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720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黔州王华 (2011/1/11 15:21:16)  最新编辑:黔州王华 (2011/1/11 15:21:16)
田子方
拼音:tián zǐ fāng
同义词条:田无地

田子方

简介

  田子方:名无地,初事魏文候,继任齐相国。国富民强,齐国大治,其为人也,刚毅果决,傲王侯而轻富贵,闻名诸侯,声望名于当世。世称田氏后裔,有子方之遗风焉。魏文侯常与子方饮酒而称乐。文侯谓子方曰:“钟声不比乎左高。”子方闻之而笑。文侯问何笑之有?子方对曰:“臣闻之,君明则乐,官不明则乐音。臣恐君之聋于官也。”文侯曰:“善。”一日,文侯命太子击为中山君,击受命而出。遇子方乘敝车而至。击忙下车,拱立道旁致敬,子方驱车而过,傲然不顾,恶其以富贵骄人。文侯敬子方之才识过人,谓人曰:“吾所学者真土梗耳。”土梗犹土人称遭雨即溃。
 

《庄子·外篇·田子方第二十一》

  田子方侍坐于魏文侯,数称囗(左“奚”右“谷”)工。文侯曰: “囗((左“奚”右“谷”)工,子之师邪?”子方曰:“非也,无 择之里人也。称道数当故无择称之。”文侯曰:“然则子无师邪?” 子方曰:“有。”曰:“子之师谁邪?”子方曰:“东郭顺子。”文 侯曰:“然则夫子何故未尝称之?”子方曰:“其为人也真。人貌而 天虚,缘而葆真,清而容物。物无道,正容以悟之,使人之意也消。 无择何足以称之!”子方出,文侯傥然,终日不言。召前立臣而语之 曰:“远矣,全德之君子!始吾以圣知之言、仁义之行为至矣。吾闻 子方之师,吾形解而不欲动,口钳而不欲言。吾所学者,直土埂耳! 夫魏真为我累耳!”
 
  温伯雪子适齐,舍于鲁。鲁人有请见之者,温伯雪子曰:“不可。 吾闻中国之君子,明乎礼义而陋于知人心。吾不欲见也。”至于齐, 反舍于鲁,是人也又请见。温伯雪子曰:“往也蕲见我,今也又蕲见 我,是必有以振我也。”出而见客,入而叹。明日见客,又入而叹。 其仆曰:“每见之客也,必入而叹,何耶?”曰:“吾固告子矣:中 国之民,明乎礼义而陋乎知人心。昔之见我者,进退一成规、一成矩 ,从容一若龙、一若虎。其谏我也似子,其道我也似父,是以叹也。 ”仲尼见之而不言。子路曰:“吾子欲见温伯雪子久矣。见之而不言 ,何邪?”仲尼曰:“若夫人者,目击而道存矣,亦不可以容声矣! ”
 
  颜渊问于仲尼曰:“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夫子驰亦驰,夫子 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后矣!”夫子曰:“回,何谓邪?”曰:“夫 子步亦步也,夫子言亦言也;夫子趋亦趋也,夫子辩亦辩也;夫子驰 亦驰也,夫子言道,回亦言道也;及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后者,夫子 不言而信,不比而周,无器而民滔乎前,而不知所以然而已矣。”仲 尼曰:“恶!可不察与!夫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日出东方 而入于西极,万物莫不比方,有目有趾者,待是而后成功。是出则存 ,是入则亡。万物亦然,有待也而死,有待也而生。吾一受其成形, 而不化以待尽。效物而动,日夜无隙,而不知其所终。薰然其成形, 知命不能规乎其前。丘以是日囗(左“彳”右“且”音cu2)。吾 终身与汝交一臂而失之,可不哀与?女殆著乎吾所以著也。彼已尽矣 ,而女求之以为有,是求马于唐肆也。吾服,女也甚忘;女服,吾也 甚忘。虽然,女奚患焉!虽忘乎故吾,吾有不忘者存。”
 
  孔子老聃,老聃新沐,方将被发而干,蛰然似非人。孔子便而待 之。少焉见,曰:“丘也眩与?其信然与?向者先生形体掘若槁木, 似遗物离人而立于独也。”老聃曰:“吾游心于物之初。”孔子曰: “何谓邪?”曰:“心困焉而不能知,口辟焉而不能言。尝为汝议乎 其将:至阴肃肃,至阳赫赫。肃肃出乎天,赫赫发乎地。两者交通成 和而物生焉,或为之纪而莫见其形。消息满虚,一晦一明,日改月化 ,日有所为而莫见其功。生有所乎萌,死有所乎归,始终相反乎无端 ,而莫知乎其所穷。非是也,且孰为之宗!”孔子曰:“请问游是。 ”老聃曰:“夫得是至美至乐也。得至美而游乎至乐,谓之至人。” 孔子曰:“愿闻其方。”曰:“草食之兽,不疾易薮;水生之虫,不 疾易水。行小变而不失其大常也,喜怒哀乐不入于胸次。夫天下也者 ,万物之所一也。得其所一而同焉,则四支百体将为尘垢,而死生终 始将为昼夜,而莫之能滑,而况得丧祸福之所介乎!弃隶者若弃泥涂 ,知身贵于隶也。贵在于我而不失于变。且万化而未始有极也,夫孰 足以患心!已为道者解乎此。”孔子曰:“夫子德配天地,而犹假至 言以修心。古之君子,孰能脱焉!”老聃曰:“不然。夫水之于囗( “灼”字以“氵”代“火”音zhuo2)也,无为而才自然矣;至 人之于德也,不修而物不能离焉。若天之自高,地之自厚,日月之自 明,夫何修焉!”孔子出,以告颜回曰:“丘之于道也,其犹醯鸡与 !微夫子之发吾覆也,吾不知天地之大全也。”
 
