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8377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1/1/4 11:46:48)  最新编辑:且听东歌 (2011/1/4 11:46:48)
宋襄公
拼音:sòng xiāng gōng
目录[ 隐藏 ]
 
宋襄公
宋襄公
  中国春秋时期宋国国君,宋桓公之子,名兹甫,公元前650年即位。公元前650~前637年在位。曾追随齐桓公,参与葵丘(今河南兰考东)之盟。齐桓公死后,诸子争位,宋襄公用武力护送齐太子昭回国,夺取君位,是为齐孝公。宋襄公自以为立孝公有功,企图以此为资本继齐而霸。但宋国毕竟实力不足,加之宋襄公本人又迂腐固执,其霸业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不听公子目夷劝谏,在盂(今山西阳曲东北)大会诸侯,为楚成王所掳,旋放还。襄公十三年(前638),举兵伐郑,楚伐宋救郑。襄公与楚成王在泓水(今河南柘城东北)会战。目夷劝其乘楚军渡河及尚未列阵之前发兵突袭,皆不从。他讲求仁义,拘守不鼓不成列、不以阻隘的陈旧观念,贻误战机,为楚军击败,自己身受重伤,次年卒。

人物简介

  宋襄公,宋桓公次子,本名子兹甫(?—前637年 在位:前650年—前637年),春秋五霸之一。

  周惠王三十一年立,以其庶兄目夷为相,行“东宫图治”,核心有弦高、公孙子鱼、华椒和乐祁。

  桓公四十一年(前645年),管仲重病,桓公问他:“群臣谁可相者?”管仲说:“知臣莫如君。”桓公说:“易牙如何?”管仲回答:“杀子以适君非人情,不可。” 桓公说:“开方如何?”管仲回答:“倍亲以适君,非人情,难近。” 桓公说:“竖刀如何?”管仲回答:“自宫以适君,非人情,难亲。”管仲死后,齐桓公不听管仲的话,重用三人,三人专权。齐桓公到了晚年,忘了管仲的遗训,易牙、竖刁、开方这三个奸臣被他又召回宫中,加以重用。尽管鲍叔牙多次劝告,齐桓公也听不进。这三个有恃无恐,更加胡作非为,竟然把鲍叔牙活活气死了。前644年鲍叔牙死。

  宋襄公桓公四十三年(前643年),齐桓公重病,同年10月7日,齐桓公死。他们三个废掉齐桓公立的太子公子昭,而让听他们话的公子无亏当了国君。十二月十四日,新立的齐君无亏才把桓公收敛。公子昭一看不但君位被夺去,而且被杀头的危险时刻存在,就跑到宋国去,请宋襄公为他做主。

  宋襄公是个视仁义超过自己生命的人,宋国的实力也不强大,可是成为霸主的诱惑实在太大了。齐桓公去世后,宋襄公一心想成为霸主。公子昭来投奔他,他认为是个可利用的机会,就收留了公子昭。

  周襄王十年(公元前六四二年),各国诸侯接到宋襄公通知,要护送公子昭回齐国去当国君,让诸侯派兵相助,以壮声势。大部分诸侯一见是宋襄公出面号召,没几个人理会,只有卫、曹、邾几个比宋国还小的国家派了一些人马来了。宋襄公统领四国联军杀向齐国,齐国的贵族对公子昭怀有同情之心,再加上不清楚宋军实力,就把无亏釉竖刁杀了,赶走了易牙,在国都临淄迎接公子昭回国。公子昭回国后当上了国君,就是齐孝公。

图谋称霸

 
宋襄公
宋襄公
  宋襄公为大国齐国齐孝公复位起到大作用,自认为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是足够树立威信称霸诸侯的时候了,便想会盟诸侯,把自己的盟主地位确定。于是,宋襄公派使者去楚国和齐国,想把会盟诸侯的事先和他们商量一下,取得楚国、齐国的支持。开始时,楚成王接信后轻蔑地直想笑,讥笑世上竟有宋襄公这等不自量力的人。大夫成得臣说:“ 宋君好名无实,轻信篡谋,我们正可利用这一时机进军中原,一争盟主之位。”楚成王觉得甚是,便将计就计,答应与会。

