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9203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小白不白 (2011/1/2 18:00:42)  最新编辑:小白不白 (2011/1/2 18:00:42)
盐铁会议
拼音:Yán tiě huì yì
英文:yantiehuiyi
同义词条:盐铁论
 
盐铁会议
盐铁会议
 
 
  据《汉书•车千秋传》记载,汉昭帝“始元六年,诏郡国举贤良文学士,问以民所疾苦,于是盐铁之议起焉。”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盐铁会议。会议的参加者除贤良文学六十余人外,还有丞相车千秋、御史大夫桑弘羊及丞相的属官丞相史,御史大夫的属官御史等。
 
 

盐铁会议

  
  发生时间:公元前81年 
  所属年代:汉代 
  事件介绍:盐铁会议 

盐铁会议的背景

 
盐铁会议
盐铁会议
  汉武帝时,国家财政空虚,阶级矛盾激化,官吏胡作非为。武帝死后,昭帝即位,从这时到盐铁会议召开的六年间,上述状况依然存在。例如,汉武帝时的农民起义虽然被镇压下去了,但历年遗留的流民问题仍相当严重,以致使汉昭帝不得不多次下诏予以解决。始元元年,下诏“遣故廷尉王平等五人持节行郡国,举贤良,问民所疾苦、冤、失职者。”二年三月,“遣使者振贷贫民毋种、食者。”八月,下诏:“往年灾害多,今年蚕麦伤,所振贷种、食勿收责,毋令民出今年田租。”四年秋七月,又下诏:“比岁不登,民匮于食,流庸未尽还,往时令民共出马,其止勿出。”(上所引均见《汉书•昭帝纪》)汉昭帝频频下诏,说明流民问题已严重威胁到统治阶级的安全。人民流离失所,固然主要为天灾所致,但也不能排除人祸的因素。
 
  汉武帝打了一辈子匈奴,但四夷问题并没真正解决。就在汉武帝死去的当年冬天,匈奴便入侵朔方,“杀略吏民”,迫使汉朝廷不得不“发军屯西河,左将军桀行北边”。第二年,即昭帝始元元年夏,益州的廉头、姑缯,牂柯郡的谈指、同并等西南夷二十四邑皆反,汉朝廷派水衡都尉吕破胡招募吏民及发犍为、蜀郡的军队急急忙忙前去镇压。(见《汉书•昭帝纪》)始元四年冬,西南夷姑缯、叶榆复起事,汉派水衡都尉吕辟胡击之,“辟胡不进,蛮夷遂杀益州太守,乘胜与辟胡战,士战及溺死者四千余人”(《汉书•西南夷传》)。始元五年,“匈奴发左右部二万骑,为四队,并入边为寇”(《汉书•匈奴传上》)。至于盐铁会议以后,汉与匈奴、西羌、西南夷、乌桓等民族之间的关系多有紧张,这是人所共知的。
 
  汉武帝实行严刑酷法,这种状况,以后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汉成帝就曾说:“今大辟之刑千有余条,律令烦多,百有余万言,奇请它比,日以益滋,自明习者不知所由,欲以晓喻众庶,不亦难乎!”这样残酷的法律,毫无疑问主要是针对劳动人民的。这一点连汉成帝都不否认。他曾说:如此烦多的法律,“于以罗元元之民,夭绝亡辜,岂不哀哉!”(《汉书•刑法志》)
 
  汉代,景帝以前的几个皇帝基本上坚持一种节俭的政策。但到武帝时,开侈糜之风,他本人的情况不必说,连官吏们也争相奢侈,“室庐车服僭上亡限”(《汉书•食货志》)。直到汉成帝时,虽然已是危机四伏,“然俗奢侈,不以畜聚为意”(《汉书•食货志》)。
 
《盐铁论》书影
《盐铁论》书影
  由武帝之世所带来的各方面的严重问题,震动了汉昭帝和执政大臣,迫使他们不得不认真回顾以往的政策得失。这就是盐铁会议的背景。
 
  众所周知,汉武帝的盐铁官营、酒榷均输等经济政策,是在反击匈奴、财政空虚的情况下实行的。它的实行,使汉朝政府广开了财源,增加了赋税的收入,得以有了比较雄厚的物力基础来支持长期的战争,从而不断拓宽了疆土,安定了边疆。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一经济政策的实施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官营盐铁、酒榷、均输等政策的实行,逐步使一部分财富集中于大官僚、大地主及大商人手中,而剥夺了中小地主的利益。出现了官吏“行奸卖平”,而“农民重苦,女红再税”的状况,以及“豪吏富商积货储物以待其急,轻贾奸吏收贱以取贵”的局面,使得中小地主和一般百姓日趋贫困。因此,昭帝即位之初,霍光就围绕是否改变盐铁官营、酒榷、均输等经济政策,与桑弘羊等人展开了斗争。
 