  庄子鲁哀公,哀公曰:“鲁多儒士,少为先生方者。”庄子曰: “鲁少儒。”哀公曰:“举鲁国而儒服,何谓少乎?”庄子曰:“周 闻之:儒者冠圜冠者知天时,履句履者知地形,缓佩囗(“决”字以 “王”代“冫”)者事至而断。君子有其道者,未必为其服也;为其 服者,未必知其道也。公固以为不然,何不号于国中曰:‘无此道而 为此服者,其罪死!’”于是哀公号之五日,而鲁国无敢儒服者。独 有一丈夫,儒服而立乎公门。公即召而问以国事,千转万变而不穷。 庄子曰:“以鲁国而儒者一人耳,可谓多乎?”
 
  百里奚爵禄不入于心,故饭牛而牛肥,使秦穆公忘其贱,与之政也 。有虞氏死生不入于心,故足以动人。
 
  宋元君将画图,众史皆至,受揖而立,舐笔和墨,在外者半。有一 史后至者,囗囗(“檀”字以“亻”代“木”音tan3)然不趋, 受揖不立,因之舍。公使人视之,则解衣般礴裸。君曰:“可矣,是 真画者也。”
 
  文王观于臧,见一丈夫钓,而其钓莫钓。非持其钓有钓者也,常钓 也。文王欲举而授之政,而恐大臣父兄之弗安也;欲终而释之,而不 忍百姓之无天也。于是旦而属之大夫曰:“昔者寡人梦见良人,黑色 而髯,乘驳马而偏朱蹄,号曰:‘寓而政于臧丈人,庶几乎民有瘳乎 !’”诸大夫蹴然曰∶“先君王也。”文王曰:“然则卜之。”诸大 夫曰∶“先君之命,王其无它,又何卜焉。”遂迎臧丈人而授之政。 典法无更,偏令无出。三年,文王观于国,则列士坏植散群,长官者 不成德,囗(左上“文”左下“虫”右“臾”音yu3)斛不敢入于 四竟。列士坏植散群,则尚同也;长官者不成德,则同务也,yu3 斛不敢入于四竟,则诸侯无二心也。文王于是焉以为大师,北面而问 曰:“政可以及天下乎?”臧丈人昧然而不应,泛然而辞,朝令而夜 循,终身无闻。颜渊问于仲尼曰:“文王其犹未邪?又何以梦为乎? ”仲尼曰:“默,汝无言!夫文王尽之也,而又何论剌焉!彼直以循 斯须也。”
 
  列御寇为伯昏无人射,引之盈贯,措杯水其肘上,发之,适矢复沓 ,方矢复寓。当是时,犹象人也。伯昏无人曰:“是射之射,非不射 之射也。尝与汝登高山,履危石,临百仞之渊,若能射乎?”于是无 人遂登高山,履危石,临百仞之渊,背逡巡,足二分垂在外,揖御寇 而进之。御寇伏地,汗流至踵。伯昏无人曰:“夫至人者,上窥青天 ,下潜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今汝怵然有恂目之志,尔于中也 殆矣夫!”
 
  肩吾问于孙叔敖曰:“子三为令尹而不荣华,三去之而无忧色。吾 始也疑子,今视子之鼻间栩栩然,子之用心独奈何?”孙叔敖曰:“ 吾何以过人哉!吾以其来不可却也,其去不可止也。吾以为得失之非 我也,而无忧色而已矣。我何以过人哉!且不知其在彼乎?其在我乎 ?其在彼邪亡乎我,在我邪亡乎彼。方将踌躇,方将四顾,何暇至乎 人贵人贱哉!”仲尼闻之曰:“古之真人,知者不得说,美人不得滥 ,盗人不得劫,伏戏、黄帝不得友。死生亦大矣,而无变乎己,况爵 禄乎!若然者,其神经乎大山而无介,入乎渊泉而不濡,处卑细而不 惫,充满天地,既以与人己愈有。”
 
  楚王与凡君坐,少焉,楚王左右曰“凡亡”者三。凡君曰:“凡之 亡也,不足以丧吾存。夫凡之亡不足以丧吾存,则楚之存不足以存存 。由是观之,则凡未始亡而楚未始存也。

河东三贤

 
  “河东三贤”指战国初年的子夏、段干木和田子方,三人皆出于儒门。
 

孔子的著名弟子——子夏(前507-?)