  周襄王十三年(公元前六三九年)春,宋、齐、楚三国国君相聚在齐国的鹿地。宋襄公一开始就以盟主的身份自居,认为自己是这次会议的发起人,同时又认为自己的霸位也比楚、齐国君高,盟主非已莫属。他事先末征求齐国、楚国的意见,自作主张拟了一份秋季在宋国会合诸侯,共扶周天子王室的通告,并把时间定在当年秋季。楚成王齐孝公两人对宋襄公的这种做法很不满意,心里却不痛快。但碍于情面,还是签了字。

  讨论担任盟主到了秋天约定开会的日子,楚、陈、蔡、许、曹、郑等六国之君都来了,只有齐孝公和鲁国国君没到。在开会时,宋襄公首先说:“诸侯都来了,我们会合于此,是仿效齐桓公的做法,订立盟约,共同协助王室,停止相互间的战争,以定天下太平,各位认为如何?”楚成王说:“您说得很好,但不知这盟主是谁来担任?”宋襄公说:“这事好办,有功的论功,无功的论爵,这里谁爵位高就让谁当盟主吧。”话音刚落,楚成王便说:“楚国早就称王,宋国虽说是公爵,但比王还低一等,所以盟主的这把交椅自然该我来坐。”说罢并不谦让,一下子就坐在盟主的位置上。宋襄公一看如意算盘落空,不禁大怒,指着楚成王的鼻子骂:“我的公爵是天子封的,普天之下谁不承认?可你那个王是自己叫的,是自封的。有什么资格做盟主?”楚成王说:“你说我这个正是假的,你把我请来干什么?”宋襄公说:“楚国本是子爵,假王压真公。”只觅楚国大臣成得臣脱去长袍,露出里面穿的全身铠甲,手举一面小红旗,只一挥动,那些随楚成王而来、打扮成家仆和侍者的人纷纷脱去外衣,原来个个都是内穿铠甲。(会盟前曾讲下会盟各国不许带兵,可是楚国不讲信用,由此留下了不仁不义的恶名,欺负以仁义为本的宋襄公更是激怒了中原有正义感的国家,为六年后在城濮之战的大败埋下了伏笔)手持刺刃胸兵士。他们往台上冲来,吓得诸侯四散而逃, 楚城王令楚兵把宋襄王拘押起来,然后指挥五百乘大军浩浩荡荡杀奔宋国。幸亏宋国大臣早有防备,团结民众,坚守城池,使楚庄王灭宋地阴谋未能得逞。楚成王把宋襄公拖到楚国的车上,带他回楚国去了。后来,直到过了几个月,在齐国和鲁国的求情调解下,楚成王觉得抓了宋襄公也没什么用,楚成王才把宋襄公放归回国。

     从那时起,宋襄公对楚国怀恨在心,但是由于楚国兵强马壮,也没什么办法出气。宋襄公听说郑国最积极支持楚国为盟主,就想讨伐力薄国小的郑国,出出胸中恶气。过了不久。郑文公去楚国拜会楚成王。