  昭帝始元元年(前86年)闰十二月,霍光就派遣当时的廷尉王平等五人出行郡国,察举贤良,访问民间疾苦、冤难以及失去职业的人,为召开盐铁会议做准备。
 
  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下诏郡国推举贤良文学六十余人到长安,询问民间疾苦。贤良文学们提出盐铁官营和平准、均输等经济政策是民间疾苦的原因,遭到御史大夫桑弘羊的反对。以丞相田千秋和桑弘羊为一方,贤良文学为一方,双方对为政得失展开了一场全面辩论。双方对民间疾苦的根源、同匈奴的和战政策、治国的方针和理论等重大问题申述了不同主张。会议后,“罢榷酤官”,部分地区停止铁器官营,其他政策不变。召集郡国贤良文学到京师,虽是谏大夫杜延年提出的,显然得到霍光的支持,所以这次会议也反映了两位辅政大臣对当时实行的经济政策的分歧。
 
  会议的召开,与当时的大将军霍光、谏大夫杜延年有关。杜延年曾多次向霍光建议:“宜修孝文时政,示以俭约宽和,顺天心,说民意,年岁宜应。”于是“光纳其言,举贤良,议罢酒榷盐铁,皆自延年发之”(《汉书•杜延年传》)。杜延年之所以建议“修孝文时政”,诚如班固所言,是鉴于“国家承武帝奢侈师旅之后”,“年岁比不登,流民未尽还”。所以,相当严峻的社会形势才是这次会议的真正起因。而杜延年的建议只不过正确地反映了这种形势罢了。

会议内容

 
  这次会议由丞相车千秋主持,以桑弘羊、丞相史、御史为一方,贤良文学为一方,双方唇枪舌戟,进行了激烈的论战。论战情况记录在桓宽的《盐铁论》中。就其主要内容看,大致有四个方面。

关于盐铁官营问题

 
桑弘羊力挫群儒
桑弘羊力挫群儒
  大夫派主张盐铁官营,认为盐铁官营利国利民,有益而无害。如御史说:“今大夫各修太公、桓、管之术,总一盐铁,通山川之利而万物殖。是以县官用饶足,民不困乏,本末并利,上下俱足。”又说:“大夫各运筹策,建国用,笼天下盐铁诸利,以排富商大贾;买官赎罪,损有余,补不足,以齐黎民。是以兵革东西征伐,赋敛不增而用足。”(《盐铁论•轻重》,以下只注篇名)他们还认为,盐铁官营消除了象吴王刘濞那样的地方分裂势力。
 
  贤良文学则主张取消平准、均输、酒榷制度,罢盐铁官营。他们认为这些政策是“与民争利”(《本议》),造成“国家衰耗,城郭空虚”(《轻重》)。文学提出:“安民富国之道,在于反本,本立而道生。顺天之理,因地之利,即不劳而功成。夫不修其源而事其流,无本以统之,虽竭精神,尽思虑,无益于治。”(《忧边》)贤良提出:“方今之务,在除饥寒之患,罢盐铁,退权利,分土地,趋本业,养桑麻,尽地力也。”(《水旱》)总之,在贤良文学看来,富国安民的根本一条在于搞好农业,即他们所说的“反本”、“修源”。

关于汉与匈奴的关系问题

 
《盐铁论》
《盐铁论》
  在对匈奴的关系上,大夫派主战,贤良文学主和;大夫派崇武备,贤良文学尚德服。
 
  贤良认为,“用军于外,政败于内”(《备胡》),对外用兵,会给内带来忧患。文学认为,繁重的兵役、徭役,已经对社会构成了严重威胁:“长子不还,父母愁忧,妻子咏叹。愤懑之恨发动于心,慕思之积痛于骨髓”(《徭役》)。建议“方今为县官计者,莫若偃兵休士,厚币结和,亲修文德而已”(《击之》)。
 
