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845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索尔仁尼琴 (2011/1/16 15:31:10)  最新编辑:索尔仁尼琴 (2011/1/16 15:31:10)
田壮壮
拼音:tián zhuàng zhuàng
 
田壮壮
田壮壮
 
 
 
 
 
 
 
  中国著名男导演。北京人,是著名电影演员于蓝田方的儿子。1968年,北京第十三中学毕业后赴吉林镇赉县插队劳动,下乡,当兵,爱好摄影。1978年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与陈凯歌张艺谋等人是同学,是第五代导演之一。

基本信息

田壮壮
  田壮壮
  中 文 名: 田壮壮
  国  籍: 中国
  出 生 地: 中国北京
  出生日期: 1952年
  毕业院校: 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
  代表作品: 1981年《红象》、1983年《九月》、1984年《猎场札撒
 
 
 
 
 

人物简介

田壮壮
   田壮壮
  中国电影“第五代”代表人物之一,曾当过兵,做过摄影师。父亲田方,曾在影片《英雄儿女》中扮演政委王文清。母亲于蓝,电影演员,曾出演的影片有《江姐》、《革命家庭》和《烈火中永生》。田壮壮1982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1978年至2002年为北京电影制片厂导演。与陈凯歌张艺谋等并称为第五代导演。2002年回母校北京电影学院执教,担任导演系研究生导师、系主任;同时开启人生又一段创作高峰期,包括:向大师致敬的“临摹”之作《小城之春》,以他深深热爱的云南土地和云南人为主题的《德拉姆》,梦想、计划了多年的《吴清源》和《狼灾记》等。
 
  他的处女作《我们的角落》率先在文艺界引起轰动。《盗马贼》、《猎场札撒》体现着他为人性格豪爽而把柔情隐于心底的风格。在第五代导演中,他的运气显得不佳,一些影片遭到禁映,代表作受到种种非议。尽管如此,《盗马贼》终以它独特的魅力和全新的电影形象赢得了“瑞士第三世界电影节大奖”,在《蓝风筝》中他又以独特的视点来看待“文革”那段历史。日本著名评论家佐滕忠男称他为“当代中国最有才华、最杰出的电影导演”。近年来他一直关心着青年导演的发展,并监督策划了《长大成人》等影片。
 

生平介绍

早年生活及考取电影学院

  1966年,田壮壮亲眼目睹父母被红卫兵批斗,从此,他将自己埋在书堆中消磨时光,与世隔绝,1968年,田壮壮在北京第十三中学毕业后赴吉林镇赉县插队劳动。后当了7年兵,喜欢上了摄影,不过他坦言对于军营生活有很多不好印象,尤其是当上了后勤处的干部之后。
 
  文革后恢复高考,田壮壮最初本打算报摄影系,不过年龄超过规定两岁,只能转报导演系。1978年田壮壮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与一般学生不同的是田壮壮在还没毕业时已经有机会导演片子了,1980年夏天,在其他人像陈凯歌奔赴各电影制片厂实习时,田壮壮和少数几个留在学校的人(谢小晶崔小芹)有机会一起导演了短片《我们的角落》。而在毕业作品《小院》中,他的三位”摄影师“是张艺谋侯咏吕乐
 
  1982年毕业,后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导演。
 

八十年代的创作

  田壮壮的影片与其他人有着鲜明的不同之处,他摈弃了第五代不注重刻画人物的习惯,而将“人物”推到了影片创作至关重要的位置上。他的处女作《我们的角落》率先在文艺界引起轰动。田壮壮性格豪爽,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一种犷野性,而把儿女情长的柔情隐于心底。《盗马贼》、《猎场札撒》体现着田壮壮的这种风格。田壮壮自己声称“拍完就忘”,其实他在艺术追求上,影片的具体拍摄想法他每次都准备得极为丰富,在现场就显得相对轻松,他认为到“现场再认真就晚了。”在第五代导演中,壮壮的运气显得不佳,一些影片遭到禁映,代表作受到种种非议,尽管如此,《盗马贼》终以它独特的魅力和全新的电影形象赢得了“瑞士第三世界电影节大奖。
 
  当时田壮壮的作品被人称为”看不懂“,所以关于《猎场札撒》、《盗马贼》更是一篇评论也没有。这两部作品之所以选择少数民族题材也完全是为了避开规则(假设是汉族题材根本不可能通过审查)。不过田壮壮依然在这两部影片的最后审查上遇到了极大困难。当时主管电影审查的还是文化部,他们看过《猎场札撒》后问田壮壮:你拍这电影给谁看,谁又能看得懂?
 
