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085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萤火虫 (2011/1/17 21:06:25)  最新编辑:萤火虫 (2011/1/17 21:06:25)
《江南恨》
拼音:jiāng nán hèn
同义词条:江南恨
  赫连靖风,他是北方督军之子,表面上纨绔跋扈,实际精明强悍,一面处心积虑地对外扩张,一面提防着自己人的夺权阴谋。江净薇,她是江南司令的嫡女,在家族内部不受重视,因为母亲的悲剧,在感情上顺从地接受了和赫连家的包办婚姻,但拒绝付出感情。一场政治联姻将这两个陌生人连接到一起,从此豪门婚姻,门阀春秋,你方唱罢我登场。
  

图书信息

  书 名:江南恨
《江南恨》
             《江南恨》

  作 者:梅子黄时雨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年12月31日

  ISBN:9787507533682

  开 本:16开

  定 价:25.80元
  

内容简介

  赫连靖风,他是北方督军之子,表面上纨绔跋扈,实际精明强悍,一面处心积虑地对外扩张,一面提防着自己人的夺权阴谋。江净薇,她是江南司令的嫡女,在家族内部不受重视,因为母亲的悲剧,在感情上顺从地接受了和赫连家的包办婚姻,但拒绝付出感情。一场政治联姻将这两个陌生人连接到一起,从此豪门婚姻,门阀春秋,你方唱罢我登场。他要的是江山社稷,权位名利 ,她求的却是平淡的幸福。他不确定她是否在意他,她不知道她是否只是他的玩物。堂皇之家,阴谋诡谲,容得下她的与世无争?门阀相争,重重倾轧,他如何保住众人觊觎的权势?曲终了,灯灭人倦,风华消散。夜半无人,只是心里下了一场梅子雨。
 

图书文案

  晓风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

  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她只不过是个棋子,对父亲来说如此,对他来说也如此——

  她要的不过是归于平淡的幸福,而他要的却是江山社稷,百年乾坤。

  她与他究竟是孽是缘?是悲还是喜呢?
 

作者简介  

个人信息

  梅子黄时雨,女,于2006年年底底开始在晋江原创文学网上连载,有网络人气的作品《人生若只初相见》、《似曾识我》、《江南恨》、《我心依旧》、《锦云遮,陌上霜》,及《青山湿遍》等多部中长篇小说。

作者自白

  谁把谁真的当真?谁为谁永远的心疼?

  谁是唯一谁的人?来何来,去何去?

  谁是谁前生的眷恋?谁是谁永远的劫数?

  谁又是谁下个轮回里,最舍不得遗忘的人?
  

出版作品

  《人生若只初相见》、《最初的爱,最后的爱》、《江南恨》等。
  

编辑推荐

  梅子黄时雨最华丽幽怨的乐章

  关于江净薇,赫连靖风会告诉你很多,从如雪的晧腕到夜晚雕花门窗里散入的暗香。但有一件事,他无法告诉你,江净薇到底爱谁?他嫉妒,他发狂,但他爱的就是这一点。

  对于赫连靖风,江净薇觉得他像一把晃晃的刀片,划过曲折而温柔的弧线,让人心醉神迷的,在她心上刻下几道痒痒的印痕。她喜欢,却默默,像是缠住了重重的束缚,直到变成了纤细的私语。

  大时代底下演绎的小命运

  民国世界有最后的贵族,有最乱的世道,有最风情万种的女子,有最英俊强势的军人。军阀争雄、儿女情长交织而成的一部爱情传奇,江南的烟雨也无法埋葬的一段风流旖旎,原来烽火下的爱情却不寂寥。 如果两个人注定在一起,If two people are meant to be together,最终他们将找到重温旧梦的路。eventually they'll find their way back
  

媒体推荐

  江南的情,江南的人,纠缠在《江南恨》的恩怨情愁中,演绎了一出民国的爱情传奇。本是一场典型的政治利益的婚姻,但作者却写出了浓浓的江南烟雨缠绵之情。就如同有些网友评论的一样,如张爱玲的淡淡的哀愁,弥漫在字里行间,让人看了欲罢不能。温馨处动人之极,伤心处让人落泪。

  ——萌

  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民国文只有梅子的《江南恨》和匪大的《来不及说我爱你》。这两部的男主都是强势的男主,对女主的深情令每一个看过文的女孩心动。生活在乱世中,男女间的爱情,往往充满着利益的冲突,男人走马灯似的生活,看似风光,实则孤寂。尤其在这样一个乱世中,本就因为环境的冷漠,人人都为利益而活,若没有感情的滋润,相信生活会变得冷淡乏味。so小妖喜欢看着淡淡的文字,为你叙述着这一时期的凄美爱情,感受乱世中的甜蜜曙光。