  
子夏
子夏
  子夏,姓卜名商,卫国温人,是孔子晚年的得意弟子之一。子夏是继孔子之后,系统传授儒家经典的第一人,对儒家文献的流传和学术思想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被后世誉为传经之鼻祖
 
  子夏还在儒家思想的发展和创新方面取得很大成就,他晚年时,到魏国西河一带教学,开创的“西河学派”培育出大批经国治世的良材,并成为前期法家成长的摇篮。子夏在传播儒家经典、发扬儒家学说、继承和发展孔子思想,以及培育具有法家特色的弟子等方面都贡献卓著。
 
  经过考证可知,子夏出生于公元前507年,15岁入孔门,跟随孔子周游列国,直至孔子逝世。其间曾任卫行人和莒父宰。在试图维系孔门集团统一的努力失败后,子夏离开鲁国,回到魏国设帐收徒,继续传播儒家思想,直至去世。纵观子夏的一生,除短期从政、为父母守丧外,他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儒学思想的学习和传授之上。

 
  子夏易传

  史载孔子弟子卜子夏传《易》,并有著作《子夏易传》传世。对子夏易学的一些问题,学者存有争议。本文对古籍所记载的有关于夏易学的一些资料,作了初步考察,以求对《子夏易传》的作者是卜子夏还是汉人韩婴,以及子夏易学的思想特色,获得初步认识。通过考察,一方面证明《子夏易传》确有古《易》面貌,其作者确应为孔子弟子卜子夏,韩婴为《子夏易传》作者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另一方面,说明子夏既熟知古《易》象数、“卦气”等《易》之“古义”,又能深入契会孔子由“古义”所创发的“观其德”的哲学“新义”,显现出于夏易学秉承孔子、“古义”和“新义”兼容的思想特色.子夏于诸经皆有钻研,也有所侧重。

  他尤善于《》《》,曾作《诗大序》;他也研习《尚书》,但不如他经;他擅长《易》理,今传孔子《易传》很可能出于子夏的传述;他于礼学则长于丧服研究,撰有《丧服传》;于《春秋》学,发挥《春秋》微言大义的《公》《谷》二传都出于子夏的传授。子夏修习儒经,擅长发掘经文的微言大义。孔子“述而不作”,他整理编订六经,寄寓了自己的思想主张,子夏所传经学,对弘扬孔子学说起了关键作用。
 
  全面继承孔子

  孔子的高徒子夏,在孔子去世后的六七十年间,办学成就与影响无疑是最大的。子夏的教育思想在全面继承孔子的教育思想基础上,又在教育目的论、教学过程论、学习和借鉴历史、慎交益友等方面有发展创新,是上承孔子、下启荀子和《大学》、《中庸》等光辉篇章的重要一环。
 

魏国名士段干木

  段干木,姓段干,名木。战国初年魏国名士。师子夏,友田子方,为孔子再传弟子。因其三人皆出于儒门,又先后为魏文侯师,故被后人称为“河东三贤”。
 
  段干木祖籍河东,似可无疑。其故里所在,却众说纷纭。一说安邑(今运城市安邑镇),一悦芮(今山西芮城)。有趣的是,两地现均有段村,且段干木墓冢、祠堂并存。在安邑者,又有上下段村之分,莫知孰是。段干木生卒年代不详,方志仅有“魏文侯时人”,“盖期生晚周之季”的模糊记载。大概生于春秋末抑或战国初。卒年当在魏文侯前,不会晚于前396年。
 
  段于木的青午时代正处于中国社会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的大变革时期。战争频仍,社会动荡。新兴的地主阶级迫切需要大量的政治军事人才治理国家;士多朝秦暮楚,奔走干王侯之门。这样的社会环境为矢志仕宦之途的年轻人提供了一展抱负的良机,如果段干木想步入仕途的话,还是大有希望的。但是他根本不想这样做,而是迷上了从事马匹交易的经纪人。《淮南子》云:“段干木,晋国之大驵也,而为文侯师。”说明他在成为魏文侯师之前,就早已是魏国有名的市侩了。
 
  战国时期,安邑作为魏国都,商业空前繁荣,经商成为风气。受其影响,或为生计所迫,段干木混迹于市井,并不使人感到意外。值得一提的是,段干木年轻时曾一度名声很坏。这固然反映了战国时人们对此种职业的鄙夷,更主要的还是因为段干木浪迹市井,久而久之,不免染上商人奸猾狡诈的习气。在《吕氏春秋》中,把段干木同颜涿子石索庐参子张等划为一类,统称之为“刑戮死辱之人”。
 