  不过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田壮壮的命运,他就是当时文化部的艺术顾问尤里斯·伊文思,这位老人看过《猎场札撒》后相当欣赏这位后生,遂成忘年交。也正是伊文思的帮助,《猎场札撒》才通以过了审查,不过对于《盗马贼》,老人第一遍也表示无法看懂,田壮壮只能再专门放映一次,伊文思才大加赞许。
 

九十年代

  《蓝风筝》及被禁止拍片
 
  1992年,田壮壮开始了他“自己的电影里面最细腻的一次拍摄”,这就是后来的《蓝风筝》。在《蓝风筝》中他又以独特的视点来看待“文革”那段历史,用悲哀灰暗的基调讲述普通中国人悲欢离合的命运蹉跎,在摄影上大胆采用了蓝色滤镜,使影片的色彩既符合时代背景,又给观者压抑之感。《蓝风筝》给田壮壮带来了巨大的声誉,却也直接导致他不得不面对之后长达十年的禁拍期。
 
  《蓝风筝》因未经批准(无法通过审查),违规参加了1992年的东京电影节(由于日本东映投资方的原因转以日本电影的名义参赛),导致中国电影代表团为此愤而集体退出电影节,以示抗议。尽管《蓝风筝》获得金麒麟大奖,但它无法逃脱被禁止的后果,田壮壮更是被一纸文书勒令禁止从事电影拍摄,之后停滞了长达十年的时间。田壮壮一直关心着青年导演的发展,监制策划了《长大成人》等影片。
 

解禁之后

  2003年起,田壮壮受母校北京电影学院之邀回去担任导演系主任,主要任务是带研究生。日本著名评论家佐藤忠男称田壮壮为“当代中国最有才华、最杰出的电影导演”。
 

情感趣闻

  田壮壮从小对电影艺术就有特殊的爱好。他下过乡,当过兵,1978年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1982年毕业后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导演。处女作《我们的角落》率先在文艺界引起轰动。与陈凯歌张艺谋等人被称为中国第五代电影导演。田壮壮思想前卫,但运气不佳,他拍一些影片屡遭禁映,代表作也受到种种非议。而生活中的田壮壮也不甘寂寞,最近有网友爆料,1952年出生的田壮壮在拍电影的同时,利用导演的身份,先后和多位女演员恋爱。其中就有徐帆吕丽萍
 
  1990年田壮壮导演电影《大太监李莲英》,徐帆饰演珍妃。田壮壮和徐帆两人成为恋人关系,但很快就结束了。1993年田壮壮导演电影《蓝风筝》,吕丽萍饰演女主角小学教师陈树娟。电影开拍不久,田壮壮和吕丽萍就半公开的谈起了恋爱,在剧组已不是秘密。刚开始,由于和徐帆有过同样的经历,电影拍完不久,两人果然分手。
 

个人作品

作为导演

  2009年 狼灾记
  2004年 吴清源
  2003年 茶马古道系列:德拉姆
  2001年 小城之春
  1993年 蓝风筝
  1991年 大太监李莲英
  1988年 摇滚青年
  1988年 特别手术室
  1987年 鼓书艺人
  1986年 盗马贼
  1984年 猎场札撒
  1984年 九月
  1982年 红象
  

作为制片人

  撒谎的村庄 (2007)
  爱的是你 (2006)
  五月之恋 (2004)
  

作为监制

  扁担·姑娘 (1998)
  茉莉花开(2003)
  长大成人(1997)
  

作为演员

  云的南方 (2003)
  大宅门 (2001)
  长大成人 (1997)
 

