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0535 次 历史版本 5个 创建者:1002ban (2011/1/14 18:58:30)  最新编辑:流星的雨季 (2012/1/12 16:28:38)
曹彬
拼音:Cáo Bīn(Cao Bin)
目录[ 隐藏 ]
  曹彬(931—999)北宋初年大将。字国华,真定灵寿(今属河北)人,以败契丹北汉功,任枢密承旨,灭后蜀任都监。雍熙三年(986)率军攻辽,因诸将不服指挥,败于涿州,降为右骁卫上将军。后复任枢密使

人物简介

 
曹彬
曹彬
  曹彬后周时以后宫近戚为晋州兵马都监,累官至引进使。北宋建立后,迁客省使兼枢密都承旨,乾德二年(964)以归州行营都监参加灭蜀之役,以不滥杀掠而得到宋太祖赵匡胤的褒奖,授宣徽南院使、义成军节度使。开宝七年(974),受命率军灭南唐,约束宋兵不得肆意杀掠,使南唐都城江宁府(今江苏南京)免遭破坏。回师不久即被任命为枢密使。宋太宗赵炅即位,加同平章事,封鲁国公,益得信任。雍熙三年(986),宋太宗分兵三路攻辽,曹彬任幽州(今北京)道行营前军马步水陆都部署,率宋兵主力自雄州(今河北雄县)向涿州(今河北涿州)进发。因指挥无能,不能约束部将,造成岐沟关(今河北涞水东)之战的惨败。致使其他两路军也被迫退兵。因此,被责授右骁卫上将军。次年,起为侍中、武宁军节度使宋真宗赵恒即位后,召拜枢密使。咸平二年(999)病死,终年六十九岁。
 
 
 

相关事迹

为人谨慎

  宋太祖有一次问他对当朝官员有什么个人意见,曹彬回曰:“臣主军事,军事之外不是臣所应当知晓和介入的。感觉武将说话都很干脆,比如南宋时期宋理宗问大将孟珙中兴大计,孟珙答曰:“宽民力,蓄人才”,帝问和议,孟珙答曰:“臣介胄之士,当言战,不当言和”。从来不说人家的过错,也许我们觉的曹彬是个老好人,老好的有些虚伪,其实不然,我个人认为宋初及之前的年代正是道教大兴之时,陈抟老祖与宋太租赵匡胤华山对弈的传说决不是无风起浪,曹彬应该是信奉道教的,道教的“不敢为天下先”就是要人忍让不争,谦恭柔顺,为而不有,成而不恃,知荣守辱,知止不殆。不争即无为,不责人小过,不发人隐私,不念人旧恶,二者可以养德,亦可以远害,曹彬正是用从来不说人家的过错换清净。同样道家强调“俭”,要人清心不贪,见素抱朴,少私寡欲,不可浮华失真而迷失本性,失德离道。这一点曹彬做的是柔韧有余,最典型的莫过于后周时期他拒收有吴越小朝廷送他的礼物,本来曹彬作为大使出使吴越,吴越作为对大周贵宾的尊敬,就送他礼物,三番五次曹彬都没接受,还偷偷地跑了,最后弄的“吴越人以轻舟追遗之”,最终曹彬是被逼地接受了礼物,回来后他又把礼物“悉上送官”,他这种作法连皇帝都看不下去了,周世宗强行将礼物退还给他,“彬始拜赐,悉以分遗亲旧而不留一钱”。到头来曹彬还是分钱未沾,做到了清心不贪,见素抱朴。
曹彬
曹彬