 
泓水之战
泓水之战
  电视剧《东周列国春秋篇》里的宋襄公(修宗迪 饰演)认为是个机会,公元前638年夏,怒气未消的宋襄公不顾公子目夷与大司马公孙固的反对,出兵伐郑,郑文公向楚国求救,楚成王接报后,没直接去救郑国,却统领大队人马直接杀向宋国。宋襄公这下慌了手脚,顾不上攻打郑国,带领宋军星夜往国内赶。待宋军在涨水边扎好营盘,楚国的兵马也来到了对岸。公孙固对宋襄公说:“楚军到此只是为救郑国。咱们已经从郑国撤军。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咱们兵力小,不能硬拼,不如与楚国讲和算了”,宋襄公却说:“楚国虽然人强马壮。可缺乏仁义。我们虽然兵力单薄。却是仁义之师。不义之兵怎能胜过仁义之师呢?”宋襄公又特意做了一面大旗,并绣有 “仁义”二字。要用 “仁义”来战胜楚国的刀枪。 到了第二天天亮,楚军开始过河。公孙固向宋襄公说:“楚军白日渡河。等他们过到一半,我们杀过去,定能取胜。”宋襄公却指着战车上的 “仁义”之旗说:“人家连河都没渡完就打人家,那算什么仁义之师?”等到楚军全部渡完河,在河岸上布阵时。公孙固又劝宋襄公说:“趁楚军还乱哄哄地布阵,我们发动冲锋,尚可取胜。”宋襄公听到此话不由骂道:“你怎么净出歪主意!人家还没布好阵,你便去打他,那还称得上是仁义之师吗?” 宋襄公的话才说完,楚军已经布好阵,列队冲了过来。宋襄公冲在最前面,却冲进了敌阵,由于宋襄公是个讲仁义的人,对待下属十分好,所以他的属下都拼死保护他。那杆 “仁义”大旗,早已不知丢在何处去了。宋国的百姓们对宋襄公都骂不绝口,宋襄公一瘸一拐地边走边说:“讲仁义的军队就是要以德服人,我奉仁义打仗,不能乘人之危去攻打别人,君子不俘虏年迈的老士兵,善待俘虏” 他身边的将士们听了,都在心中暗骂宋襄公是个大草包

  前637年,晋国的公子重耳,在宋国的邻国曹国受到侮辱,来到宋国,宋襄公根据仁义的道理款待了重耳,宋国刚战败,国家贫穷,但仍送出了20乘车的大礼。这对重耳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这个仁义的举动为他死后5年化免了一场亡国之灾,5年后又是楚攻宋,晋国出兵救宋,在城濮打的不讲信用的楚国几代不敢正视中原。

  公元前637年,受伤大半年的宋襄公死于伤口并发感染,结束了他的一生。

泓水之战

  公元前638年(周襄王十四年)十一月初一,楚军进抵泓水南岸时,宋军已占有利之地,在泓水北岸列阵待敌。
 
 
宋襄公
宋襄公
  当楚军开始渡河时,右司马公孙固向宋襄公建议:“彼众我寡,可半渡而击”,宋襄公拒不同意,说仁义之师“不推人于险,不迫人于阨 ”。楚军渡河后开始列阵时,公孙固又请宋襄公乘楚军列阵混乱、立足未稳之际发起进攻,宋襄公又不允许,说:“不鼓不成列”。直待楚军列阵完毕后方下令进攻。由于楚军实力强大,经激战后,宋军大败。宋襄公亲军全部被歼,宋襄公的大腿也受了重伤。
 
  战后国人皆怨襄公指挥不当,但宋襄公并未认识自己的错误,向臣民辩解说:“古之为军,临大事不忘大礼”、“君子不重伤(不再次伤害受伤的敌人)、不擒二毛(不捉拿头发花白的敌军老兵)、不以阻隘(不阻敌人于险隘中取胜)、不鼓不成列(不主动攻击尚未列好阵的敌人)”,认为自己遵守古训行事并无不当。公元前637年(周襄王十五年)五月,宋襄公伤重而死。

逸闻趣事

取败仁义

   齐桓公到了晚年,忘了管仲的遗训,易牙、竖刁、开方这三个奸臣被他又召回宫中,加以重用。尽管鲍叔牙多次劝告,齐桓公也听不进。这三个有恃无恐,更加胡作非为,竟然把鲍叔牙活活气死了。后来齐恒公死了。他们三个废掉齐桓公立的太子公子昭,而让听他们话的公子无亏当了国君。公子昭一看  不但君位被夺去,而且被杀头的危险时刻存在,就跑到宋国去,请宋襄公为他做主。