  大约在30多岁时,段干木游西河(今陕西东黄河西一带),在此遇到子夏。此后便和田子方一道投身于子夏门下。深受其师友的影响,学识德行大有长进。皇甫谧说段干木“有文有行”,“怀君子之道”,遂“声驰千里”,名重—时。据《淮南子》云,秦将起兵伐魏,司马庾说,段干木贤而文侯礼之,举兵伐魏,“无奈妨于义乎”,于是秦乃偃兵息鼓,辍不攻魏。段干木名望之高如是。段干木究竟为何步入儒门,习“王官之学”,不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决非欲籍此进身当政。段干木一生“守道不仕”,“官之则不肯,禄之则不受”便证明了这一点。魏文侯“造其门”,段干木竟“逾垣避之”,令人哭笑不得。此后,魏文侯便以客礼相待,“每出过其闾而轼”,甚至在屈驾请见段干木时,“立倦而不敢息”,拳幸之忱,溢千言表,而段干木却丝毫不为所动,始终不肯出山为相。依然为市井中人,过着逍遥自在的隐逸生活,轻富贵,傲王侯,洒脱飘逸而毫无愧意。“人有厚德,无问其小节,而有大誉,无疵其小故。”段干木学成后,仍旧习难改,重操旧业,只是人们已经不去计较这些罢了。
 
  段干木对功名富贵的厌恶,是他追求洒脱的独特个性和儒家道德规范融合的结果。如果说,段干木早年为生计所迫,身上染着铜臭的话,这时他追求的则完全是毫无拘束和烦恼的生活情趣,而儒家追求个性的道德现和富贵说又使他为自己的行为找到理性的支柱。孔子说:“衣敝緼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恰是段干木生活的写照。
 
  段干木终身不仕,然而他又不是真正与世隔绝的山林隐逸一流,而是隐于市井穷巷,隐于社会底层的平民百姓中。这种经历使他对春秋战国之交连年不断的战火,给人民所带来的疾苦有了极为深切的感受。进而“厌世乱而甘恬退”,不屑与那些乘战乱而俯首奔走于豪门的游士和食客为伍,使倾覆之谋,“浊乱天下”,为战争推波助澜。作为魏文候的老师,段干木尽管没有步入宫廷,却以自己的儒师风范影响文侯,以自己的经世之才匡主裕民。使魏文侯成为战国初年名闻遐迩的贤明国君。
 
  段于木晚年过着恬淡安逸的寓居生活,读书之余,设堂讲学,传授儒家诗书礼乐之学。邑人杨玠推测上下段村的由来,认为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段干木曾经迁居,两处均为故址,一种可能是他读书讲学的地方,后人慕名而称为段村。安邑上下段村、芮城段村或许都是段干木晚年读书讲学的地方。
 
  段干木“盖亦圣人之徒”,而魏文侯则是集儒家和法家思想于一身的复杂的历史人物。这就造成二人在政治思想上的巨大差异,使魏文侯“得师而不得臣”,成为终身憾事。因此,我们在充分肯定段干木轻爵禄,做士侯,同情人民疾苦的积极面的同时,也应该看到他思想保守,不敢正视现实的消极一面。当然,这是两千多年以前战国初年的人所无法避免的。
 
  段干木:守道不仕君子儒
 
  在《上古先秦歌谣》中,有一首歌谣,其中写道:“吾君好正,段干木之敬。吾君好忠,段干木之隆。”
 
  段干木,姓段干,名木。战国初年魏国名士。师子夏,友田子方,为孔子再传弟子。由于他们三人都出身儒门,又先后成为魏文侯的老师,故被后人称为“河东三贤”。
 
  皇甫谧评价说段干木“有文有行”、“怀君子之道”,是一种十分中肯的评价。在动荡的战国年代,青年才俊都离不开对功名利禄的追求,而段干木的选择可谓独树一帜,拔于流俗。
身为巨商,却拜子夏为师
 
  经商在战国年代绝非士人所屑之事业,但段干木一边修学,一边做起了生意。他来到商业空前繁荣的魏国都城安邑(今山西夏县),由于连年战争,北方的马匹运不过来,他同朋友做起了马匹生意,后来干脆专门做起了经纪人。由于他精于商道,擅长沟通,在商界大有名气,成为当时一位影响很大的巨商。

  其实,对于段干木来说,经商只是他学道的一种入世路径,他的真正志向还是获得人生的大智慧大圆满,年轻时的商战经验只是让他更加看透世事名利的无常无用。于是,段干木选择了向孔子的弟子子夏学习儒学。

  子夏姓卜,名商,字子夏,晋国温(今河南温县)人,是孔子最著名的72弟子之一,也是孔子最得意的弟子。孔子和弟子论《诗经》时曾夸子夏:“能够阐明我学问的是卜商啊。”子夏曾对孔子表示,只愿做学问不愿做官,孔子告诫他:“汝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段干木到了西河后,拜子夏为师,认真学习《诗经》、《春秋》等儒家经典,进步非常快,几年下来,他的学识德行大有长进,精通六艺,身怀经邦纬国之才。