  《曹彬列传》记载:“遇士夫于途,必引车避之。不名下吏每白事,必冠而后见”。意思即曹彬在路上如果遇到其他官员,不管他官阶大小,必定让车夫避让。每当下属的官员汇报工作,同样不管官阶大小,他必定要穿戴整齐后才召见。呵呵,想想现在湖北刚刚发生的2汽车互不相让而导致的惨剧,不禁让人心寒!曹彬官不可为不大,人家都做到枢密使加同平章事,即军委副主席加国务院副总理,可曹彬没有因为官大就摆谱,不准别人的车挡道,反而是处处容人,拿我们现在这个略显浮躁的社会来说,多一点宽容必少一段争执。曹彬对自己人宽容,对敌视政权的子民也一视同仁。公元974年曹彬率军攻打南唐国都,在城将被攻克之际,曹彬忽然称病,当众将领来探视曹彬病情时,曹彬曰:“余之疾非药石所能愈,惟须诸公诚心自誓,以克城之日,不妄杀一人,则自愈矣。”本来曹彬是主帅,他完全可以立下军令状:克城之日,妄杀一人者,杀无赦,可是他却没有做,我想这体现了道家的“慈”即人應有悲天悯人的仁心和普度众生的胸襟,他大概是想以此感化众将领不要生灵涂炭吧。于是众将领应承,一起焚香发誓克城之日,不妄杀一人。当然了曹彬是装病的,诸将许诺后就“病情逐渐好转”。《历史感应统纪》如此赞叹曹彬云:“其示病也,正如维摩诘经所谓,因众生病,是故我病,一切众生疾疗,我疾乃疗,存心仁厚如此。古称三世为将,道家所忌,若彬之为将,正可广作功德,何忌焉!”

曹彬兵败涿州

  宋太宗在刚刚消灭北汉后就要攻打辽国,收复燕云之地。曹彬以为军队刚刚打过大仗,大军不堪再战,应该休整后再远征,不想被宋太宗否定了。很简单《宋史?太祖本纪》中记载赵匡胤是涿州人,宋平南唐后,当年赵匡胤不接受群臣请加尊号“一统太平”,说:“燕(幽云)、晋(北汉)未复,可谓一统太平乎?”。现在做弟弟宋太宗虽然拿下北汉,但是幽云地区未复,自己的老家还被人占领,这皇帝做的也太没有面子,估计宋太宗想狭消灭北汉之势一举拿下幽云地区。986年,宋军兵分三路北伐辽国。曹彬部是主力,很快就占领涿州,但是辽国将领耶律休哥不与曹彬正面接触,而是派兵切断曹彬部粮道。被断粮道的曹彬的十万大军不得不而退返雄州。 宋太宗得知曹彬退出涿州,非常愤怒,毕竟涿州是自己的家乡,他要曹彬配合其他2路大军重返涿州,曹彬本来不准备继续北上,但诸将求功心切,纷纷请求重返涿州。“仁敬和厚”的曹彬就听从部下的意见,结果尽打胜仗的曹彬在涿州兵败于辽国名将耶律休哥。

  曹彬兵败原因有二

曹彬
曹彬
  第一,曹平时太过宽容,“位兼将相,不以等威自异”。不以威严治理军队,可是带来的后果是军队中没有规则,估计曹彬在军队里是儒将,平常难以节制部下,本来第二次进涿州后撤退,他想留下部将卢斌率军万余人守城,但卢斌说的倒好:“涿州深入北地,无援内无食,丁籍残失,守必不利,不若以此万人结阵而去,比于固守利百矣”。曹彬想想也是,不能让久随自己的部下送死就同意卢斌的做法,就让卢斌带城中民众先行,自己率大军断后。其实在军中仁慈过了头就变成优柔寡断了。 这一点他和他儿子曹玮就有些差距了,曹玮在宋朝西北边防战绩辉煌,这与曹玮治军有关,史载曹玮:“驭军严明有部分,赏罚立决,犯令者无所贷。善用间,周知虏动静,举措如老将”。曹彬以前打的仗大都是攻城战,有条不紊,按部就班,节奏比较慢,曹彬端谨的作风适合打这种仗,而和辽国打的涿州之战则是运动战,战场形式千变万化,这种作战方式需要指挥官的随机应变,作法不可拘泥,而这恰恰是曹彬所缺少的,兵败涿州与曹彬的性格有很大关系。