作为编剧

  吴清源(2004)
  鼓书艺人 (1987)
 

作品获奖

  1993年第六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吕丽萍)《蓝风筝
  2003年第三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导演《小城之春
  2005年第一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最佳导演《茶马古道
  2005年第五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德拉姆
  2007年第十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吴清源
  2007年第十届上海国际电影节CCTV6电影频道传媒大奖最受关注导演《吴清源》
 

人物评价

《导演田壮壮:营生无贵贱 追梦胜金钱》——茅中元

  提要:身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的他,钱用来拍自己喜欢的电影,用来支持自己的学生。而不是去改拍什么武打片、警匪片弄钱,他就是这样一个爱梦想远胜过爱金钱的电影人。赚钱,在田壮壮眼里,只是一种营生手段,根本就没有贵贱之分。
 
  在中国的第五代导演中,田壮壮似乎是最难读懂的一个。他上世纪80年代的很多电影,让观众的反应都是“看不懂”。从《蓝风筝》、《小城之春》到《吴清源》,在张艺谋陈凯歌纷纷转型商业路线之时,田壮壮依旧走着自己的小众路线。他也由此被视为我国第五代导演中的“文艺片导演”。
 
  近日,田壮壮出人意料地为渣打银行拍起了广告片。不过,田壮壮拍广告显然不是为钱。日前在沪出席该广告的首映式时,田壮壮直言自己从不靠影视收入吃饭,更笑称自己是拿固定工资的“工薪阶层”。而正如他回应别人看不懂他电影时的回答——“我的电影是拍给21世纪观众看的”。在理财上,田壮壮也有点另类,他戏称自己是个“月光族”,甚至喜欢先预支下个月的钱,因为“只有花掉的钱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身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的他把这些钱用来拍自己喜欢的电影,用来支持自己的学生,甚至曾经考虑建立大学生电影院线。做这些电影的事儿,田壮壮丝毫不后悔,他就是这样一个爱梦想远胜过爱金钱的“月光族”。
 
  首次尝试商业广告
 
  说起这次下海拍商业广告片,田壮壮笑言纯粹是机缘巧合。“当时朋友们说要拍一个银行的广告,看了他们介绍,一些文案觉得挺好玩的,特别朴素,就像牧场、海边的草一样,我本人喜欢这种大自然的东西,当时也正在想做一个文案,于是,不谋而合就开始做了。”
 
  不过,田壮壮或许是那种为数不多的能把广告也拍成文艺片的导演。采访前,笔者看了这部片子。骑着自行车的欢快的人们、茫茫的草原、挺拔的大树、静静的湖泊……田壮壮没有描绘一个现代银行的高楼大厦,而是用人和一些动物,在不经意处用细节拼写出一个个“good”。
 
  对此,田壮壮笑言自己还不是最满意,因为第一次拍广告,自己和广告公司还有广告主,难免会有一些艺术上的分歧。“大家的目的一样。但银行有银行的东西,我制作有我制作的态度,中间还有广告公司觉得他们有他们的经验,所以现在我也觉得不是最满意”,不过田壮壮认为,这些分歧并不重要,“不可能大家认为最完美的东西都在里面,这不重要。因为一个有150年历史的银行在这样一次金融危机的振荡以后,能有这样一个相对于偏文化的状态,我觉得挺有勇气也挺出乎想象的。”
 
  爱梦想远胜于金钱
 
  田壮壮的钱都花哪了?别人很难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和电影脱不了干系。这位电影学院的教授,资助的学生并不在少数。而他的确就是那样一个不爱金钱爱做梦的导演。面对他去年的《狼灾记》票房不佳这样的质疑,田壮壮就看得很开:“我觉得这挺正常,现在看电影就是当时爽完就完了。现在有些人拍电影不太需要文化,就是每天即兴地去做事就可以了。”不过田壮壮认为,与其那样,自己情愿不拍,“但也有一些人更喜欢电影中有文化的氛围,拍出来尽管会有点不合潮流,只要自己想明白了就行了,用不着死乞白赖地去改拍什么武打片、警匪片。要是心里别扭,还不如不拍。”
 
