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4296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萤火虫 (2011/1/4 21:47:44)  最新编辑:小狐狸 (2012/2/15 11:26:21)
《东宫》
拼音:Dong Gong
同义词条:东宫
  她,本是西凉国的九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因为和亲踏上了中原之路。他,乃是当今的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储君,因为政治联姻不得已迎娶了异域公主。他有自己的宠妃,赵良娣。她有自己的生活,偷溜出宫拦惊马、打恶少、追小偷、送迷路的小孩回家,兼且喝酒、逛窑子。本来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然而东宫之中权位的争夺、无端的是非、暗藏的杀机,却将她一步一步卷入其中。

图书信息

 
  书 名:东宫
《东宫》
             《东宫》

  作 者:匪我思存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年7月

  ISBN 9787802288621

  定 价:28.00
  

内容简介

 
  她,本是西凉国的九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因为和亲踏上了中原之路。他,乃是当今的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储君,因为政治联姻不得已迎娶了异域公主。他有自己的宠妃,赵良娣。她有自己的生活,偷溜出宫拦惊马、打恶少、追小偷、送迷路的小孩回家,兼且喝酒、逛窑子。本来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然而东宫之中权位的争夺、无端的是非、暗藏的杀机,却将她一步一步卷入其中。在一次死里逃生的大劫之后,她蓦然忆起了三年前的曾经:

  他与她在沙漠里相亲,他为她斩杀天亘山的白眼狼王,他和她在草原上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婚礼,然而,他亦给她带来了一场血流成河的灭族之灾……

  忘川之水,在于忘情。

  当一切又重返记忆,她该如何抉择?

  传奇Legend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

  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

  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

  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作者简介  

个人信息

  匪我思存,在《诗经》古老句子中寻觅到的名字。匪是匪,我是我,思念抑或思考,而我在这里,你在天涯的那端。年纪小的时候,青春飞扬,总有这样的执拗,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幸福那样短,捧在手心,舍不得遗忘。

作者自白

  匪我思存,相当寻常的一个世俗女子,懒惰,不温柔。偶尔会勤奋的写字,频繁的走路。喜欢栀子花,养一盆仙人掌当宠物。迷恋一些聒噪而恶俗的事物,比如数钱,比如尝试美食,其他,泯然于众。 

出版作品

  《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碧甃沉》、《当时明月在》、《香寒》、《冷月如霜》、《寂寞空庭春欲晚》、《佳期如梦》、《裂锦》、《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来不及说我爱你》、《海上繁花》、《玉碎》、《东宫》、《曾是惊鸿照影来》等。

编辑推荐

 
  匪我思存,14部小说的作者,3部电视连续剧的原着者。

  继女性必读情感经典《佳期如梦》、《来不及说我爱你》、《千山暮雪》之后,《东宫》再现一段盛世王朝的爱情记忆:比皇宫更危险的地方是东宫,比皇帝更难当的是太子。而我愿以这山河万里,换取一段永恒传奇。

媒体推荐

 
  “生活是一袭华丽的锦袍,她终究只是一朵锦上花,点缀在他姹紫嫣红的过往,静静凋谢在撕裂中。”这是匪我思存惯有的华美文笔,也是她成为一些文学网站上倍受欢迎的爱情写手的一大原因。

  ——《广州日报

  匪我思存已创作了多部爱情说,她认为小说写到现在,故事方面可以创新的东西已很少,尤其是爱情小说,不外乎你爱他,他爱她,她又爱他。“这类小说结构都不会太复杂,关键是看你怎么样去讲故事。迪士尼可以将《哈姆雷特》讲成《狮子王》,张艺谋可以将《雷雨》讲成《满城尽带黄金甲》,区别就是对故事的表现手法不一样。”

  ——《京华时报

  匪我思存是为了新书签售活动来上海的。据说签售那天,人潮涌动,从4楼排到了2楼,这次上海之行也最终促成了她和《都市丽人》的合作。有意思的是,拍片那天从编辑、助理编辑到化妆师,一干人等全是她的粉丝,她听完之后,居然不好意思地反问:“真的吗?真的有那么多人看我的书吗?”