  宋襄公是个资质平平的人,宋国的实力也不强大,可是成为霸主的诱惑实在太大了。齐桓公去世后,宋襄公一心想成为霸主。公子昭来投奔他,他认为是个可利用的机会,就收留了公子昭。

 
宋襄公
宋襄公
  周襄王十年(公元前六四二年),各国诸侯接到宋襄公通知,要护送公子昭回齐国去当国君,让诸侯派兵相助,以壮声势。大部分诸侯一见是宋襄公出面号召,没几个人理会,只有卫、曹、邾几个比宋国还小的国家派了一些人马来了。宋襄公统领四国联军杀向齐国,齐国的贵族对公子昭怀有同情之心,再加上不清楚宋军实力,就把无亏釉竖刁杀了,赶走了易牙,在边界上迎接公子昭回国。公子昭回国后当上了国君,就是齐孝公。 宋襄公为齐孝公复位出了力,自认为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是足够树立威信称霸诸侯的时候了,便想会盟诸侯,把自己的盟主地位确定。于是,宋襄公派使者去楚国和齐国,想把会盟诸侯的事先和他们商量一下,取得楚国、齐国的支持。

  周襄王十三年(公元前六三九年)春季,宋、齐。楚三国国君相聚在齐国的鹿地。宋襄公一开始就以盟主的身份自居,认为自己是这次会议的发起人,同时又认为自己的霸位也比楚、齐国君高,盟主非已莫属。他事先末征求齐国。楚国的意见,自作主张拟了一份秋季在宋国会合诸侯,共扶周天子王室的通告,并把时间定在当年秋季。楚成王和齐孝公两人对宋襄公的这种做法很不满意,心里却不痛快。但碍于情面,还是签了字。

  到了约定开会的日子,楚、陈、蔡、许、曹、郑等六国之君都来了,只有齐孝公和鲁国国君没到。在开会时,宋襄公首先说:"诸侯都来了,我们会合于此,是仿效齐桓公的做法,订立盟约,共同协助王室,停止相互间的战争,以定天下太平,各位认为如何?"楚成王说:"您说得很好,但不知这嚣主是谁来担任扩宋襄公说;"这事好办,有功的论功,无功的论爵,这里谁爵位高就让谁当盟主吧。"话音刚落,楚成王便说: "楚国早就称王,宋国虽说是公爵,但比王还低一等,所以盟主的这把交椅自然该我来坐。"说罢并不谦让,一下子就坐在盟主的位置上。宋襄公一看如意算盘落空,不禁大怒,指着楚成王的鼻子骂:"我的公爵是天子封的,普天之下谁不承认?可你那个王是自己叫的,是自封的。有什么资格做盟主?”楚成王说:"你说我这个正是假的,你把我请来干什么?”宋襄公再想争辩,只觅楚国大臣成得臣脱去长袍,露出里面穿的全身铠甲,手举一面小红旗,只一挥动,那些随楚成王而来、打扮成家仆和侍者的人纷纷脱去外衣,原来个个都是内穿铠甲。手持刺刃胸兵士。他们往台上冲来,吓得诸侯四散而逃,宋襄公被成得臣一把抓住,把他拖到楚国的车上,带他回楚国去了。后来,楚成王觉得抓了宋襄公也没什么用,就把宋襄公放回去了。

  从那时起,宋襄公对楚国怀恨在心,但是由于楚国兵强马壮,也没什么办法出气。后来。宋襄公听说郑国最积极支持楚国为盟主,就想讨伐力薄国小的郑国,出出胸中恶气。过了不久。郑文公去楚国拜会楚成王。宋襄公认为是个机会,不顾公子目夷与大司马公孙固的反对,出兵伐郑。郑文公知道消息后,求救于楚成王,楚成王答应来救援郑国。