  在田壮壮眼里,如果票房和自己的感觉有冲突,他选择的绝对是自己的感觉。也正因此,此前被问起第六代导演王小帅觉得自己被市场抛弃的问题,他觉得很正常。“这是个选择:你导演要是选择亿元票房俱乐部,得有一个好的制片和体系看中你,拿出那么多钱去配合,然后你就飘飘地上去了;要么就是选择一些个人觉得重要的东西,一旦你选择了就不能对市场说为什么不放我的电影,因为你先放弃了一个市场的原则。有一种状况是你一只脚在这边,一只脚在那边,这船要是并行的时候还能够带你一段,要是分开了,你就掉下去了。”
 
  他对票房和个人艺术已经看得很开。“这辈子你想住好房,那你就拿电影弄钱,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你不想拿电影挣钱,就别抱怨说没人找我去投资。你可以找一个DV自己去拍戏,你可以把自己伟大的思想记录下来,十年八年以后或许有人会发现这里有一个大师咱们没发现。”
 
  赚钱营生无贵贱之分
 
  或许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赚钱,在田壮壮眼里,只是一种营生手段,根本就没有贵贱之分。他回忆,自己拍《摇滚青年》时,在离开东京前的某个晚上,已经深夜11点了,在地铁里遇见一个日本演员。“我说你去哪儿,他说我去劳动,去工地抬水泥。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这很正常,在日本,很多演员光靠演戏养不活自己。”田壮壮随后一次在接受采访中,直言自己当时特别感动,“他在日本也是小有名气的演员,他没有觉得工作有贵贱之分,即使扛大件,也看作是正当工作。我们老说敬不敬业,其实重要的是,你把这个业看成什么?”
 
  而问起将来会拍商业片还是继续文艺片,田壮壮又打了个比方,“做事要有感情投入,这是我拍电影最初的动机。有点像是手艺人吧,比如木匠,要做一个大衣柜,我说这样做,你说你出钱要那样做,那我不做还不行吗?外面木匠多的是,你找别人吧。我必须有自己的尊严。”
 
  对于如今影视作品中铺天盖地的广告,田壮壮则给予了理解:“其实现在,大家对钱看得是重的,而且在挣钱的方法上越来越多。其实我还是觉得发展一段时间以后会好的,没见着过钱,挣够了才行;没见过广告,拍够了才行。这是中国经济发展必然要经历的阶段。”

《走近电影人田壮壮——坚守信仰与追寻寂寞》——张会军

  今天,我们都清楚,任何拍电影的人都必须回答两个问题:你的电影要表述什么?你怎样进行表述?现在,我们也更清楚,在世界多元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语境中,电影的拍摄不在于你表现什么,而在于你怎么表现。作为“第五代”导演的田壮壮,一直在电影艺术创作上执著和坚持。这么多年,他的电影创作数量不多,但是,在他的电影中一直保持着那种自己的状态,在创作上保持一种追求的过程。他的电影的这种“独特”、“另类”,显现了他对艺术反映和对现实生活的态度,也呈现了他特有的一种安详的思考。他对电影信仰的忠诚,是我们今天中国电影的一个品牌。

  壮壮基本上是外型和内心极有反差的人,他永远是用专注的目光看着你,平静而细腻,不常常发表意见,但是一旦说了,就比较中肯。我时常感觉,壮壮其实是一个内心澎湃而外表平静的人,同时,他还是一个比较另类的人,他不张扬,不狂妄,白发有添,勤奋不减,不愿意与人争什么短长,总是在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热爱电影,忠实信仰。

  2002年2月17日下午,北京王府井大饭店一层多功能厅。北京电影学院78届暨中国电影“第五代”影人二十年聚首活动举行记者见面会,表演系的谢园代表“78班同学会”宣布:经过认真讨论,我们评出了这次“20年聚首”的18个重要奖项。最佳沧桑奖——该奖项奖给二十年后一脸苍老形象,一身岁月痕迹,一副磨难状态的同学,获奖者:导演系田壮壮;最佳大露声色奖——该奖项奖给大红大紫、名利与声色双丰收的同学,摄影系的张艺谋(蝉联)和导演系的陈凯歌