  ——《都市丽人

  匪我思存是一个喜欢用眼睛探索生活细节的人,她在看到这些细节的时候,常常会自己在内心加以演绎,通过完善,这些细节最终成为她笔下动人的爱情故事。她就像一个导演,把握着整个故事的走向、角度和选择的切入点,安排人物台词。

  ——北京文艺广播

  匪我思存的故事,给人的情感触动不逊于电影。那些细腻的描写,或许没有那么直白,或许没有强烈的视觉震撼。但正是这些温温婉转的词词句句,一一重烙在读者的心中,历久弥新。

  ——《公主志》执行主编 雅竺  

精彩评论

 
  若是李承鄞先忆起遗忘的过往...

  ——哆啦小熊

  书封面上有东宫的英文译名,《goodbye my princess》,看到“goodbye”一词,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八成又是杯具了。纵然是杯具,还是难挡匪大的诱惑,虐也要甘之如怡地读下去。

  全文基本上是一口气读完的,行文如流水般的温润流畅,让人看了欲罢不能,酣畅淋漓。在读完之后回头再看看这个故事,看看这个故事的结局,虽然是悲剧,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结局才是最合适的。整个故事用了插叙的叙事手法,这也是作者的高明和仁慈之处。全文一共300页,作者到第237才开虐,的确是很仁慈了。

  我一度伤心的安慰自己,如果是李承鄞先忆起遗忘的过往,而小枫则一直就这样快乐下去,结局会不会可以圆满呢?但这也只是我的臆想而已,这样的结局根本没有出现的可能。 李承鄞是太子,皇帝会做的太子一定要会做,皇帝不会做的太子也要会做,比当皇帝更难的,是当太子。从当上太子的那一天起,他就必须弃情绝爱,拥有一颗硬如铁的心才能助他最后走上皇帝的宝座。而人心恰恰又是最捉摸不定的东西。他潜伏到了突厥当奸细,获得大单于的信任,一步一步按照预定的规划,灭掉突厥,增加自己身家筹码,获得皇帝父亲的赞赏。唯一不再预期的,则是遇到了那个天真浪漫的姑娘,唱着很难听的“一直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在等骑马的姑娘”,抓一百只萤火虫就愿意嫁给他的姑娘。带着枫儿一起跳下忘川之水,说“我跟你一起忘”,他是真的想忘记由他一手造成的,两人不堪回首的过往。

  小枫爱的无所顾忌,对李承鄞是毫无保留的信任,换来的却不是她想要的一颗简单的真心,而是突厥的灭亡,母亲的自刎和父汗的失心发狂。这样深如切肤般的爱与恨,即使是忘川之水也不可能将其完全抹去。重生后的那颗心很脆弱,小枫潜意识也察觉到了危险,所以她不愿多想,只愿安安乐乐的过下去。不过后来李承鄞还是将她伤到了,这个伤如防洪堤的缺口,回忆如潮水一样汹涌而来,一切都已回不去,只余生离和死别。 

图书目录

 
  平直

  春容

  变化

  渊水
  

精彩摘录

 
  我又和李承鄞吵架了,首发每次我们吵完架,他总是不理我,也不许旁人同我说话。

  我觉得好生无趣,便偷偷溜上街玩。阿渡跟着我,她一直在我身边,无论走到哪里都甩不掉,像个影子似的。好在我并不讨厌阿渡这个人,她除了有点儿一根筋之外,样样都好,还会武功,可以帮我打跑坏人。

  我们去茶肆里听说书,说书先生口沫横飞,讲到剑仙如何如何千里之外取人项上人头,我问阿渡:“喂,你相不相信这世上有剑仙?”