  显然,段干木在子夏这里的学习,是他一生的重大转折,他在这里完成了自己思想和学问的一次升华,同时也坚定了个人的志向,就是彻底抛弃世俗的一切名利,专心求学问道。
  
  拒任丞相,却以威名震慑秦军
 
  公元前445年,魏文侯即位,他是一位很聪明有远见的好君主。魏文侯自国都安邑来到东部别都魏(今河北魏县),专程拜访子夏,请他做丞相。子夏年纪大了,双目失明,于是推荐了段干木。
 
  魏文侯立即乘车到段干木隐居处拜访,听到这个消息,段干木从屋后跳过墙头跑了。魏文侯为了表达自己招贤纳士的诚意,干脆投巨资筑起了一座“礼贤台”,台上楼房奢华,金碧辉煌。他亲自乘车把段干木请到“礼贤台”拜他为师。后来,还请段干木到国都安邑,专门为他建起了公馆。每遇大事,魏文侯就到那里求教,让段干木坐在椅子上,自己则站在旁边恭恭敬敬地听,就是累了也不敢休息。

  魏文侯每次出门经过他的门前,都要抓住车上的扶手,一副随时准备下车的样子。仆人问:“你为什么这个样子?”魏文侯说:“段干木是贤人哪,他不追求权势和利益,身怀君子的品德,隐居在贫穷的小巷,却闻名千里之外,我哪能不对他恭恭敬敬呢?他以德行占先,寡人以权势占先;他富有的是道义,寡人富有的是财富;可是,权势不如德行贵重,财富不如道义高尚啊。”接着,魏文侯请他做丞相,又被拒绝了。不过,段干木为魏文侯的精诚所感动,就把自己的师兄弟推荐给了魏文侯,后来李悝做了魏丞相,吴起做了魏统帅,都为魏国强盛立下大功。

  据《淮南子》记载,有一年,秦国准备攻打魏国,司马庾对秦王说:“段干木闻名于诸侯,德高望重,主张正义,我们前去攻打魏国,不是有害正义吗?”慑于段干木威名,秦王居然罢兵休战。此事更使段干木名气大震诸侯,四方贤士纷纷投于魏文侯幕下,使魏国成为战国初期一大强国。

  一个贤德智慧的高士,他的能量可以让一场战争偃旗息鼓,这就是段干木不可思议的内在力量。他一生“守道不仕”,“官之则不肯,禄之则不受”。他成为实际意义上的帝王师,却拒绝成为帝王手下的丞相,这也是他与众不同的过人之处。

  更有趣的是,这个世外高人一边过着逍遥自在的隐逸生活,一边又重操旧业,做起马匹交易,当然这些生意更像一种“玩票”的性质。在出世与入世之间,段干木找到了一种绝妙的平衡。

  唐朝诗人吴筠在《高士咏》中写道:“干木布衣者,守道杜衡门。德光义且富,肯易王侯尊。魏主钦其贤,轼庐情亦敦。秦兵遂不举,高卧为国藩。”
 
  段干木辞禄而处家
 
  原文
 
  段干木辞禄而处家,魏文侯过其闾①而轼②之。其仆曰:“君何为轼?”文侯曰:“段干木在,是以轼。”其仆曰:“段干木布衣之士,君轼其闾,不已甚乎?”文侯曰:“段干木不趋势利,怀君子之道,隐处穷巷,声施③千里,寡人敢勿轼乎!段干木先于德,寡人先于势;段干木富于义,寡人富于财。势不若德尊,财不若义高。干木虽以己易寡人不为,吾日悠悠④惭于影,子何以轻之哉!” 其后秦将起兵伐魏,司马瘐谏曰:“段干木贤者,其君礼之,天下莫不知,诸侯莫不闻,举兵伐之,无乃妨于义乎?”于是秦乃偃兵,辍不攻魏。(选自《淮南子》)  
 
  [注释]①闾:门户,家门。② 轼:原指在车厢前面供人凭扶的横木,这里是扶轼而敬的意思。③施:显扬,传播。④悠悠:忧思的样子。
 
  译文
 
         段干木辞退官职隐居在家,魏文候乘车经过段干木居住的里外巷时总要起身扶轼表示敬意,文候的仆人就问了:"我们每次经过这个地方,大王您为什么要这样起立扶轼表示敬意?"魏文候回答说:"因为段干木居住在这里,所以我要起立扶轼表示敬意."仆人说:段干木只是个平民百姓,大王您这样表示敬意,不是有些过分了吗?"魏文候说:"段干木不追求权势名利,胸怀君子之道,却隐居在这鄙陋的巷子里,而他的名声又传遍天下,我怎么敢不起立扶轼表示敬意呢!段干木因拥有高尚德行而扬名,我却靠君王的权势而荣耀,段干木富于正义,我却富于财物,但地位权势比不上高尚品德,财务也比不上正义,现在让段干木拿德行道义来换我的权势财物,他是不愿意的.我都每次闷闷不乐的对着自己的影子而忧思惭愧,你怎么能轻视他呢?"后来,秦国打算兴兵攻打魏国,司马庾劝告秦王说:"段干木是位有名的贤人,魏文候以礼对待他,天下人没有不知道的,诸侯也没有不听说的,现在我们发动军队去攻打魏国,岂不是妨害了道义?"于是秦王只得息兵,停止攻打魏国。
 
  段干木记念馆
 
  段干木,为共叔段第五世孙(四川有的段氏家谱记载为20世孙). 其后代久居关外,受北方少数民族习俗影响,父子名字中第一个字都相同.后人误以为是段干氏. 加上老子之后李宗封地于段干,后人将人名和地名混为一谈.将段干木误为老子之后.
  