  ——公子秋寒

  民国文怎么那么好看呢?看梅子黄时雨的《江南恨》到半夜,靖风和净薇爱得好辛苦,有时候真希望女生不要这么多顾虑,男生不要那么多猜忌。可被虐着也心甘情愿,这样内心就有点小小的期待,守得云开见月明。

  ——刘璐lowlow

  今天在同学推荐一本小说《江南恨》,看前几页我就被吸引了,两节课加上吃午饭再到刚刚看完,很久没有这么疯狂地看一部小说了。文章不是太长大概十万字。写得真的不错,能够吸引人,赫连靖风与江净薇的爱情十分动人,一边看一边替他们着急。呵呵,结局很美好,民国故事,情节不错。

  ——小妖
  

精彩评论

  净薇净薇

  ——形韵俱胜

  合上这本书的时候,沉云初去,那场民国的烟雨仿佛刚刚飘过,我的心落了一地湿,耳边尽是赫连靖凤的呢喃:净薇净薇。

  好的作者应当给笔下的人物配上好名字,不仅是好听,还要恰如其分。在白纸黑字的空间内,读者依靠行行文字,兀自想象着一幅幅声色画俱全的故事,好的名字就如同恰当的平仄、清风的韵脚,让一个故事平添了满口余香。

  女人的心理何尝微妙,一直在想,是什么让赫连靖凤最后走进净薇的心里?

  难道真的是情不知何所起,一往而情深?

  我记得他们初次见面,在茶楼净薇察觉一双凌厉的眼神,正肆无忌惮地打量自己。

  及至成了夫妻,净薇常常觉得靖风望向她的眼神是火热热的,似要迫不及待地索取。

  她怀疑自己只是他的玩物,他始终疑心她另有所爱。他们都是刻意保护自己的人,过往见到的婚姻都是买卖,爱情是婚姻的唯一奢侈品,怎会轻易交付了自己?

  于是不停地试探,几次冲撞,又重归于好,贵重的礼物、无微不至的关心、乃至政变结束后第一时间便去江南接她……靖风做了他认为能做的一切,对于一向受人奉承的赫连靖风来说,这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吧。但净薇似乎仍是天边飘忽的一朵云,在他怀抱中的始终是云的倒影。爱在心里口难开,从来就是最大的难题啊。

  这样下去,大概读者也要急死了,好在物极必反,靖风压抑已久的情感终于克制不住的爆发:你这个骗子,你不知道你已把我的心骗走了吗。

  像个要礼物的小孩,理直气壮地索要着回赠品。

  这样的男子,连净薇这样心淡如水的女子,听了也要卸下武装。

  她是什么?

  对于父亲,她是可用来配赫连家大少的嫡女,有用的是身份。

  对于萧扬,她是引他初开情窦的安琪儿,在眼角眉梢勾起些许爱慕,但从未敢争取。

  只有对于赫连靖凤,她是净薇。不是予取予求的听话乖乖女,有自己的情感,有伤心的身世。只有爱她的男人,才愿意如一个骑士,冲过防备,最后温柔地摘下蒙在这个女子前面影影绰绰的面纱。

  在他们最你侬我侬的日子,最喜欢的便是靖风拥着净?,在她耳边低语,净薇净薇,也许靖风以为,这样就能将她飘忽的魂唤住。

  他忙不迭地讨饶道好吃好吃,然后将焦黑的炒鸡蛋吃个精光,连渣也不敢剩下。他喜不自禁地喃喃道,我们的少夫人要谋杀亲夫了;萧扬来时,第一次听到净薇的娇嗔,却不是对着他的,不由怒火中烧,醋意飞溅,堂堂大少的风度也不要了。