  还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的时候,壮壮在导演系其实是一个比较不太起眼的人,一个做事比较低调的人。但其实全校的人都在注意着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永远在同学们的监督之下,因为,他是世家子弟。他的父亲田方——著名电影艺术家,原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厂长,母亲于蓝——著名电影艺术家,原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的厂长。他从小熟悉电影,他做过电影。同时,他的外型特征比较明显:永远的不修边幅,永远的胡子拉碴,估计那时比较穷,没有好的刮胡子刀,基本上是用剪子剪的;他那时上学永远是一身军绿色的军装,特别是冬天的时候,棉袄外面永远不穿军外衣,光穿一个军棉袄;另外,军挎包是一个显著的特征,一双军用圆口黑布鞋。烟不离手,烟比较凶、比较勤;这些外部特征反映了他的性格耿直和热情。

  其实,在上学的时候,我们摄影系的同学议论过,田壮壮的岁数不大,没有咱班张艺谋大,但是,他给人感觉年龄很大,比较外化和沧桑,估计就是要这个范儿。那时,没有人像今天这样叫他“大师哥”、“田教授”、“田大爷”。

  我真正接近和了解壮壮,还是在上公共课的时候,他一般不太早来教室,总是坐在边上。还有就是我们在学院篮球队里,经常这样排兵布阵:凯歌是中锋,艺谋是右前锋,我是左前锋,壮壮是后卫,感觉他在我们中主意比较大,遇事不慌,控制节奏和局面的能力比较好。学院4年,我们学院的篮球队赢得了许多次文化部在京艺术院校篮球赛的奖杯。

  记得上学的时候,壮壮保持比较敏锐的思维,就是主意比较正,一般人很难改变他,对学习过程中的问题,都会坦率发表自己的看法。记得一次在上中央美术学院著名教授吴达志先生的《西方美术史》课,课余大家讨论印象派画家创作和作品,他就对印象派绘画的色彩、风格发表了自己的认识和读解的看法,挺有道理和自己的见解,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和他合作拍摄《小院》,作为导演,他对现场、对技术、对艺术、对处理、对手段都提出自己独特的看法,比较让人服,他经常是话不多,但是,比较到位,比较简洁,整个的拍摄过程中,善于在同学中调整气氛,看问题比较尖锐,能够统一我们拍摄的想法。

  可能是他有一个老电影厂长的父亲和著名影星的母亲的缘故,他对电影有比别人更多的感情和了解,所以,在系统学习了西方电影和中国电影以后,在学习了电影创作技术技巧以后,他将史铁生的短篇小说《没有太阳的角落》改编拍摄成为电视剧《角落》,是78届最早涉足艺术创作的同学。这事所造成的影响,在校园中久久不能平静,就是说,只要你好好学习,艺术创作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

  壮壮本质上是一个比较兴趣广泛和仔细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有一些执著和认真,但是,深厚的电影信念和对电影的忠诚使得他耐得住寂寞,为了他的电影梦想,他在脚踏实地的拍摄和前进。

  一直在坚持着做自己喜欢的电影,不为别人和市场所左右,这是壮壮最重要的品质。他永远是在坚持自己,突破自己,这是我们最为尊敬的东西。壮壮在每一部新的电影中都在严格按照电影的内容去实现着自己,在每一部电影中挑战自我,他一直追求最完美的东西,在电影创作中表现自己所要表现的东西,传达自己的思考和意义,用平静的电影影像和形式述说着最激动和最令人向往的精神世界,我觉得他实际上是一个内心最不寂寞的人,也是一个对电影最忠诚的人。

  由于壮壮入学前做过农业电影制片厂3年摄影,而且是从摄影助理干起,比较扎实、比较细致,表面的平静,掩藏着他内心的激情。对事业的激情引申成为执著,在我们拍摄实习作业35毫米影片《小院》的时候,对摄影系的我们这几个同学提出的方案他经常是采纳,但是,他会提出自己的建议,让我们摄影的同学在拍摄的时候给予考虑。