   共叔段到段干木之间的世系表:(不同地区,不同时代的古本段氏家谱都有相同的记载)
  
   第一世:共叔段为段姓始祖。生子公孙滑。(东周时期
 
   第二世:公孙滑。公孙滑生子定叔。(东周时期)
 
   第三世:定叔袭封一世卿(由周惠王郑历公请命王诏)。生子段规。(东周时期)
 
   第四世:段规因为崇高的声誉而被韩康子礼聘为承相。生子段干木。(春秋时期)
 
   第五世:段干木为战国初期魏国名士,名声很高。生子段復环(战国初期)(一些家谱中记载为第七世,前面还有段丰,段涓两世)
 
   第六世:段復环任举参大政、拜国相。生子段薜。(战国初期)
 
   ...................................
   第十五世:段颖
   ...................................
   第十七世:段韶
   ...................................
  
   第三十四世:大理国第一世王段思平
  
  
   又如:大理国第一世皇帝,名段思平,其子段思英等等,父子名字中都为“思”字。这并不是“段思”氏,而是北方少数民族(如鲜卑)姓名中的习俗。由此,有些学者以此证实:大理段氏来源于甘肃武威的说法是正确的。 因为,甘肃武威在公元前后一两百年,确有这样的北方少数民族的习俗。段氏先祖久居于此,所以也有这样的习惯,同样段干木的一些后代,也受这种习俗的影响。中原汉人的学者,搞不清这种关系,以为是“段干氏”。所以把段氏分成了段干氏和段氏,实际上都是段氏,只是说,有些段氏迁居在西北方,慢慢地受此习俗的影响。从历史资料上看,那时段氏实际向西迁移。
  
 
   与湖南湘潭段虎距兄共同探讨后,形成"段干木"世系考:
  
   要分析段干氏的来源,先从大理段氏姓名特点开始分析:
 
   在段玉明大理国段氏为云南土著说质疑》中说:大理国段氏实行父子重名与连名制。所谓重名制, 指其命名世代以一字相重, “思”、“素”、“正”、“智”即在其王室命名中反复被用。有时有重,有时没有重。重名习俗, 渊源于我国古代西北的氐羌。
 
   目前比较公认的看法,是大理段氏来源于西北的甘肃武威。《资治通鉴》载甘肃武威太守段颖:“段颖击破之,追至罗亭,斩其 酋豪以下二千级,获生口万余人。 ... 三月,沉氐羌寇张掖、酒泉。”《晋书》也记载:“时关陇、屡为氐、羌所扰,孟观西讨,自擒氐帅齐万年。 统深惟四夷乱华,宜杜其萌,乃 作《徙戎论》。其辞曰: 夫夷蛮戎狄,谓之四夷,九服之 ...,终于复败;段颖 临冲,自西徂乐。可见甘肃武威的段氏后裔长期生活在氐羌之地。受北方少数民族的生活习俗影响。采用了父子重名制。
 
   据云南腾冲段氏家谱中记载可知:段颖的孙子是段昭,段韶下传11世就是云南的南诏大将段俭魏,段俭魏再下传6世,就是大理国开国皇帝段思平。由此可以推测,段韶到段俭魏之间也应该有重名制。
 
   而段干木的其它后代,也可能是父子重名字。《三辅决录》说:“段干木之子隐如,入关去干为段氏。”间接证明了段干木的后代是生活在关外的,也就是氐羌之地。这与《四川段氏家谱》、《湖南武冈段氏家谱》等等很多谱中记载的,段干木是共叔段的后代,段干木有的后代段颖生活在氐羌民族的地区甘肃武威,相吻合。
  
   在这里,已经有一个比较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段干木不是段干氏:
 
   1、很多段氏家谱记载段干木是共叔段的后代,有详细的世系。[段氏家谱]
 
   2、段干木的一些后代生活在氐羌之地,或氐羌之地的边缘。[三辅决录,段氏家谱]
 
   3、氐羌民族采用父子重名制。[民俗]
 
   4、段氏因此受影响采用父子重名制。(远在云南的大理段氏,段干木的后代)[大理段来源考证]
 
   5、段干木的后代有一些也受影响采用父子重名制,称作段干X,或别的字相重。[史记, 大理段来源考证]
 
   6、父子联名的段干X被误为段干氏。[推测]
 
   7、段干氏现在绝迹。 [常识,不是姓氏,只是父子联名,不会有很多代数]
 