  阿渡摇摇头。

  我也觉得不可信。

  这世上武林高手是有的,像阿渡的那柄金错刀,我看见过她出手,快得就像闪电一般。可是千里取人头,我觉得那纯粹是吹牛。

  走出茶肆的时候我们看到街头围了一圈人,我天生爱凑热闹,自然要挤过去看个究竟。原来是个一身缟素的姑娘跪在那里哭哭啼啼,身后一卷破席,裹着一具直挺挺的尸首,草席下只露出一双僵直的脚,连鞋都没有穿。周围的人都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对着她身前写着“卖身葬父”四个墨字的白布指指点点。

  “哇,卖身葬父!敢问一下,这位小姐打算把自己卖多少钱?”

  所有人全都对我怒目而视。我忘了自己还穿着男装,于是缩了缩脖子,吐了吐舌头。这时候阿渡拉了拉我的衣角,我明白她的意思,阿渡总是担心我闯祸,其实我虽然成天在街上晃来晃去,但除了拦过一次惊马打过两次恶少送过三次迷路的小孩回家追过四次还是五次小偷之外,真的没有多管过闲事……

  我偷偷绕到人群后头,仔细打量着那破席卷着的尸首,然后蹲下来,随手抽了根草席上的草,轻轻挠着那僵直的脚板心。

  挠啊挠啊挠啊……挠啊……

  我十分有耐心地挠啊挠,草席里的“尸首”终于忍不住开始发抖,越抖越厉害,越抖越厉害……周围的人终于发现了异样。有人大叫一声指着发抖的草席,牙齿格格作响,说不出话来;还有人大叫“诈尸”;更多的人瞠目结舌,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不屈不挠地挠着,草席里的“尸首”终于忍不住那钻心奇痒,一把掀开席子,大骂:“哪个王八蛋在挠我脚板心?”

  我牙尖嘴利地骂回去:“王八蛋骂谁?”

  他果然上当:“王八蛋骂你!”

  我拍手笑:“果然是王八蛋在骂我!”

  他一骨碌爬起来便朝我一脚踹来,阿渡一闪就拦在我们中间。我冲他扮鬼脸:“死骗子,装挺尸,三个铜板挺一挺!”

  骗子大怒,那个浑身缟素的姑娘同他一起朝我们冲过来。阿渡素来不愿意在街上跟人打架,便拉着我飞快地跑了。

  我有时候非常不喜欢跟阿渡在一块儿,因为往往有趣的事刚刚做了一半,她就拉着我当逃兵。可是她的手像铁钳似的,我怎么也挣不开,只好任凭她拉着我,踉踉跄跄一路飞奔。就在我们夹杂在人流中跑过半条街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间茶楼前,有个人正瞧着我。

  那个人长得很好看,穿一件月白袍子,安静地用乌黑的眼珠盯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一跳。

  到了牌坊底下,阿渡才松开我的手,我回头再看那个人,他却已经不在了。

  阿渡没有问我在看什么,她就是这点好,从来不问东问西。我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儿心神不定,也许是因为和李承鄞吵架的缘故。虽然他每次都吵不赢我,我总可以将他气得哑口无言,但他会用别的方式来还击,比如让旁人都不理睬我,就如同我是一个所有人都看不见的人。那种滋味实在不好受,如果我不偷偷溜出来街上玩,迟早会被活活闷死。

  我觉得好生无趣,低头踢着石子,石子一跳一跳,就像蹴鞠一样。李承鄞是蹴鞠的高手,小小的皮球在他足尖,就像是活物一般,任他踢出好多种花样。我并不会蹴鞠,也没有学过,因为李承鄞不肯教我,也不肯让别人教我,他一直非常小气。

  我用力稍大,一脚将石子踢进了阴沟里,“扑通”一响,我才发现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走到了一条巷子里。两边都是人家的高墙,这里的屋子总建得很高,还有形状古怪的骑墙,我突然觉得有点儿毛骨悚然……就是那种后颈里汗毛竖起来的感觉。

  我回过头去,竟然没有看到阿渡,我大声叫:“阿渡!”

  巷子里空落落的,回荡着我的声音。\我前所未有地恐慌起来,几年来阿渡一直和我形影不离,连我去如厕,她都会跟在我身边。我醒的时候她陪着我,我睡觉的时候她睡在我床前,她从来没有不声不响离开过我周围一丈以外,现在阿渡突然不见了。

  我看到了那个人,那个穿月白色袍子的人,他站在巷子那头,远远地注视着我。

  我方寸大乱,回头叫着:“阿渡!”

