗的新法赞赏非常,认为其罢汰冗官,精简机构,节省了不少行政费用;推行“助役法”,减轻了忽必烈以来汉族民众长期以来负担的沉重徭役,认为在一系列雷霆手段的重击下,元朝似乎瞬间醍醐灌顶般的清醒过来,朝野上下焕然一新。

  焕然一新是必然的,但是好是坏要分析研究。首先是立场问题,如果站在今天汉人的立场那当然是一个好。但我一直坚持,判断改革的好坏,必须坚持以改革范围内的各阶层、各类别的人民是否得利为标准。也就是说要尽量兼顾改革时各级各类群众的利益。不是说不能触犯任何人的利益,改革确实必定会触犯少数人的利益,但要尽量团结大多数人,不能说“我们有六亿人牺牲三亿没什么大不了”令人不寒而栗的话。那么我们具体分析元英宗新政每一项新政的得立者与失利者,我们不难发现,元英宗的措施实际上是损害相当一部人民的利益。

  首先看,大规模启用汉族官僚及儒臣和罢汰冗员。一边说罢汰冗员一边大规模启用汉官,说明元英宗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推动中央集权制。英宗继位是有些不太合法的,是他父亲仁宗违背与武宗的约定强行推上位的。他独尊儒术很大的原因就是利用儒家父死子继的传统来证明自己皇帝的合法性以及为传位于子作好准备。当然,这不是我关心的重点。我关心的是儒家的中央集权和蒙古分封制的得利方与失利方。加强中央集权,受益的是皇帝本人,利益受损的蒙古贵族和女人。为了建立强有力的中央集权,他开始削弱朝廷内部贵族大臣和皇族的参政权。拜住被任命为右丞相之后,元英宗马上就废除了左丞相官位,企图与拜住两人独揽朝政。这还不算,英宗还罢免了皇太后和皇后属下机构的大量官员,以便剥夺贵族妇女的参政权。英宗的祖母答己皇太后增经感叹说:“还不如没有这个孙子”。当然,这两种制度在当时与老百姓的权益是没有多少关联的。但实事求是的说汉族“外儒内法”的高度中央集权制,扼杀了所有能够走向民主与法制的可能性,只有皇帝,连贵族之间都没有民主,何谈人民民主。两千年来,每一次农民起义都成了黑手党式的争夺老大宝座的周而复始的原地踏步。权力的过分集中和滥用,只能导致两种结果----腐儒式的愚忠献媚或草寇式的反抗复仇。而蒙古人传统的类西方式的分封制观念,不允许无限满足皇帝的贪权欲望。我个人觉得,这种从限制君主权利保障贵族权利开始,进而过渡到限制贵族权利保障人民权利更容易些,也就是说分封制比集权制更容易走向民主,应该更有其先进性。当然历史无法假设。

  再看行助役法和岁减江南海运粮二十万石。减低农民的税收对农民当然是很好。可是,政府开支没减少。英宗喜好浮华和铺张。最大的铺张是他对佛寺的施舍,他亲自造访山西的佛教圣山五台山,遣派僧侣去海外取经,并且对缮写金字经文不断给予资助。此外,他还下令各州为忽必烈朝的帝师、吐蕃高僧八思巴(1235— 1280年)建立帝师殿,规模大于孔子庙。花费最大的工程是在大都西面的寿安山修造的大昭孝寺,用了三年时间,动用了数以万计的士兵从事工役。硕德八剌对这项工程异常关注,为此有四名上书反对该工程的监察御史被处死或贬出朝廷。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在政府开支不变的情况下,减轻农民负担,那钱从哪来?从商人来。元英宗大大提高商业税,让色目商人们叫苦连天,也让以贸易立国的元朝财政陷入危机。

  再看,审定颁行《大元通制》。这实际上是外儒内法的条令化。尊儒尊法固然没错,有利于得到汉民、藏民的支持。但关键是不要损坏其他民族和信仰者的利益。准确地说他损害伊斯兰教的利益。伊斯兰教在元英宗在位期间颇受歧视。上都的回回寺被毁掉,改建成帝师殿。负责传授波斯语言的回回国子监被废罢。回回散居郡县者,每户岁输包银二两,而在以前他们是享受免税待遇的。

  纵观元英宗改革,得利的是皇帝本人、汉族官僚。和尚、农民也部分受益。受损的是蒙古贵族、官员、女人、穆斯林和商人。蒙古贵族、官员、女人、穆斯林和商人这么多人加在一起如果说是少数保守派实在也是有点牵强。改革当然会有牺牲,但一下子要牺牲这么多人的根本利益,是否忘记了他们也是人民的一部分。
    再一次强调,百姓既包括全体封建主义劳动者、封建主义事业建设者也包括拥护封建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大元王朝统一的爱国者。但是元英宗为了自己继位的合法化,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为了加大自己的权利,为了快速地推进改革,也因为自己的喜好,极大地牺牲了其中很大一部分百姓的利益。当然,会受到这很大一部分百姓的联合反对。

  元英宗新政结束得既突然而又悲惨。1323年9月4日(1323年农历八月初四),英宗一行从上都返回大都,在上都南面30里的南坡驻帐。这时,蓄谋已久的铁木迭儿余党--御史大夫铁失突然发动了政变,年轻的皇帝被铁失一刀杀死。在刺杀皇帝之后,反叛者迅速赶到大都,控制了政府机构。同时,派遣使者前往漠北去请晋王也孙铁木儿即位。这一事件史称南坡之变。南坡之变直接谋反者是王太后、贵族官员和宗王,并在蒙古、色目贵族和官员中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南坡之变”32年后,在元朝高压民族政策和水旱灾双重压迫下不甘屈辱的汉人揭竿而起,爆发了震惊全国的红巾军大起义,元朝的统治在风雨飘摇中也即将走入末路。

  实事求是的说,元英宗登基时,元朝已是百病缠身但并未走进死胡同,他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来挽救尚未病入膏肓的朝廷非常重要很有必要。他的解除民族高压和减轻农民负担政策也是必须的。在改革的过程中牺牲少数人的利益也是无法避免的。但那么短的时间内牺牲那么多人的利益,而且牺牲得那么集中,那么直接,并且其中大多数人本是可以团结的,比如女人、商人、穆斯林。那么,这么多势力必然结盟进行反抗,很少有改革者能经受得住这么广泛的反抗。

  元英宗新政的失败再一次证明,能够照顾到绝大数人民利益,搏得社会各阶层的理解和赏识,是变法取得成功的不可否缺的关键因素。

  ——节选自《十大变法人物失败势在必然》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