   8、还没有发现自称老子之后的段氏,提供出老子到段干木之间的完整的世系,也说不清段干木是老子的多少代。
 

田子方

  田子方:名无地,初事魏文候,继任齐相国。国富民强,齐国大治,其为人也,刚毅果决,傲王侯而轻富贵,闻名诸侯,声望名于当世。世称田氏后裔,有子方之遗风焉。魏文侯常与子方饮酒而称乐。文侯谓子方曰:“钟声不比乎左高。”子方闻之而笑。文侯问何笑之有?子方对曰:“臣闻之,君明则乐,官不明则乐音。臣恐君之聋于官也。”文侯曰:“善。”一日,文侯命太子击为中山君,击受命而出。遇子方乘敝车而至。击忙下车,拱立道旁致敬,子方驱车而过,傲然不顾,恶其以富贵骄人。文侯敬子方之才识过人,谓人曰:“吾所学者真土梗耳。”土梗犹土人称遭雨即溃。
 
 《庄子·外篇·田子方第二十一》
 
  田子方侍坐于魏文侯,数称囗(左“奚”右“谷”)工。文侯曰: “囗((左“奚”右“谷”)工,子之师邪?”子方曰:“非也,无 择之里人也。称道数当故无择称之。”文侯曰:“然则子无师邪?” 子方曰:“有。”曰:“子之师谁邪?”子方曰:“东郭顺子。”文 侯曰:“然则夫子何故未尝称之?”子方曰:“其为人也真。人貌而 天虚,缘而葆真,清而容物。物无道,正容以悟之,使人之意也消。 无择何足以称之!”子方出,文侯傥然,终日不言。召前立臣而语之 曰:“远矣,全德之君子!始吾以圣知之言、仁义之行为至矣。吾闻 子方之师,吾形解而不欲动,口钳而不欲言。吾所学者,直土埂耳! 夫魏真为我累耳!”
 
  温伯雪子适齐,舍于鲁。鲁人有请见之者,温伯雪子曰:“不可。 吾闻中国之君子,明乎礼义而陋于知人心。吾不欲见也。”至于齐, 反舍于鲁,是人也又请见。温伯雪子曰:“往也蕲见我,今也又蕲见 我,是必有以振我也。”出而见客,入而叹。明日见客,又入而叹。 其仆曰:“每见之客也,必入而叹,何耶?”曰:“吾固告子矣:中 国之民,明乎礼义而陋乎知人心。昔之见我者,进退一成规、一成矩 ,从容一若龙、一若虎。其谏我也似子,其道我也似父,是以叹也。 ”仲尼见之而不言。子路曰:“吾子欲见温伯雪子久矣。见之而不言 ,何邪?”仲尼曰:“若夫人者,目击而道存矣,亦不可以容声矣! ”
 
  颜渊问于仲尼曰:“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夫子驰亦驰,夫子 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后矣!”夫子曰:“回,何谓邪?”曰:“夫 子步亦步也,夫子言亦言也;夫子趋亦趋也,夫子辩亦辩也;夫子驰 亦驰也,夫子言道,回亦言道也;及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后者,夫子 不言而信,不比而周,无器而民滔乎前,而不知所以然而已矣。”仲 尼曰:“恶!可不察与!夫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日出东方 而入于西极,万物莫不比方,有目有趾者,待是而后成功。是出则存 ,是入则亡。万物亦然,有待也而死,有待也而生。吾一受其成形, 而不化以待尽。效物而动,日夜无隙,而不知其所终。薰然其成形, 知命不能规乎其前。丘以是日囗(左“彳”右“且”音cu2)。吾 终身与汝交一臂而失之,可不哀与?女殆著乎吾所以著也。彼已尽矣 ,而女求之以为有,是求马于唐肆也。吾服,女也甚忘;女服,吾也 甚忘。虽然,女奚患焉!虽忘乎故吾,吾有不忘者存。”
 
  孔子老聃,老聃新沐,方将被发而干,蛰然似非人。孔子便而待 之。少焉见,曰:“丘也眩与?其信然与?向者先生形体掘若槁木, 似遗物离人而立于独也。”老聃曰:“吾游心于物之初。”孔子曰: “何谓邪?”曰:“心困焉而不能知,口辟焉而不能言。尝为汝议乎 其将:至阴肃肃,至阳赫赫。肃肃出乎天,赫赫发乎地。两者交通成 和而物生焉,或为之纪而莫见其形。消息满虚,一晦一明,日改月化 ,日有所为而莫见其功。生有所乎萌,死有所乎归,始终相反乎无端 ,而莫知乎其所穷。非是也,且孰为之宗!”孔子曰:“请问游是。 ”老聃曰:“夫得是至美至乐也。得至美而游乎至乐,谓之至人。” 孔子曰:“愿闻其方。”曰:“草食之兽,不疾易薮;水生之虫,不 疾易水。行小变而不失其大常也,喜怒哀乐不入于胸次。夫天下也者 ,万物之所一也。得其所一而同焉,则四支百体将为尘垢,而死生终 始将为昼夜,而莫之能滑,而况得丧祸福之所介乎!弃隶者若弃泥涂 ,知身贵于隶也。贵在于我而不失于变。且万化而未始有极也,夫孰 足以患心!已为道者解乎此。”孔子曰:“夫子德配天地,而犹假至 言以修心。古之君子,孰能脱焉!”老聃曰:“不然。夫水之于囗( “灼”字以“氵”代“火”音zhuo2)也,无为而才自然矣;至 人之于德也,不修而物不能离焉。若天之自高,地之自厚,日月之自 明,夫何修焉!”孔子出,以告颜回曰:“丘之于道也,其犹醯鸡与 !微夫子之发吾覆也,吾不知天地之大全也。”
 