  张艺谋在一次学院78班毕业以后的媒体见面会上,就说到我们和壮壮拍摄实习作业《小院》的情形:“那时候,我们拍片子的态度特别地认真。甚至每一个镜头都画出画面来,每一句台词都几乎能背下来。那时,这部影片导演系是4个同学、摄影系是8个同学分别完成和拍摄这点戏,从今天放映的效果上,能看出来那时我们是很认真的”。

  学院的许多毕业学生都说壮壮是“伯乐”,他对中国的“新生代”的导演,也有人叫“第六代”导演的早期电影创作做了很多默默无闻的工作,帮助他们影片的剧本策划、资金的筹措和影片的拍摄。壮壮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淡然和无意的事情,也是应该的任务,他说:“我们这一批同学出来的时候,都有一大批兄长帮助我们,西安厂的吴天明,上海厂的吴贻弓,广西厂的郭宝昌等,才使我们今天能在社会上立足。我就开始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给电影学院的小弟弟们帮了些忙,现在,凡是电影学院的同学,能帮的我都会尽力帮助”。他认为电影这东西,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学院学习的和在外面操作拍摄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情况,四年学习的时候,先好好学习,先把自己这些本事学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关键是你自己有没有施展的才华。
 
  壮壮回电影学院做教师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说:“现在我回学校教书,是想总结自己的创作经验,也是想总结电影学院的‘学院式’电影专业教育,特别是想通过建立电影专项基金,扶持电影的新人”。

  壮壮是一个做事极认真的人,记得2005年5月,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的时候,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了一个“与时俱进的艺术发展——‘第五代电影’二十年踪迹”学术研讨会,一进入会场,坐在我身边的田壮壮就开始嘀咕这标题咋回事儿,我没有接招,结果,一开场,作为电影学院导演系系主任的田壮壮就说:“有点对不起诸位同学,我真是不知道今儿这个研讨会‘与时俱进’这个主题是怎么回事?”后来他对我说:“我们希望开一些比较务实的电影教育、电影创作的会,别总是说一些空洞的话,做一些空洞的事”。他讨厌那种夸夸其谈的人和事,也唾弃那些不着边际的言语和词汇,做事比较务实,他更喜欢在做事的过程中考虑对中国电影可以帮助点什么,所以,他的习惯是既然答应你的事,他一定会做得比较到位。

  壮壮回电影学院做教师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也出于他在电影厂的多年的浸润,对现实和未来的一个综合考虑。壮壮最早开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持新电影人制作电影,是来自自己求学的经历和成长的过程,他就是在北影厂的叔叔、大爷、阿姨的关心下成长的,知道别人的帮助对一个人成长是多么的重要。其实,壮壮这人特善良,他的朴素和真诚,让你觉得比较可以依赖和亲近,并且,这些年我们能从他的做事和言语中,感受到他对中国电影那份感情和责任,对于年轻一代的学子,他永远有那份舔犊之爱。

  其实,今天在学院电影教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同学的眼睛是雪亮的,不看你教师有多么高的学历,博士、硕士,也不看你有多么大的年龄,更不看你写了多少的理论文章,主要看你上课中,讲的是不是电影创作的实践经验和应用理论,看你是不是在讲授电影本体的东西,是不是在传授电影的“干货”,东抄、西抄的教师没有戏,围着电影讲空话、套话、玩儿弄辞藻的老师,基本上没有什么威信。电影教学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何况现在有些学生缺少对电影神圣、庄严的认知感,你自己的创作、经验、理论、素质、总结、梳理、口才、方法、风格、备课、讲授、态度、用心、认真的各个方面的综合效果,才会给学生一个比较务实、真实、扎实的学习感受。壮壮还这样告诉学生:“我们的学习环境不一样。我们上学的时候是在‘乡下’(朱辛庄),你们的学习是在城里(蓟门桥)。我们那时和老师的关系都是称兄道弟,你们现在可能不行。我们那时老师和学生的工资也都差不多,我们总有法子成天逼着老师。所以我说,老师的那点看家本领和‘私房’的东西,你们要缠着他,要在学校期间就都学会,这到社会上是真有用”。