  楚成王没直接去救郑国,却统领大队人马直接杀向宋国。宋襄公这下慌了手脚,顾不上攻打郑国,带领宋军星夜往国内赶。待宋军在涨水边扎好营盘,楚国的兵马也来到了对岸。公孙固对宋襄公说:"楚军到此只是为救郑国。咱们已经从郑国撤军。他们的目的己经达到了。咱们兵力小,不能硬拼,不如与楚国讲和算了?宋襄公却说:"楚国虽然人强马壮。可缺乏仁义。我们虽然兵力单薄。却是仁义之师。不义之兵怎能胜过仁义之师呢?"宋襄公又特意做了一面大旗,并绣有 "仁义"二字。要用 "仁义"来战胜楚国的刀枪。

  到了第二天天亮,楚军开始过河。公孙固向宋襄公说:"楚军白日渡河。明明是小看我们。等他们过到一半,我们杀过去,定能取胜。"宋襄公却指着战车上的 "仁义"之旗说:"人家连河都没渡完就打人家,那算什么仁义之师?”等到楚军全部渡完河,在河岸上布阵时。公孙固又劝宋襄公说:"趁楚军还乱哄哄地布阵,我们发动冲锋,尚可取胜。"宋襄公听到此话不由骂道:"你怎么净出歪主意!人家还没布好阵,你便去打他,那还称得上是仁义之师吗?”

  宋襄公的话才说完,楚军已经布好阵,列队冲了过来。宋军看到楚军凶猛胆都吓破了,掉头便逃。宋襄公正想亲自督阵进攻,还没来得及冲向前去,便被楚军围住,身上、腿上儿处受伤。幸亏宋国的几员大将奋力冲杀。才救出他来。等他出来逃命,宋军已早逃散,粮草。兵车金部被楚军抢走,再看那杆 "仁义"大旗,早已不知丢在何处去了。宋国的百姓们对宋襄公都骂不绝口,宋襄公一瘸一拐地边走边说:"讲仁义的军队就是要以德服人,我奉仁义打仗,不能乘人之危去攻打别人!"他身边的将士们听了,都在心中暗骂宋襄公是个蠢货、大草包。

  宋襄公虽然口口声声按 "仁义"办事,但他在会盟诸侯时当不成盟主而破口大骂时,还记得 "仁义"二字吗?

志大才疏

  公元前639年秋天,除了齐国,以及素来与楚国没有交往的鲁国之外,楚、陈、蔡、许、曹、郑等六国的国君都来了宋国境内的盂邑(今河南睢县西北)。总之,一时贵宾云集,张灯结彩,热闹得跟过年一样。

  在宋襄公出发之前,目夷劝告他,鉴于楚成王的反复无常,最好还是多带点兵车,以防患于未然。宋襄公却说:“我们这次会盟,是效法齐桓公衣裳大会的先例,大家都不带兵车。我做为东道主,当然不能率先破例。”
 
宋襄公
宋襄公

  目夷说:“您不带兵车也行,请允许我带上兵车同行吧。”

  宋襄公说:“你带兵车跟我带兵车有什么区别呢?”

  目夷没招了。可宋襄公对他还是不放心,怕他暗地里搞鬼,有损自己“仁义”的光辉形象,就让他跟自己前去开会。目夷说:“行,我也正有此意。”

  开会了,宋襄公首先站起来,感谢大家光临寒舍之类的废话说了一通后,直入话题,说:“现在天下乱得很,我们不如选一个盟主来,大家一起来扶助周天子,好不好?”

  好啊好啊,大伙儿纷纷鼓掌。反正鼓掌又不花钱。宋襄公把目光投向楚成王。楚成王点点头说:“一票通过。”

  宋襄公心里就有底了,有楚成王支持,今天这戏我唱定主角了。于是他又乐呵呵地问:“那谁来做这盟主呢?”

  楚成王站了起来,桀骜地说:“我是王,比你们的爵位都高,应当由我做盟主。”

  宋襄公见楚成王突然插了一脚,煮熟的鸭子眼看就要飞了,心里一慌,口不择言说:“你,你那是自封的王,属于假冒伪劣产品。按照爵位,我才是最高,理应我来做盟主!”

