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595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黛珂 (2011/1/5 20:58:08)  最新编辑:黛珂 (2011/1/5 20:58:08)
《黄金时代》
拼音:huangjin shidai
英文:Golden age
同义词条:黄金时代
目录[ 隐藏 ]
 
《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王小波在1982年开始写作、经历十年写出的辉煌作品,是《时代三部曲》之一。 这是以文革时期为背景的系列作品构成的长篇。发生“文化大革命”的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正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灾难年代。那时,知识分子群体无能为力而极“左”政治泛滥横行。作为倍受歧视的知识分子,往往丧失了自我意志和个人尊严。在这组系列作品里面,名叫“王二”的男主人公处于恐怖和荒谬的环境,遭到各种不公正待遇,但他却摆脱了传统文化人的悲愤心态,创造出一种反抗和超越的方式:既然不能证明自己无辜,便倾向于证明自己不无辜。于是他以性爱作为对抗外部世界的最后据点,将性爱表现得既放浪形骸又纯净无邪,不但不觉羞耻,还轰轰烈烈地进行到底,对陈规陋习和政治偏见展开了极其尖锐而又饱含幽默的挑战。一次次被斗、挨整,他都处之坦然,乐观为本,获得了价值境界上的全线胜利。作者用一种机智的光辉烛照当年那种无处不在的压抑,使人的精神世界从悲惨暗淡的历史阴影中超拔出来。
 

书籍信息

作  者:王小波
出 版 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7-1
版  次:2
页  数:413
印刷时间:2009-7-1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印  次:1
I S B N:9787561327470
包  装:平装

内容简介

       这是以文革时期为背景的系列作品构成的长篇。发生“文化大革命”的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正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灾难年代。那时,知识分子群体无能为力而极“左”政治泛滥横行。作为倍受歧视的知识分子,往往丧失了自我意志和个人尊严。在这组系列作品里面,名叫“王二”的男主人公处于恐怖和荒谬的环境,遭到各种不公正待遇,但他却摆脱了传统文化人的悲愤心态,创造出一种反抗和超越的方式:既然不能证明自己无辜,便倾向于证明自己不无辜。于是他以性爱作为对抗外部世界的最后据点,将性爱表现得既放浪形骸又纯净无邪,不但不觉羞耻,还轰轰烈烈地进行到底,对陈规陋习和政治偏见展开了极其尖锐而又饱含幽默的挑战。一次次被斗、挨整,他都处之坦然,乐观为本,获得了价值境界上的全线胜利。作者用一种机智的光辉烛照当年那种无处不在的压抑,使人的精神世界从悲惨暗淡的历史阴影中超拔出来。

作者简介

 
王小波
王小波
 
       王小波,1952年5月13日出生于北京,1968-1972年在山东牟平插队,后做民办教师,1972-1973年北京牛街教学仪器厂工人,1974-1982年中国人民大学贸易经济系学生,1982-1984年中国人民大学一分校教师,1984-1988年美国匹兹堡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88-1991年北京大学社会学所讲师,1991-1992年,中国人民大学会计系讲师。1992-1997年,自由撰稿人。1997年4月11日在北京逝世。被称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最“另类”的作家,有评价说他是中国白话文的第一把手。其自由人文主义的立场和风格贯穿作品,“王小波文体”为无数青年仿效。“时代三部曲”是王小波作品的精华,其中以喜剧精神和幽默口吻,述说人类生存状况的荒谬故事,故事背景跨越各种年代,描写权力对创造欲望和人性需求的扭曲及压制,展示了知识分子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命运,代表着王小波对文学的理解和他异于寻常的艺术水准。

目录

黄金时代
三十而立
似水流年
革命时期的爱情
我的阴阳两界
后记

书摘

       《黄金时代》

  我二十一岁时,正在云南插队。陈清扬当时二十六岁,就在我插队的地方当医生。我在山下十四队,她在山上十五队。有一天她从山上下来,和我讨论她不是破鞋的问题。那时我还不大认识她,只能说有一点知道。她要讨论的事是这祥的:虽然所有的人都说她是一个破鞋,但她以为自己不是的。因为破鞋偷汉,而她没有愉过汉。虽然她丈夫已经住了一年监狱,但她没有偷过汉。在此之前也未偷过汉。所以她简直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要说她是破鞋。如果我要安慰她,并不困难。我可以从逻辑上证明她不是破鞋。如果陈清扬是破鞋,即陈清扬偷汉,则起码有一个某人为其所偷。如今不能指出某人,所以陈清扬偷汉不能成立。但是我偏说,陈清扬就是破鞋,而且这一点毋庸置疑。