  这个人我并不认识,可是他刚刚在街上瞧着我的样子,奇怪极了。我现在觉得他瞧着我的样子,也奇怪极了。

  我问他:“喂!你有没有看到阿渡?”

  他并没有答话,而是慢慢地朝着我走过来。太阳照在他的脸上,他长得真好看,比李承鄞还要好看。他的眉毛像是两道剑,眼睛黑得像宝石一样,鼻梁高高的,嘴唇很薄,可是形状很好看,总之他是个好看的男人。他一直走到我的面前,忽然笑了笑:“小姐,请问你要找哪个阿渡?”

  这世上还有第二个阿渡么,我说:“当然是我的阿渡,你有看见她么?她穿着件黄色的衫子,像只小黄鹂一样。”

  他慢吞吞地说:“穿着件黄色的衫子,像只小黄鹂一样——我倒是看见了这样一个人。”

  “她在哪里?”

  “就在我的面前。”他离我太近了,近得我可以看见他眼中熠熠有神的光芒,“难道你不是么?”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我穿的是件淡黄色的男衫,同阿渡那件一样,这个人真的好生奇怪。

  他说:“小枫,几年不见,你还是这样,一点儿都没有变。”

  我不由得大大地一震,小枫是我的乳名,自从来了上京,再也没有人这样称呼过我。我眨着眼睛,有点儿迷惘地看着他:“你是谁?”

  他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嗯,你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我爹派来的么?”我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临走的时候阿爹答应过我,会派人来看我,给我送好吃的。结果他说话不算话,一直都没有派人来。

  他并没有回答我,只是问我:“你想回家吗?”

  我当然想回家,做梦都想要回家。

  我又问他:“你是哥哥派来的么?”

  他对我微笑,问我:“你还有哥哥?”

  我当然有哥哥,而且有五个哥哥,尤其五哥最疼我。我临走的时候他还大哭了一场,用鞭子将泥地上的沙土全都抽得东一条西一条。我知道他是因为舍不得我,舍不得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这个人连我有哥哥都不知道,看来并不是家里派来的人,我略微有点儿失望。问他:“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他说:“你曾经告诉过我。”

  我告诉他的?我原来认识他么?

  为什么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觉得这个人是骗子。大约因为不会有这么奇怪的骗子,这世上的骗子都会努力把自己扮成正常人,他们才不会奇奇怪怪呢,因为那样容易露出破绽,被人揭穿。

  我歪着头打量他,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说:“我是顾剑。”

  他没有说别的话,仿佛这四个字已经代表了一切。

  我压根儿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我说:“我要去找阿渡了。”

  他对我说:“我找了三年才见到你,你就不肯同我多说一会儿话么?”

  我觉得好生奇怪:“你为什么要找我?你怎么会找了我三年?三年前我认识你么?”

  他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三年前我把你气跑了,只好一直找,直到今天才找到你。可是你已经不认得我了。”

  我觉得他在骗人,别说三年前的事,就是十三年前的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的记性可好啦,我两三岁时,刚记事不久,就记得不少事了。比如,阿娘曾给我吃一种酸酸的果子浆,我很不爱吃;又或者阿娘抱着我,看父王跑马归来,金色的晨曦镀在父王身上,他就像穿了一件金色的盔甲一般,威风凛凛。

  我决意不再同他说话。我转身就走,阿渡会到哪里去了呢?我一边想一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顾剑还站在那里看着我,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我,看见我回头看他,他又对我笑了笑。\他都对我笑了好几次了,我突然觉得他的笑像水面上浮着的一层碎冰,就像对着我笑,其实是件让他非常难受的事似的。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还硬说我认识他,我可不认识这样的怪人。

  我走出巷子的时候,才发现阿渡就坐在桥边。她呆呆地看着我,我问她:“你跑到哪里去了,我都担心死了。”
 
 

    7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