  第二,涿州一带是皇帝的老家,这样一来宋太宗就有些感情用事,比如在讨论该不该打辽国的时候,宋太宗是情感战胜了理智,拒绝曹彬的纳谏,当曹彬第一次退出涿州时,宋太宗表现的有些急躁,他想当然地认为3路大军中2军已经旗开得胜,你曹彬部不应该畏缩不前,应该重返涿州与辽国主力决战。这和解放战争中莱芜之役比较像,当时坐镇济南的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发觉我军主力有北上莱芜、新泰的迹象,即命令刚进占新泰李仙洲部急速回师。可王耀武上司陈诚却不这样认为,不顾王耀武的主张,要李仙洲坚决重占新泰,向蒙阴进击,以切断解放军西退之路,从而歼灭华东解放军主力。于是李仙洲只好命他的部队重新赶回新泰、颜庄地区。陈诚和宋太宗都犯了同一个错误就是没有重视在战场第一线指挥官的决断,而是想当然地纸上谈兵。

评述

 
  北宋开国元勋曹彬可谓武将里面为人处世的典范,唐宋武将如云,个个驰骋沙场,豪气干天,曹彬在唐宋武将群里算是个另类,在武将里他像个文臣,而在文臣里则像武将都说:将军额上能跑马,宰相肚里能乘船!曹彬就是宰相式的武将。《宋史》赞誉:“仁敬和厚” 。

  《宋史》对曹彬的评价是:“仁恕清慎,能保功名,守法度,唯彬为宋良将第一。” 曹彬个人处世的魅力也影响了他的后人,南宋初期位高权重的秦桧的儿媳妇曹氏就是北宋名将曹彬的后人,这也从侧面说明的曹家经历若干代后在当时社会还是很有地位的。所谓“创业易,守成难。”无论是江山还是单个家族。曹彬这种与人无争的处世方法则使他这个家族免遭非难。

历史记载

  《宋史·曹彬传》

宋史
宋史
  曹彬,字国华,真定灵寿人。父芸,成德军节度都知兵马使。彬始生周岁,父母以百玩之具罗于席,观其所取。彬左手持干戈,右手持俎豆,斯须取一印,他无所视,人皆异之。及长,气质淳厚。汉乾祐中,为成德军牙将。节帅武行德见其端懿,指谓左右曰:“此远大器,非常流也。”周太祖贵妃张氏,彬从母也。周祖受禅,召彬归京师。隶世宗帐下,从镇澶渊,补供奉官,擢河中都监。蒲帅王仁镐以彬帝戚,尤加礼遇。彬执礼益恭,公府燕集,端简终日,未尝旁视。仁镐谓从事曰:“老夫自谓夙夜匪懈,及见监军矜严,始觉己之散率也。”

  显德三年,改潼关监军,迁西上阁门使。五年,使吴越,致命讫即还。私觌之礼,一无所受。吴越人以轻舟追遗之,至于数四,彬犹不受。既而曰:“吾终拒之,是近名也。” 遂受而籍之以归,悉上送官。世宗强还之,彬始拜赐,悉以分遗亲旧而不留一钱。出为晋州兵马都监。一日,与主帅暨宾从环坐于野,会邻道守将走价驰书来诣,使者素不识彬,潜问人曰:“孰为曹监军?”有指彬以示之,使人以为绐己,笑曰:“岂有国戚近臣,而衣弋绨袍、坐素胡床者乎?”审视之方信。迁引进使。

  初,太祖典禁旅,彬中立不倚,非公事未尝造门,群居燕会,亦所罕预,由是器重焉。建隆二年,自平阳召归,谓曰:“我畴昔常欲亲汝,汝何故疏我?”彬顿首谢曰:“臣为周室近亲,复忝内职,靖恭守位,犹恐获过,安敢妄有交结?”迁客省使,与王全斌、郭进领骑兵攻河东平乐县,降其将王超、侯霸荣等千八百人,俘获千余人。既而贼将蔚进率兵来援,三战皆败之。遂建乐平为平晋军。乾德初,改左神武将军。时初克辽州,河东召契丹兵六万骑来攻平晋,彬与李继勋等大败之于城下。俄兼枢密承旨。