  这个男人,原来知道声音是爱情的道具的。

  靖风置身官场,早已炼就喜怒不行于色的功夫,唯有对着净薇,爱恨痴怨全都掩不住。只因她是净薇,是爱是怨都要让她知道。

  或许,在他唤着净薇净薇的时候

  心底最渴望的,便是净薇轻轻回他一声,靖风。

  一声换回一生,净薇的幸福就在其中了。
  

图书目录

  第1章 风雪萧萧

  第2章 残灯夕照

  第3章 春色落落

  第4章 春意阑珊

  第5章 杏花吹尽

  第6章 花香满袖

  第7章 澄碧生秋

  第8章 红藕香残

  第9章 梧桐细雨

  第10章 帘卷西风

  第11章 凝烟暮景

  第12章 残秋露冷

  第13章 芳草旧迷

  第14章 苑草茸茸

  第15章 暮暮朝朝

  第16章 染梦淡红

  第17章 江东烟树

  第18章 落日残霞

  第19章 粉细风香

  第20章 窗影灯深

  第21章 烟水悠悠

  第22章 山烟万缕

  第23章 风回雪舞

  第24章 翠锁云屏

  第25章 烟遮云埋

  第26章 雨打芭蕉

  第27章 花开潮落

  第28章 流水飞红

  第29章 乐残语寂

  第30章 梦醒西楼

  第31章 芙蓉香深

  第32章 丝香欲染

  第33章 风摇清影

  第34章 风雨黄昏

  第35章 绿水悠悠

  第36章 月圆花好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作者的话
  

精彩摘录

  第1章 风雪萧萧

  一夜的雪花在北风的掺合下,没头没脑的下了一整夜,冻得人每吐一口气都化作了白茫烟雾。江南的江司令府里,更是银装素裹。澄莹雪光温柔的穿过了玻璃窗子,逶迤进了书房。

  “司令,非得如此决定吗?如此好的一门亲事,怎么也应该轮到我们净蔷的!”江司令最得宠的二姨太长秀正不依不饶的在耳边撒娇。

  江海权眉头微皱的看了二姨太一眼,怪不得古书上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原来还是颇有几番道理的。平素二姨太喜欢撒娇,粘人,再加上床第间工夫甚为了得,所以一直还算得宠。今日细细一瞧,不由的厌烦了起来。

  现今的局势又岂是他能说了算的!他别过了头,道:“你先下去吧!”声音低沉而威严。

  二姨太悻悻的看了他几眼,知道他有些不快,便怏怏而退了。

  江海权又吩咐道:“去将大小姐叫来!”门口的侍从忙应了一声,领命而去。

  许侍卫穿过了几重院落,这才来到了江净薇的房前。这是个颇为偏僻的角落,因大夫人在世时不得司令欢心,加上又只生了一个大小姐,人单势薄,自她去世后就再也没人为大小姐争取了,虽说是嫡女,可处境却是所有少爷小姐们里头最差的。

  小院里种了不少盆栽树木,倒也十分的清幽雅致。几枝梅花轻轻的从屋角探了出来,溢出淡淡的清香。

  还未跨上台阶,只听门呼啦一声被拉开了,丫头喜鹊走了出来,一见许全,机机灵灵的问了声好,道:“今儿个怎么许全哥有空到大小姐院子里来啊?”

  许全被她问的脸红了起来,自成为司令侍从后,倒是从未来过的。他清了清喉咙,方道:“司令叫小姐去书房一趟呢!”

  喜鹊听了反而楞了起来:“司令叫小姐过去?”她摸着头重复了一遍。她自从跟了小姐后,也已有了十几载的光景了,清楚的知道小姐见司令的次数可是连这几个手指头也数的过来的。每年除了大年除夕,司令大寿,中秋等几个大节外,小姐要见到司令的面是比普通的侍从还要难呢??这会儿离司令寿辰已过了好几个月了,过年还有一个多月啊,怎么会叫小姐过去呢?

  许全怎知她的百般心思,只答道:“是!”喜鹊这才缓神了过来:“哦,我这就去通知小姐!”转身进了屋子。

  几分钟的光景,江净薇便走了出来,向许全点了个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许全领头走在前面,偶尔一回首,只见近午的阳光打在她头上,像碎金子般折出缕缕光芒,走在院内,衬着那满地的白雪,袅袅生烟似的。

  一会儿工夫已到了司令的书房门前,许全行了个军礼,方禀告:“司令,大小姐来了。”

  “进来!”许全帮江净薇推开了门,作了个请她进去的手势。

  江净薇也不迟疑,走了进去。只见父亲正威严的坐在紫檀木大办公桌前,紧紧的盯着她。她轻轻的叫了一声:“爸爸!”自小就不知由于什么原因,她从来就不受父亲宠爱。所以父女两人之间一直也是淡淡的。

  现在想来,大约是小时候因惧怕身穿戎装,腰配手枪的父亲,不敢在他面前像其他弟妹一样撒娇亲近。大了,因一惯的养成疏远,更是无话可说了。

  江海权静静的看着她,带着审视的目光。这个女儿在他脑海中一直以来是没什么印象的,自小跟他不亲。他子女众多,也实在没有那个心思去一一了解。而且,对他来说,儿子是要栽培的,女儿早晚也要嫁人,所以更是用不着费心了。也只在逢年过节的例行的家庭聚会上看到,也从不留意的。现在细细打量,才发觉原来是个极标致的人儿,特别是一双眼睛更是清清灵灵的。

  江净薇默然不语,只静静站着。父亲是何用意,她也不明白。

  半晌,江海权才开口道:“净薇,你今年多大了?”江净薇心中不知为何,竟涌起丝丝的酸楚,但还是语气平静的回道:“今年二十!”