  大夫派的看法则与此相反,他们针对贤良文学主和的说法,指出:汉兴以来,对匈奴执行和亲政策,“所聘遗单于者甚厚”,但匈奴的侵扰活动却日甚一日。由于此,汉武帝才“广将帅,招奋击,以诛厥罪。”汉武帝抗击匈奴是“功勋粲然,著于海内,藏于记府”(《结和》)。他们还进一步阐发说:“兵革者国之用,城垒者国之固”,没有它,匈奴就会“轻举潜进,以袭空虚”,其结果“祸必不振”(《和亲》)。
 
  在对匈奴的总的策略上,贤良文学主张“义之服无义”(《论勇》),认为地利不如人和,武力不如文德”,“在德不在固”(《险固》),“文犹可长用,武难久行”(《徭役》)。又主张“去武行文,废力尚德,罢关梁,除障塞,以仁义导之”(《世务》)。桑弘羊则强调,“有备则制人,无备则制于人”(《险固》)。匈奴“反复无信,百约百叛”(《和亲》),想用德服,是难以办到的。

对儒家与法家的评价问题

 
《盐铁论》
《盐铁论》
  大夫派以变法治国者自居,对儒家及所谓贤者大加贬斥。他们斥责儒家“道迂而难遵,称往古而訾当世”,“处其位而非其朝,生乎世而讪其上”(《论诽》)。批评儒者硁硁然死守一道而不识时务,讥笑“孟轲守旧术,不知世务,故困于梁宋;孔子能方不能圆,故饥于黎丘。”(《论儒》)
 
  贤良文学则反驳说:原则的东西是不能变的,就要死守。这不变的原则就叫“百世不易之道”。文学说:“圣王之治世,不离仁义,故有改制之名,无变道之实。上自黄帝,下及三王,莫不明德教,谨库序,崇仁义,立教化。此百世不易之道也。”对此,“修而昌”,“变法而亡”(《遵道》)。
 
  对法家的看法,二者也完全不同。如大夫派认为,李斯之学,学以致王;文学认为,李斯之学,学以杀身(《毁学》)。
 
  从对儒法的辩论又进到对所谓贤者的争鸣。贤良文学极其推重贤者,认为“贤者所在国重,所去国轻”。而大夫派则认为贤人“损益无轻重”,有无贤人于国家无多大关系(《崇礼》)。至于双方由此引起的互相攻击,更是随处可见。

关于德与刑的问题

 
  大夫派坚持法治,认为“法者止奸之禁也。无法势,虽贤人不能以为治”(《申韩》)。又说:“绳之以法,断之以刑,然后寇止奸禁”(《大论》)。大夫派还主张酷法严刑,认为“令严而民慎”,“法疏则罪漏”(《刑德》)。
 
  贤良文学则强调德教,主张简法宽刑。他们说:“法令众,民不知所辟。”(《刑德》)“罢民不畏刑法”,故“严刑峻法,不可久也。”(《诏圣》)
 
  总之,在一切重大政治问题上,大夫派与贤良文学都表现出了相互对立的主张。

会议结果

 
  最后大家都肯定武帝的基本政策,同时也认为随时势变化应对这些政策有所调整。七月,在霍光主持下,取消了酒专卖政策,“罢榷酤官”,在部分地区停止铁器专卖,其他政策不变。
 
  这次会议留下的详细记录,汉宣帝时由桓宽整理成书,即现存《盐铁论》,共60篇。这是研究西汉经济思想的重要文献。

影响

 
盐铁会议
盐铁会议
  来自社会下层的贤良文学,在霍光的支持下同以桑弘羊为代表的大夫派展开的辩论,反映了统治阶级内部对汉武帝晚年以后经济和政治形势的不同认识,以及由此而提出的不同的治国政策。经过这次辩论,尽管没有废止盐铁官营和平准均输法,但停止了酒类专卖。它使"与民休息"的政策得到了进一步的肯定,对昭、宣时期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盐铁会议辩论的双方,一方是从武帝时起长期当政的法家代表人物御史大夫桑弘羊,一方是儒家思想的忠实信徒贤良文学。盐铁会议不仅在政治上是终止武帝的战争政策、转入新的休养生息的和平状态的开始和标志,也是思想上终止汉初儒、法合流,重新恢复先秦孔孟思想传统的历史契机。正是由于这种历史契机,经过盐铁会议,儒家思想重新倔起,在宣帝时期进一步得势,至成帝时则完全居于统治地位了。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