  楚成王冷冷一笑,也不跟宋襄公废话,打了一个手势,周围的楚国随从纷纷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的铠甲和兵器,原来这些都是楚国大兵扮演的。宋襄公和一帮诸侯登时都傻眼了。看着挥舞着兵器,冲自己本来的楚国大兵,宋襄公肠子都后悔青了:当初干嘛不听哥哥目夷的话呢?哪怕悄悄带一个警卫班来也可以抵御一阵子嘛——这时,目夷出现了,他来到宋襄公身边问:“怎么办呢?”

  宋襄公在这危机的时刻反而不慌了,他说:“看样子南蛮不会善罢甘休,你先趁乱回都城,准备抗击敌人侵略;我留下来,估计他们也不敢把我咋样……”

  趁着场面混乱,目夷突出包围,回都城去了;这边呢,宋襄公果然被楚成王扣留下来,跟在大军往宋国都城开。来到都城,楚成王叫大兵们扯起嗓子往里面喊:“你们的大王在我手里,赶快放下武器,开门投降吧。”

  上面的宋国士兵纷纷回答:“我们已经换了新大王目夷了……芈頵(楚成王姓名),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这楚成王一听,知道宋国人做好了充分准备,楚军虽然抓了一个宋襄公,看来也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了,就把宋襄公带回了楚国。没过多久,齐国和鲁国的国君都来替宋襄公说情,楚成王也考虑到,楚国要在中原完成霸业,不能杀掉宋襄公,就顺水推舟做了一个人情,放了宋襄公。

  楚成王背信弃义,在会盟上欺负讲究诚信的宋襄公,这让中原的诸侯国甚为不齿,这也为他在几年后的城濮之战惨败埋下了祸根。

  宋襄公受了这一番惊吓,恹了好大一阵。不过,他心里一刻也没忘记称霸的雄心壮志。他听说郑国暗中向楚国示好,甘心做楚国的小弟,心里很是愤然。楚国是什么?蛮夷也。一个中原的正统诸侯国去向蛮夷投怀送抱,这不仅仅是丢了郑国的脸,还丢了包括宋国在内所有中原诸侯国的脸。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了教训郑国,顺便也给楚国一点颜色看,公元前638年夏天,宋襄公派兵攻打郑国。

  小弟受人欺负,楚成王当然不能置身事外,发兵救援郑国。老谋深算的楚成王并没有直接救援郑国,而是攻打宋国——后来,这种战术被孙膑淋漓尽致地发挥,打得魏国一塌糊涂,史称“围魏救赵”。而且,在攻打宋国前,他还先把宋国的跟屁虫,陈国收拾了一下,这样宋国就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状态。

  为了保险起见,楚成王亲自带兵,气势汹汹地往宋国而来。

  目夷对楚国和宋国的实力一清二楚。他劝宋襄公不要打仗,为了宋国社稷安全,还是选择和平谈判为好。宋襄公眼睛一瞪:“笑话,楚国是一群蛮夷,我们是仁义之师,要打败他们易如反掌。且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战争不可避免的爆发了。公元前638年初冬,泓水。

  北岸,是好整以暇的宋国军队。南岸,是初来乍到的楚国军队。双方士兵隔着一条泓水,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大眼,就是没有谁率先渡河。因为谁都知道,如果在渡河的过程里遭到对方的狙击,后果不堪设想。

  还是楚国大兵沉不住气,不管三七二十一,渡河。看着蚂蚁一样拥挤过来的楚军,宋国目夷乐了,他悄悄告诉宋襄公,等楚国士兵刚好过河一半,首尾无法呼应的时候,狠狠揍丫的!