  江海权“哦”了一声,过了一会才道:“你已经二十了。也该是找婆家的时候了!”

  江净薇这才微微抬起臻首,略带吃惊的看着父亲,却不答话,等着江海权接下来的话。“北方八省的赫连督军来我们府上替他大公子提亲了!指明要我们家的一个女儿做媳妇!”

  江净薇轻轻蹙起了眉头,北方八省的赫连督军,是目前军阀中名头最盛的一位。他所辖的北方八省,兵力强,武器装备一流,也是目前军阀中实力最强的一位。

  “因赫连大少的母亲是赫连督军唯一明媒正娶的夫人,所以我们也不能怠慢了。我所有的子女中,也只有你这个女儿是嫡出的。也方能配得上赫连大少的身份。嫁到赫连家,也不至于让她们有闲话可说。”

  净薇不语,只盯着皮鞋的蝴蝶饰物。屋子里因为暖气的原因,十分舒适。但她的指头,脚尖却是依旧是冷冷的。屋内的热气虽不停的冲在脸上,但心口胸房却还是冰冷异常。

  “我也已经回复了过去。这几天,赫连督军就要派专列送聘礼过来了。日子也定了,就赶在年前。具体的事情,你姨娘们会帮你打点的!”江海权的声音一字一句的传了过来,声线不高,却夹杂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净薇低低的应承了一声。江海权见她头垂的低低的,声音也低低的,几不可闻,以为她女儿家害羞,也不以为意。

  “你自己也开始好准备起来了。赫连家可不比我们家,复杂的很,规矩也多的很……”江海权声音顿了下来,静静的看着窗外,却不再言语了。
  

图书后记

  作者的话:

  《江南恨》是梅子写的最早的网络小说之一,正是这部小说让很多人知道了梅子,并且慢慢喜欢上了梅子。

  事情上这部小说的起源就跟我在《最初的爱,最后的爱》里头所说的那样,是因为看了一位自己很喜欢的作者的小说才起意动笔的。因为那位作者写的是悲剧,看得我肝肠寸断,几度落泪。太郁闷了,所以我最初写作的想法,就是参照那悲剧小说里的东西写一部温馨的文。

  我一开始写文纯粹就是为了自我娱乐。一口气写好了几章,放在自己的电脑里,后来觉得放着也是放着,不如贴到网络上去。谁知道竟然得到了大家的关注,其中有喜欢我的,也有不喜欢我,朝我吐口水的。幸好喜欢我的人占了大多数,一直给我留言并不停鼓励,才使我有勇气走到了今天。

  《江南恨》里头的赫连靖风和江净薇是我很喜欢的男女主人公。男的深情霸气,女的美丽温柔。虽然也经过了许多的波折,但终于还是牵手在了一起。

  在这里,梅子想跟大家透露一个小秘密,其实梅子一直有一个很奇怪的毛病,就是不喜欢看自己写的东西。老是写了之后,直接放到网络上,从此之后就再也不会去看。因为看的时候,老是觉得怪怪的,全身不舒服,觉得非常、极其地不好意思。

  正是由于这个毛病,所以梅子都没有好好看过《江南恨》这篇文。这次因为出版要修改,才让我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结果,梅子数度在书房内用头撞桌子,捶胸顿足地大喊:“天哪!天哪!这真的是我写的吗?实在是太肉麻了。我以前怎么会写得这么肉麻啊?”

  这书的男女主人公之间真的是甜蜜到肉麻啊!看得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现在的梅子是绝对写不出这种甜到腻的东西的。从某种角度上说,这书也见证了梅子的过去,见证了这一路走来的辛苦历程。

  这是梅子出版的第三本书了,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另外,在此我特别想感谢一下我的好友,也是原创作者的正午月光,谢谢她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和鼓励。

  当年《人生若只初相见》一书曾签约另外一家公司,中途又遭遇了解约事件。那个时候,因为签约解约之间的麻烦之事,使我一度想放弃写作了。但月光却一直鼓励我,说她很喜欢我的文字,很喜欢我写的东西。她说她看好我,说我以后一定可以出书,一定可以红的。她一直鼓励我支持下去。

  那段时间如果没有她的话,我可能真的已经放弃了。但幸好有她,所以我坚持了下来,也才有了现在的梅子。虽然没有红,也不可能火,但是我已经觉得万分满足了。一个人一辈子能出一本书就应该觉得骄傲了,而我已经是第三本。知足了!

  在这里,我很想对她说:“谢谢你,月光。希望我们可以一直互相为对方加油,一直手牵手地写下去,直到我们都很老很老。”

  真的希望可以写到很老很老,无关其他,只是因为自己喜欢!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