  庄子鲁哀公,哀公曰:“鲁多儒士,少为先生方者。”庄子曰: “鲁少儒。”哀公曰:“举鲁国而儒服,何谓少乎?”庄子曰:“周 闻之:儒者冠圜冠者知天时,履句履者知地形,缓佩囗(“决”字以 “王”代“冫”)者事至而断。君子有其道者,未必为其服也;为其 服者,未必知其道也。公固以为不然,何不号于国中曰:‘无此道而 为此服者,其罪死!’”于是哀公号之五日,而鲁国无敢儒服者。独 有一丈夫,儒服而立乎公门。公即召而问以国事,千转万变而不穷。 庄子曰:“以鲁国而儒者一人耳,可谓多乎?”
 
  百里奚爵禄不入于心,故饭牛而牛肥,使秦穆公忘其贱,与之政也 。有虞氏死生不入于心,故足以动人。
 
  宋元君将画图,众史皆至,受揖而立,舐笔和墨,在外者半。有一 史后至者,囗囗(“檀”字以“亻”代“木”音tan3)然不趋, 受揖不立,因之舍。公使人视之,则解衣般礴裸。君曰:“可矣,是 真画者也。”
 
  文王观于臧,见一丈夫钓,而其钓莫钓。非持其钓有钓者也,常钓 也。文王欲举而授之政,而恐大臣父兄之弗安也;欲终而释之,而不 忍百姓之无天也。于是旦而属之大夫曰:“昔者寡人梦见良人,黑色 而髯,乘驳马而偏朱蹄,号曰:‘寓而政于臧丈人,庶几乎民有瘳乎 !’”诸大夫蹴然曰∶“先君王也。”文王曰:“然则卜之。”诸大 夫曰∶“先君之命,王其无它,又何卜焉。”遂迎臧丈人而授之政。 典法无更,偏令无出。三年,文王观于国,则列士坏植散群,长官者 不成德,囗(左上“文”左下“虫”右“臾”音yu3)斛不敢入于 四竟。列士坏植散群,则尚同也;长官者不成德,则同务也,yu3 斛不敢入于四竟,则诸侯无二心也。文王于是焉以为大师,北面而问 曰:“政可以及天下乎?”臧丈人昧然而不应,泛然而辞,朝令而夜 循,终身无闻。颜渊问于仲尼曰:“文王其犹未邪?又何以梦为乎? ”仲尼曰:“默,汝无言!夫文王尽之也,而又何论剌焉!彼直以循 斯须也。”
 
  列御寇为伯昏无人射,引之盈贯,措杯水其肘上,发之,适矢复沓 ,方矢复寓。当是时,犹象人也。伯昏无人曰:“是射之射,非不射 之射也。尝与汝登高山,履危石,临百仞之渊,若能射乎?”于是无 人遂登高山,履危石,临百仞之渊,背逡巡,足二分垂在外,揖御寇 而进之。御寇伏地,汗流至踵。伯昏无人曰:“夫至人者,上窥青天 ,下潜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今汝怵然有恂目之志,尔于中也 殆矣夫!”
 
  肩吾问于孙叔敖曰:“子三为令尹而不荣华,三去之而无忧色。吾 始也疑子,今视子之鼻间栩栩然,子之用心独奈何?”孙叔敖曰:“ 吾何以过人哉!吾以其来不可却也,其去不可止也。吾以为得失之非 我也,而无忧色而已矣。我何以过人哉!且不知其在彼乎?其在我乎 ?其在彼邪亡乎我,在我邪亡乎彼。方将踌躇,方将四顾,何暇至乎 人贵人贱哉!”仲尼闻之曰:“古之真人,知者不得说,美人不得滥 ,盗人不得劫,伏戏、黄帝不得友。死生亦大矣,而无变乎己,况爵 禄乎!若然者,其神经乎大山而无介,入乎渊泉而不濡,处卑细而不 惫,充满天地,既以与人己愈有。”
 
  楚王与凡君坐,少焉,楚王左右曰“凡亡”者三。凡君曰:“凡之 亡也,不足以丧吾存。夫凡之亡不足以丧吾存,则楚之存不足以存存 。由是观之,则凡未始亡而楚未始存也。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