  陈清扬找我证明她不是破鞋,起因是我找她打针。这事经过如下:农忙时队长不叫我犁田,而是叫我去插秧,这样我的腰就不能经常直立,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腰上有旧伤,而且我身高在一米九以上。如此插了一个月,我腰痛难忍,不打封闭就不能入睡。我们队医务室那一把针头镀层剥落,而且都有倒钩,经常把我腰上的肉钩下来。后来我的腰就像中了散弹枪,伤痕久久不褪。就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起十五队的队医陈清扬是北医大毕业的大夫,对针头和勾针大概还能分清,所以我去找她看病,看完病回来,不到半个小时,她就追到我屋里来,要我证明她不是破鞋。

  陈清扬说,她丝毫也不藐视破鞋。据她观察,破鞋都很善良,乐于助人,而且最不乐意让人失望。因此她对破鞋还有一点钦佩。问题不在于破鞋好不好,而在于她根本不是破鞋。就如一只猫不是一只狗一样。假如一只猫被人叫成一只狗,它也会感到很不自在。现在大家都管她叫被鞋,弄得她魂不守舍,几乎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陈清扬在我的草房里时,裸臂赤腿穿一件白大褂,和她在山上那间医务室里装束一样。所不同的是披散的长发用个手绢束住,脚上也多了一双拖鞋。看了她的样子,我就开始捉摸:她那件白大褂底下是穿了点什么呢,还是什么都没穿。这一点可以说明陈清扬很漂亮,因为她觉得穿什么不穿什么无所谓。这是从小培养起来的自信心。我对她说,她确实是个破鞋。还举出一些理由来:所谓破鞋者,乃是一个指称,大家都说你是破鞋,你就是破鞋,没什么道理可讲。大家说你偷了汉,你就是偷了汉,这也没什么道理可讲。至于大家为什么要说你是破鞋,照我看是这样:大家都认为,结了婚的女人不偷汉,就该面色黝黑,乳房下垂。而你脸不黑而且白,乳房不下垂而且高耸,所以你是破鞋。假如你不想当破鞋,就要把脸弄黑,把乳房弄下垂,以后别人就不说你是破鞋。当然这样很吃亏,假如你不想吃亏,就该去偷个汉来。这样你自己也认为自己是个破鞋。别人没有义务先弄明白你是否偷汉再决定是否管你叫破鞋。你倒有义务叫别人无法叫你破鞋。陈清扬听了这话,脸色发红,怒目圆睁,几乎就要打我一耳光。这女人打人耳光出了名,好多人吃过她的耳光。但是她忽然泄了气,说:好吧,破鞋就破鞋吧。但是垂不垂黑不黑的,不是你的事。她还说,假如我在这些事上琢磨得太多,很可能会吃耳光。

       倒退到二十年前,想像我和陈清扬讨论破鞋问题时的情景。那时我面色焦黄,嘴唇干裂,上面沾了碎纸和烟丝,头发乱如败棕,身穿一件破军衣,上面好多破洞都是橡皮膏粘上的,跷着二郎腿,坐在木板床上,完全是一副流氓相。你可以想像陈清扬听到这么个人说起她的乳房下垂不下垂时,手心是何等的发痒。她有点神经质,都是因为有很多精壮的男人找她看病,其实却没有病。那些人其实不是去看大夫,而是去看破鞋。只有我例外。我的后腰上好像被猪八戒筑了两耙。不管腰疼真不真,光那些窟窿也能成为看医生的理由。这些窟窿使她产生一个希望,就是也许能向我证明,她不是破鞋。有一个人承认她不是破鞋,和没人承认大不一样。可是我偏让她失望。
 