  二年冬,伐蜀,诏以刘光毅为归州行营前军副部署,彬为都监。峡中郡县悉下,诸将咸欲屠城以逞其欲,彬独申令戢下,所至悦服。上闻,降诏褒之。两川平,全斌等昼夜宴饮,不恤军士,部下渔夺无已,蜀人苦之。彬屡请旋师,全斌等不从。俄而全师雄等构乱,拥众十万,彬复与光毅破之于新繁,卒平蜀乱。时诸将多取子女玉帛,彬橐中唯图书、衣衾而已。及还,上尽得其状,以全斌等属吏。谓彬清介廉谨,授宣徽南院使、义成军节度使。彬入见,辞曰:“征西将士俱得罪,臣独受赏,恐无以示劝。”上曰:“卿有茂功,又不矜伐,设有微累,仁赡等岂惜言哉?惩劝国之常典,可无让。” 
 
  六年,遣李继勋、党进率师征太原,命为前军都监,战洞涡河,斩二千余级,俘获甚众。开宝二年,议亲征太原,复命为前军都监,率兵先往,次团柏谷,降贼将陈廷山。又战城南,薄于濠桥,夺马千余。及太祖至,则已分砦四面,而自主其北。六年,进检校太傅。

  七年,将伐江南。九月,彬奉诏与李汉琼、田钦祚先赴荆南发战舰,潘美帅步兵继进。十月,诏以彬为升州西南路行营马步军战棹都部署,分兵由荆南顺流而东,破峡口砦,进克池州,连克当涂、芜湖二县,驻军采石矶。十一月,作浮梁,跨大江以济师。十二月,大破其军于白鹭洲。

  八年正月,又破其军于新林港。二月,师进次秦淮,江南水陆十余万陈于城下,大败之,俘斩数万计。及浮梁成,吴人出兵来御,破之于白鹭洲。自三月至八月,连破之,进克润州。金陵受围,至是凡三时,吴人樵采路绝,频经败衄,李煜危急,遣其臣徐铉奉表诣阙,乞缓师,上不之省。先是,大军列三砦,美居守北偏,图其形势来上。太祖指北砦谓使者曰:“吴人必夜出兵来寇,尔亟去,令曹彬速成深沟以自固,无堕其计中。”既成,吴兵果夜来袭,美率所部依新沟拒之,吴人大败。奏至,上笑曰:“果如此。”

  长围中,彬每缓师,冀煜归服。十一月,彬又使人谕之曰:“事势如此,所惜者一城生聚,若能归命,策之上也。”城垂克,彬忽称疾不视事,诸将皆来问疾。彬曰:“余之疾非药石所能愈,惟须诸公诚心自誓,以克城之日,不妄杀一人,则自愈矣。”诸将许诺,共焚香为誓。明日,稍愈。又明日,城陷。煜与其臣百余人诣军门请罪,彬慰安之,待以宾礼,请煜入宫治装,彬以数骑待宫门外。左右密谓彬曰:“煜入或不测,奈何?”彬笑曰:“煜素忄耎无断,既已降,必不能自引决。”煜之君臣,卒赖保全。自出师至凯旋,士众畏服,无轻肆者。及入见,刺称“奉敕江南干事回”,其谦恭不伐如此。

  初,彬之总师也,太祖谓曰:“俟克李煜,当以卿为使相。”副帅潘美预以为贺。彬曰:“不然,夫是行也,仗天威,遵庙谟,乃能成事,吾何功哉,况使相极品乎!”美曰:“何谓也?彬曰:“太原未平尔。”及还,献俘。上谓曰:“本授卿使相,然刘继元未下,姑少待之。”既闻此语,美窃视彬微笑。上觉,遽诘所以,美不敢隐,遂以实对。上亦大笑,乃赐彬钱二十万。彬退曰:“人生何必使相,好官亦不过多得钱尔。”未几,拜枢密使、检校太尉、忠武军节度使。

  太宗即位,加同平章事。议征太原,召彬问曰:“周世宗及太祖皆亲征,何以不能克?”彬曰:“世宗时,史彦超败于石岭关,人情惊扰,故班师;太祖顿兵甘草地,会岁暑雨,军士多疾,因是中止。”太宗曰:“今吾欲北征,卿以为何如?”彬曰:“以国家兵甲精锐,剪太原之孤垒,如摧枯拉朽尔,何为而不可。”太宗意遂决。太平兴国三年,进检校太师,从征太原,加兼侍中。八年,为弭德超所诬,罢为天平军节度使。旬余,上悟其谮,进封鲁国公,待之愈厚。