  但是没料到,宋襄公居然摇头,说:“君子不困人于厄,咱是仁义之师,不能做这种生孩子没屁眼的缺德事。”

  等到楚军全部过河,正在乱哄哄地排队、整列时,目夷又劝告宋襄公开打,“敌众我寡,您再不抓紧时机,咱就要吃败仗了。”

  宋襄公还是无动于衷,说:“不鼓不成列,等他们排好阵型之后,咱正大光明地干一仗。”

  很快,楚军摆好阵型,向宋国军队发起冲击……这场在中国历史上规模很小、但影响极大的战斗其实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宋国大败,连统帅宋襄公都被射伤大腿,差点把老命丢在泓水。

  泓水之战的规模很小,但在中国历史上的影响极为深远。在这之前,中原诸侯国们打仗都严格遵守周朝制定的作战约定:对阵双方各分三军依次决战,己方的左军对敌方的右军,己方的右军对敌方的左军,最后是中军对中军,鸣鼓而击之,合计较量三次。每次较量的时候,其它各军就等着看。不允许偷袭,不能攻击老人,以及受伤的士兵。追击逃跑的敌人不要超过一百步距离,跟踪追击不要超过九里,这都是为了表示礼节,点到为止的意思。毕竟中原诸侯国几百年前是一家人。可楚国就不同了,这个来自南方的国家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因此,包括宋国在内的诸侯国就不免吃了亏。

  当然,这次我吃了亏,下次在战场上相逢了,我还要以礼相待,那不就成了彻头彻尾的傻子了?因此,自泓水之战之后,中原诸侯国也有样学样,学会了使用诡计。

  战场上的烽烟,从此多了几分诡异的色彩。

  宋襄公这人虽然傻得有些可爱,不过宅心仁厚的他对待臣民还委实不错,所以,当他落难的时候,士兵们才会奋不顾身地保护他,不离不弃。也许他不是一个颇有建树的君主,不过,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在他那样的时代,也不失为一件幸事。

愚蠢的宋襄公

  宋襄公见齐国发生内乱,就通知各国诸侯,请他们共同护送公子昭到齐国去接替君位。但是宋襄公的号召力不大,多数诸侯把宋国的通知搁在一边,只有三个小国带了点人马前来。

  宋襄公率领四国的兵马打到齐国去。齐国一批大臣一见四国人马打来,就投降了宋国,迎接公子昭即位。这就是齐孝公。

  齐国本来是诸侯的盟主国,如今齐孝公靠宋国帮助得了君位,宋国的地位就自然提高了。

  宋襄公雄心勃勃,想继承齐桓公的霸主事业。这次他约会诸侯,只有三个小国听从他的命令,几个中原大国没理他。宋襄公想借重大国去压服小国,就决定去联络楚国。他认为要是楚国能跟他合作的话,那么在楚国势力底下的那些国家自然也都归服他了。

  他把这个主张告诉了大臣们,大臣公子目夷不赞成这么办。他认为宋国是个小国,想要当盟主,不会有什么好处。宋襄公哪里肯听他的话,他邀请楚成王和齐孝公先在宋国开个会,商议会合诸侯订立盟约的事。楚成王、齐孝公都同意,决定那年(公元前639年)七月约各国诸侯在宋国盂(今河南睢县西北,盂音yú)地方开大会。

  到了七月,宋襄公驾着车去开大会。公子目夷说:“万一楚君不怀好意,可怎么办?主公还得多带些兵马去。”

  宋襄公说:“那不行,我们为了不再打仗才开大会,怎么自己倒带兵马去呢?”

  公子目夷怎么也说不服他,只好空着手跟着去。

  果然,在开大会的时候,楚成王和宋襄公都想当盟主,争闹起来。楚国的势力大,依附楚国的诸侯多。宋襄公气呼呼地还想争论,只见楚国的一班随从官员立即脱了外衣,露出一身亮堂堂的铠甲,一窝蜂地把宋襄公逮了去。