  壮壮回到学院以后,对系里的各种工作也慢慢的熟悉和适应了,他总是在考虑和讨论未来的人才培养问题,他经常忧虑学院导演系的教师是否有丰富的电影(电视剧)创作经验和教学经验,忧虑一个电影学院若两年不出人、五年不出人、八年不出人,我们国家的电影将会是什么样的状况。壮壮实际上觉得,谈电影、拍电影、聊电影、评电影、教电影完全是不同的事。他发现这些学生完全是迷恋电影,对电影充满热情,所以才考进北京电影学院,关键是我们从事教学的人,怎么样的对待学生。

  壮壮创作的电影,更多地是在遵循他做人的宗旨和做电影的宗旨,他关注社会与人的关系,对与人有关的一切事情,都表示出极大的创作兴趣。在他的心目中,电影应该是创作者对人性的深刻分析。他的电影这种“独特”、“另类”,显现了自己对艺术反映和表现生活的态度,也呈现了他一种安详下的思考。他对电影信仰的忠诚,是我们今天中国电影的一个品牌。

  电影人,特别是导演,有一种切身体会:电影,完全是一个说不清楚的东西,拍摄电影要照顾投资、故事、风格、水平、市场、票房、宣传、推广和发行,可以用“尴尬”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整个心情。在物质面前,所有的精神的东西都是无力的,都必须是现实的。

  全世界的导演,在今天都面临着电影的艺术与电影的商业的问题,有的结合的比较好,有的在努力进行结合,壮壮是属于后种,在今天,他仍然是一个坚持自己的人,他的电影一直体现他对艺术的执著和个人化的追求,在他的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电影的坚定,体会到他的追寻,感受他的理想。田壮壮在电影中主要所表现的那种对人物命运的关怀是细腻的,对人物本身与社会、家庭的关系的关注与同情,是他的电影追寻的宗旨。

  从壮壮的电影,可以看出他不同阶段的思考和表现形式是不一样的,在风格上也显现出不同深度,更多地是在遵循他做人的宗旨和做电影的宗旨,他关注社会与人的关系,对与人有关的一切事情,都表示出极大的创作兴趣。在他的心目中,电影应该是创作者对人性的深刻分析。电影永远是自己内心世界的一面镜子,不需要去看别人的眼色行事。他的作品,一直是在寻找电影的内心环境和人的命运的改变,他永远不在乎别人会说什么,而在乎自己做什么。他所表现的是他对电影艺术的执著,可以说电影是他的信仰,似乎他的血液里都是在流淌着电影。
 
  壮壮脸上的沧桑是他气质的表现,但是他的眼睛中的忧郁,则是他对中国电影的关注所致。他考虑的不是市场,也不是考虑他自己将来是拍商业电影还是拍有思想性的电影,他关心的是我们国家的电影所表现出来的文化,是电影的投资环境,他关心的是我们到底要做什么电影,我们用什么样的电影点亮观众的心里的明灯,怎么样在电影中表现你自己最有愿望和最有激情的东西。

  壮壮曾经说过,他特别喜欢南斯拉夫电影导演艾米尔·库斯图里卡,壮壮除了喜欢他的电影,就是喜欢他的在电影中表现出来的“懂人事儿”——懂人的感情、人的爱、人的世故,能够知道人最关心什么,热爱什么,在电影中把人生最真挚的东西展现给人类看,他的电影里没有风格的东西、没有技巧的东西、没有视觉的东西,有的是思考和一份沉重,但是,他的电影给生命和生活的压力不大,有幽默,有智慧,这是他与他的民族与生俱来的一种素质。

  作为“第五代”电影导演的田壮壮,在电影艺术创作上一直是一个执著和坚持的人,他坚持自己的认识和创作风格,我们从他近期拍摄的电影中可以看到他的意志:

  《德拉姆》——“茶马古道”,从人类学、社会学、文化学、心理学和艺术学的角度,纪录和表现了云南的风土人情,承载了中国少数民族的文化和历史,引起我们对政治、社会、文化、经济、发展的思考和注意。影片通过一些不同性别、年龄、民族、经历的人和事,更全面、立体地把云南地区、怒江流域的社会发展、人文思想、价值观念、家庭结构、宗教信仰、个人情感等,做了一个全方位的表现。影片完全是自述式的叙述方式,观众是一个倾听和交流的对象,刺激其参与完成叙述,同时,表现了其对云南自然风光、民俗音乐和民俗风情十分在意,给我们感受到的是更多仪式上、情感上的尽情宣泄。我们在其作品中,理解了作者在考虑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历史、人与宗教的多元关系。《德拉姆》——“茶马古道”唯美的影像和深刻的内涵,在很多的方面给出了回味的空间,在平静的叙述中能打动观众,这里的“切入点”比较多,每一个人都会在其中找到你自己的认同和感悟的东西。

  影片中的人物和语言,使我们记住了一切,所以感到沉重和同情,与此相对应的是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说法,在所有的人物身上,我们分明看到无论沉重抑或理解,同情还是窒闷,敬仰还是由衷地吁一口气,都是为了在天时、地利、人和的交汇点上能够畅然联想,记载、传承和表现历史、时代和人性的丰富表象。

  纪录片的选题没有盲目性,对所要表现和拍摄的东西,都经过了相当时间的思想思考和文化沉淀,完全是把导演所理解的、感受的、思考的、认识的、体会的、凝练的东西,用视觉的方法和艺术的手段来呈现给观众。所以,我们看到的东西实际上是田壮壮感觉的结果,思考的结果,符合艺术家独立思想的特质,能够在混乱中找到美感的表达,能够在一些不被人关注的众多的社会现象中发现有深刻意义的东西。

  从《德拉姆》我们可以有一种体会:纪录片是一种形式,纪录片是一种程度,纪录片是一种逻辑,纪录片是一种个人情感,纪录片是一种主观表达,纪录片是一种社会影像档案,是一种在心底的感觉和思想的东西。很多意识的表达、思考的严谨、问题的提出,不在于镜头的结构,不在于叙事的方法,而在于我们从中提炼了什么。影片中很多采访的人物在叙事上特别的平静,正是这种平静反映了人类生命历程艰难。影片中很多影像特别生动,是因为有严格的选择。关键是导演以一种什么样的结构呈现给我们,给我们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使我们心里会觉得值得。

  今天《德拉姆》——“茶马古道”看来已经成为中国纪录片电影“新经典主义”的一个标志,就是“拒绝崇高”,说到底就是“平静、平和、平民”。彻底拒绝表现离我们遥远的东西,而实实在在地表达社会生活的平静;表达人本质上的平和;表达构成社会主体的平民;这样,在根本上拒绝了虚无主义的存在。

  《小城之春》是一个中国电影历史中的经典,敢于面对经典和重新拍摄经典,不仅仅是需要勇气,还需要许多的东西,我认为,壮壮以重拍这部经典作品来重新“出山”,同时也藉此来证明自己的态度和导演风格。《小城之春》拍摄得比较规矩,也非常的认真,能够体现对原著和电影最崇高的敬意,它其实是壮壮的导演生涯中一个很重要的作品,他敢于面对大师和作品的难度系数,他的创作精神和诚意,是在向老电影艺术家致敬。

  在创作《小城之春》的过程中,壮壮继续保持了费穆在叙事美学和叙述方法上的诗意风格,更着重注意表达和表现在历史环境下的人物命运,展示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特别是抒发人物的情感与情绪。用现实的时空关系和彩色关系提高视觉的情绪,镜头注意在不破坏人物性格和表演的情况下,发挥场面调度的作用,用现代的语汇和语言方法来叙述心境和境界。这部影片的出现,无疑驳斥了一些关于“第五代”开始堕落和媚俗传言,说明,电影的创作应该是一个个人崇敬和敬仰的创作过程,创作的态度和电影作品本身的魅力,可以说明一个导演的心路历程。

  其实,壮壮的电影都是在进行着自己对社会和生活的述说,这么多年,他的电影创作数量不多,但是,在他的电影中一直保持着那种自己的状态,在创作上保持一种追求的过程。(本文作者为北京电影学院院长)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