  雍熙三年,诏彬将幽州行营前军马步水陆之师,与潘美等北伐,分路进讨。三月,败契丹于固安,破涿州,戎人来援,大破之于城南。四月,又与米信破契丹于新城,斩首二百级。五月,战于岐沟关,诸军败绩,退屯易州,临易水而营。上闻,亟令分屯边城,追诸将归阙。

  先是,贺令图等言于上曰:“契丹主少,母后专政,宠幸用事,请乘其衅,以取幽蓟。”遂遣彬与崔彦进、米信自雄州,田重进趣飞狐,潘美出雁门,约期齐举。将发,上谓之曰:“潘美之师但先趣云、应,卿等以十万众声言取幽州,且持重缓行,不得贪利。彼闻大兵至,必悉众救范阳,不暇援山后矣。”既而,美之师先下寰、朔、云、应等州,重进又取飞狐、灵丘、蔚州,多得山后要害地,彬亦连下州县,势大振。每奏至,上已讶彬进军之速。及彬次涿州,旬日食尽,因退师雄州以援饷馈。上闻之曰:“岂有敌人在前,反退军以援刍粟,失策之甚也。”亟遣使止彬勿前,急引师缘白沟河与米信军会,案兵养锐,以张西师之势;俟美等尽略山后地,会重进之师而东,合势以取幽州。时彬部下诸将,闻美及重进累建功,而已握重兵不能有所攻取,谋议蜂起。彬不得已,乃复裹粮再往攻涿州。契丹大众当前,时方炎暑,军士乏困,粮且尽,彬退军,无复行伍,遂为所蹑而败。

  彬等至,诏鞫于尚书省,令翰林学士贾黄中等杂治之,彬等具伏违诏 失律之罪。彬责授右骁卫上将军,彦进右武卫上将军,信右屯卫上将军,余以次黜。四年,起彬为侍中、武宁军节度使。淳化五年,徙平卢军节度。真宗即位,复检校太师、同平章事。数月,召拜枢密使。

  咸平二年,被疾。上趣驾临问,手为和药,仍赐白金万两。问以后事,对曰:“臣无事可言。臣二子材器可取,臣若内举,皆堪为将。”上问其优劣,对曰:“璨不如玮。”六月薨,年六十九。上临哭之恸,对辅臣语及彬,必流涕。赠中书令,追封济阳郡王,谥武惠;且赠其妻高氏韩国夫人;官其亲族、门客、亲校十余人。八月,诏彬与赵普配飨太祖庙庭。

  彬性仁敬和厚,在朝廷未尝忤旨,亦未尝言人过失。伐二国,秋毫无所取。位兼将相,不以等威自异。遇士夫于途,必引车避之。不名下吏,每白事,必冠而后见。居官奉入给宗族,无余积。平蜀回,太祖从容问官吏善否,对曰:“军政之外,非臣所闻也。”固问之,唯荐随军转运使沈伦廉谨可任。为帅知徐州日,有吏犯罪,既具案,逾年而后杖之,人莫知其故。彬曰:“吾闻此人新娶妇,若杖之,其舅姑必以妇为不利,而朝夕笞詈之,使不能自存。吾故缓其事,然法亦未尝屈焉。”北征之失律也,赵昌言表请行军法。及昌言自延安还,被劾,不得入见。彬在右府,为请于上,乃许朝谒。
 
  子璨、珝、玮、玹、玘、珣、琮。珝娶秦王女兴平郡主,至昭宣使。玹左藏库副使,玘尚书虞部员外郎,珣东上阁门使,琮西上阁门副使。玘之女,即慈圣光献皇后也。芸,累赠魏王。彬,韩王。玘,吴王,谥曰安僖。玘之子佾、傅。佾见《外戚传》。傅,后兄也,荣州刺史,谥恭怀。

    4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