       我是这么想的:假如我想证明她不是破鞋,就能证明她不是破鞋,那事情未免太容易了。实际上我什么都不能证明,除了那些不需证明的东西。春天里,队长说我打瞎了他家母狗的左眼,使它老是偏过头来看人,好像在跳芭蕾舞。从此后他总给我小鞋穿。我想证明我自己的清白无辜,只有以下三个途径:

       1.队长家不存在一只母狗;

       2.该母狗天生没有左眼;

       3.我是无手之人,不能持枪射击。结果是三条一条也不成立。队长家确有一棕色母狗,该母狗的左眼确是后天打瞎,而我不但能持枪射击,而且枪法极精。在此之前不久,我还借了罗小四的气枪,用一碗绿豆做子弹,在空粮库里打下了二斤耗子。当然,这队里枪法好的人还有不少,其中包括罗小四。气枪就是他的,而且他打瞎队长的母狗时,我就在一边看着。但是我不能揭发别人,罗小四和我也不错。何况队长要是能惹得起罗小四,也不会认准了是我。所以我保持沉默。沉默就是默认。所以春天我去插秧,撅在地里像一根半截电线杆,秋收后我又去放牛,吃不上热饭。当然,我也不肯无所作为。有一天在山上,我正好借了罗小四的气枪,队长家的母狗正好跑到山上叫我看见,我就射出一颗子弹打瞎了它的右眼。该狗既无左眼,又无右眼,也就不能跑回去让队长看见——天知道它跑到哪儿去了。

       我记得那些日子里,除了上山放牛和在家里躺着,似乎什么也没做。我觉得什么都与我无关。可是陈清扬又从山上跑下来找我。原来又有了另一种传闻,说她在和我搞破鞋。她要我给出我们清白无辜的证明。我说,要证明我们无辜,只有证明以下两点:

       1.陈清扬是处女;

        2.我是天阉之人,没有性交能力。

       这两点都难以证明。所以我们不能证明自己无辜。我倒倾向证明自己不无辜。陈清扬听了这些话,先是气得脸白,然后满面通红,最后一声不吭地站起来走了。

       陈清扬说,我始终是一个恶棍。她第一次要我证明她清白无辜时,我翻了一串白眼,然后开始胡说八道。第二次她要我证明我们俩无辜,我又一本正经地向她建议举行一次性交。所以她就决定,早晚要打我一个耳光。假如我知道她有这样的打算,也许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

编辑推荐

       入选《亚洲周刊》“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

       智慧本身就是好的。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追求智慧的道路还会有人在走着。死掉以后的事我看不到,但在我活着的时候,想到这件事,心里就很高兴。

相关评论

       颠覆伤痕文学

  在很多人眼里,文革是一段灰色痛苦的岁月,文明的践踏与人性的扭曲纠葛在一起。描写文革的文学作品无论是大师级(如巴金随想录),还是大批不知名的作者,无一不是用痛苦的氛围去诠释那段不可磨灭的岁月。这种文学被称为伤痕文学.邓小平说“哭哭啼啼,没有出息”,说得正是此类文学。然而在芸芸众书中却也可觅获些许让人欣喜的作品,它们完全颠覆了一般所看的近乎陈词滥调般的文革作品,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既是其中浓墨重彩而又不可忘怀的一笔。

  很多人总对黄金时代有一种异见,觉得黄金时代是一种并无多少文学价值的作品,低俗不堪,荼毒百姓。原因在于小说中王小波用大量的笔墨,酣畅淋漓的描绘了主人公王二与众多女友的性爱场面,细节详尽,好似亲眼旁观,几可乱真。叫人阅毕激情四溢,欲罢不能。很多人已开始时抱着看黄书的心态去看这本书,到最后才发觉买错了。当然,就连王小波自己都声称这本小说与维多利亚时期的地下小说颇为相似,作者自身都为小说的定性感到困难,也无怪乎大众的非议了。但王小波也说在他的所有作品中最喜欢的当属《黄金时代》,称之为他的“宠儿”。那么,到底这是一部怎么样的小说呢,难道仅仅是一种用文革的幌子去讲情爱的小说而已吗?
  要想理解王小波之所以要运用大量性描写,我觉得首先要理解文革时所处的环境。人不是一个理性的动物(尽管我们一直标榜),又其最原始的一面,暴力,自私,当然还有最原始的——性。性是人类区别于其他低等动物的很重要的方面,因为性不仅是繁衍,也是欢愉的表达。