  后来,经过鲁国和齐国的调解,让楚成王做了盟主,才把宋襄公放了回去。

  宋襄公回去后,怎么也不服气,特别是邻近的郑国国君也跟楚成王一起反对他,更加使他恼恨。宋襄公为了出这口气,决定先征伐郑国。

  公元前638年,宋襄公出兵攻打郑国。郑国向楚国求救。楚成王可厉害,他不去救郑国,反倒派大将带领大队人马直接去打宋国。宋襄公没提防这一着,连忙赶回来。宋军在泓水(在河南柘城西北,泓音hóng)的南岸,驻扎下来。

  两军隔岸对阵以后,楚军开始渡过泓水,进攻宋军。公子目夷瞧见楚人忙着过河,就对宋襄公说:“楚国仗着他们人多兵强,白天渡河,不把咱们放在眼里。咱们趁他们还没渡完的时候,迎头打过去,一定能打个胜仗。”

  宋襄公说:“不行!咱们是讲仁义的国家。敌人渡河还没有结束,咱们就打过去,还算什么仁义呢?”
 
  说着说着,全部楚军已经渡河上岸,正在乱哄哄地排队摆阵势。公子目夷心里着急,又对宋襄公说:“这会儿可不能再等了!趁他们还没摆好阵势,咱们赶快打过去,还能抵挡一阵。要是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宋襄公责备他说:“你太不讲仁义了!人家队伍都没有排好,怎么可以打呢。”

  不多工夫,楚国的兵马已经摆好阵势。一阵战鼓响,楚军像大水冲堤坝那样,哗啦啦地直冲过来。宋国军队哪儿挡得住,纷纷败下阵来。

  宋襄公指手划脚,还想抵抗,可是大腿上已经中了一箭。还亏得宋国的将军带着一部分兵马,拼着命保护宋襄公逃跑,总算保住了他的命。

  宋襄公逃回国都商丘,宋国人议论纷纷,都埋怨他不该跟楚国人打仗,更不该那么打法。

  公子目夷把大家的议论告诉宋襄公。宋襄公揉着受伤的大腿,说:“依我说,讲仁义的人就应该这样打仗。比如说,见到已经受了伤的人,就别再去伤害他;对头发花白的人,就不能捉他当俘虏。”

  公子目夷真的耐不住了,他气愤地说:“打仗就为了打胜敌人。如果怕伤害敌人,那还不如不打:如果碰到头发花白的人就不抓,那就干脆让人家抓走。”

  宋襄公受了重伤,过了一年死了。临死时,他嘱咐太子说:“楚国是我们的仇人,要报这个仇。我看晋国(都城在今山西翼城东南)的公子重耳是个有志气的人,将来一定是个霸主。 你有困难的时候,找他准没错儿。”

人物评价

  在春秋乱世中,他不切实际的空谈古时君子风度,为守迂腐的信条在政治军事斗争中处处被动,并且把仁义滥用在敌国甚至是敌军身上,以至数次受辱。宋国是小国,宋襄公打了败仗,证明他对仁义还理解不到位,或者说对自己的实力还不清楚,若宋有后来秦国的实力再讲仁义必然称王,而且不只二世,但不肯埋头发展,他也曾说齐桓公用管仲20年称霸,但他等不了。急功近利是他失败的地方,但讲信用款而待人,却使他位列春秋五霸。

  纵观宋襄公一生所为,他实乃一志大才疏之人。齐桓公死后,诸侯中以楚国最强,楚成王实际上已称霸中原。而宋国本是一弱国,国小力单,原本无力称霸,但宋襄公却自不量力,一意孤行,妄图与楚争霸。宋国在与楚国的政治较量中,始终处于下风,一败再败。而在决定 其命运的泓水之战中,他又大讲仁义道德,死守古代“不鼓不成列”的决斗式战法,不肯乘敌“半渡”、“未阵”而击之,结果兵败身死,为天下人所耻笑,毛泽东评之为“蠢猪式的仁义”。宋襄公的争霸实际上是在为楚国确立其霸主地位搭桥铺路,“正所谓‘宋襄霸业’ ,实为楚成霸业。”旧史称宋襄公为“春秋五霸”之一实属名不副实,而《左传》中也并未以霸许他。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