  在文革所处的环境下,人完全没有独立人格的存在前提,被一种高度的愚蠢思潮所冲刷,灌输一种愚昧的理念,结果当然是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这点可以从文革期间拍得样板戏中窥见,长得不一样,但表情全一个样)。整天提心吊胆,内心饱受政治的煎熬,在这种环境下,最原始的一种生存态度——性,被无情的抑制和打压着。当人脱开表面的文革去壳,成为正常的我时,一种对性的渴望便在那一刹那爆发了,成为填补空虚,平衡压抑甚至找回自尊的药剂。

  在王二的生活中,性成了生活中唯一的精神慰藉品。当生活被政治占领,当工作变得可有可无,当经济背景贫瘠潦倒,当知识讯息变得封闭单一,当个人尊严变得卑微扭曲,我们还能干什么?!或许,做爱,才能拯救他们。

  小说中的另一位主角陈清扬亦是如此。一开始她曾为自己被人称作破鞋而愤愤不平,随着与王二交往深入,这些在她眼里都无所谓了,他们在这扭曲的世道中相濡以沫,用发自内心的最原始的结合来抵御那段最凛冽的寒冷。这是一种巨大的反差,一种对文革最直接的控诉!直接且有力!

  事实上,性——在王小波的《黄金时代》里,已经成为了一种权力的交易。在小说中,公社社长这类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藉着叫王二与陈清扬写材料的机会,打着“ 上报要详细,才能宽大处理”的原则,津津有味的品读王二与陈清扬的做爱细节,性压抑在这段岁月中是普遍存在的,人们会想尽各种办法去释放,王二与陈清扬,正是一种直接而又勇敢的代表,这,正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小说最后,王二问陈清扬到底在交待材料里写了什么,竟让组织不再让他俩继续写下去了,陈说,在清平山上她爱上了王二,比穿破鞋和做爱更让人可耻。一种爱,被诠释成不可饶恕的罪,不正是文革的绝妙写照吗?

  通观本书,我们发现,其实性爱描写不一定就是肮脏媚俗的,当它能好的诠释出作者要表达的意图时,就是好的描写手法,远者如《金瓶梅》,近者如李敖的《上山上山爱》,不能说它就不是艺术。艺术与性向来都是不能分开的,维纳斯、大卫莫不如此。接受了这点再回头去看这本《黄金时代》,就不难理解为何它是“中国当代文坛最美的收获了”……

       王二的黄金,谁的时代

  一个朋友说,他对一姑娘说,“我觉得你特适合伟大的友谊。”结果那姑娘脸憋得通红来了一句“流氓”。怎么小姑娘都觉得王二这丫不是什么好公民,貌似对女孩的想法永远不及自己的小和尚来得直接和迅速。

  王二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痞气和智慧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媲美的。看过很多人试图描写一个不羁的却备受女人青睐的男人,却没有一个可以如同小波笔下的男人,真实赤裸如同被开膛的墨鱼,就是这么不要脸的把一肚子的智慧直接的喷得你一脸惊愕。
 
  李银河说王小波笔下的性是干净的。那些给予怀疑的人内心必定是有这样的热情的,碍于什么脸面上廉价的虚伪来否定和质疑这样纯净的文字。这就是传说中的闷骚其中之一种吧。谁的心里都有一个王二,就如每个女人其实都是陈清扬一样。别人做了自己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要不就倒地崇拜,要不就拼死的抨击来掩饰那要命的心虚。人类情绪的摇摆受到知识水平极大的限制,立场只是大多数人占据的地方。

  陈清扬或者小转铃,线条,包括在不同的王二身边不同的女人,都是真实得可爱的。把自己内心的欲望与渴求大胆直接表达出来的人,不管放在哪个时代,都是可贵的。王二为首,坦诚为上。

  谁在对王二一阵大肆夸赞过后能勇敢的丢掉虚伪的内裤以示拥戴?或许王二不需要拥戴,或许我们还需要那条虚伪的内裤包裹这时代欣欣向荣的痔疮。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黛珂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