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5191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葛礼菊 (2010/12/28 2:04:56)  最新编辑:葛礼菊 (2010/12/28 17:08:54)
《古书解读初探——黄现璠学术论文选》
拼音:gǔ shū jiè dú chū tàn——huáng xiàn fán xué shù lún wén xuǎn
目录[ 隐藏 ]
   《古书解读初探——黄现璠学术论文选》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于2004年7月出版发行。本书所收集的论文,虽仅仅是黄现璠一生著述中的一小部分,但时间跨越半个世纪,内容涉及先秦史、中古史、语言学、社会生活史、壮学以及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考察等领域,充分反映出黄老的渊博学识和民族理念。

本书目录

序一……韦纯束
黄现璠著《古书解读初探》精装版
黄现璠著《古书解读初探》精装版

序一……塚田诚之
序三……马克·本德尔
最近三十年中等学校中国历史教科书之调查及批评
唐代之贱民阶级
宋代太学生之政治活动
北宋亡后北方的义军
元代佃户之生活
我国礼节形态与演变之研究
中外坐俗研究
汉代学术思想之三变
吸烟风俗传播考
我国饮食风俗之起源及其传播
我国服装演变之研究
抗战论
黔桂边区考察记
三国时代魏灭吴蜀之因初释
殷周社会初考
侬智高起兵反宋是正义的战争
土司制度在桂西
古书解读初探
我国民族历史没有奴隶社会的探讨壮学论丛
附录一:黄现璠先生小传
附录二:黄现璠先生学术年表
附录三:黄现璠先生著译目录
编后记
 

本书评价

本书序一

文/韦纯束(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原主席)
黄现璠著《古书解读初探》简装本
黄现璠著《古书解读初探》简装本
 
      1999年(11月13日),是我国已故著名历史学家、壮学宗师黄现璠教授诞辰100周年,作为其纪念活动之一的《古书解读初探——黄现璠学术论文选》的编辑出版,无疑将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本书编辑组的同志约我为该书作序,本来我不擅长文辞,但出于对这样一位实事求是,直言不讳,在逆境中仍对民族文化事业坚贞如一的壮族前辈的文选作序深感荣幸,且为义不容辞之事。

     黄老出生于我区西南壮乡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他的求学之路颇为曲折,人生历程颇为坎坷,为此形成了他生活中顽强拼博、百折不回的非凡个性和孜孜以求、勇往直前的崇高信念。他早年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在学九年,毕业后赴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研究院留学两年,曾有幸在国内外著名高等学府受到多位史学大师的严格教育和学术熏陶,由此打下了他坚厚扎实的史学基础。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与深厚的学问根基,正是黄老日后在民族文化事业中能作出较大贡献的两个重要条件。

      黄老一生从事史学研究50余年,治学刻苦,著述勤奋,他在求学时代就曾编著译过《中国通史纲要》、《高中外国史》、《元代农民之生活》、《唐代社会概略》、《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等著作以及发表过不少史学论文。留学归国后,他在高等院校长期从事教学工作的同时,又将精力投入到社会生活史和民族学研究当中,著述丰硕。特别是在壮学领域建树卓著。黄老对壮学的重要贡献,主要表现在他一丝不苟地从基础工作做起。他非常重视田野调查和收集第一手史料,曾数十次亲自组织和参加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学术考察,足迹踏遍区内各少数民族地区。他曾参加过中央民族访问团的访问工作。他曾领导过广西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的大规模调查工作。他曾参与过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的民族事务活动。他在对收集到的大量调查资料进行综合整理和系统研究的基础上,力求对壮族的族源、社会性质、历史人物、文化艺术等重要学术问题作出科学的解释与合理的总结。黄老有关壮族历史文化的研究成果,是理论与实践辩证统一的结晶,受到民族学界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据我所知,黄老是我国壮族第一位教授,他撰著的《广西僮族简史》是我国第一部系统研究壮族历史的专著,填补了我国民族史研究的空白;他撰著的《侬智高》是我国第一部研究壮族历史人物的专著;澄清了封建王朝近千年来强加在侬智高身上的历史污名;他与学生合著的《壮族通史》是我国第一部壮族通史,极大地丰富了我国少数民族研究的成果。他开拓了壮学研究的一代风气, 因此可以说,黄老是我国20世纪学术事业的奠基人之一。

     本书所收集的论文,虽仅仅是黄老一生著述中的一小部分,但时间跨越半个世纪,内容涉及先秦史、中古史、语言学、社会生活史、壮学以及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考察等领域,充分反映出黄老的渊博学识和民族理念。我个人认为:本书出版的现实意义,不仅仅在于它本身所具备的学术和史料价值,更重要的是它能促使后辈学人深入研究黄老,进一步了解黄老这位历史人物的史学和民族思想,加深理解黄老之所以在逆境中仍忍辱负重、一如既往地执着于壮学研究,这源于他始终从心底坚信中华各民族各自具有辉煌灿烂的历史文化,崇尚各民族团结、平等、共同发展的多元化理念,从而不断地继承他那种在学术上勇于探索,为振兴民族文化事业而奋斗终身的无私奉献精神。

       这是我对黄老生平及其道德文章的一点了解以及对本书出版的文化价值和历史 意义的一点期望,以此为序。
                                              

本书序二

文/塚田诚之(日本国立民族学博物馆博导教授)
 
     《古书解读初探——黄现璠学术论文选》是从已故壮族研究硕学黄现璠教授生前撰述的大量学术论文中精选部分反响较大又颇有学术价值的有关社会史和文化史方面的论文汇编而成。黄现璠教授出身壮族,作为壮族历史研究中至今仍闪烁光辉的《广西僮族简史》一书的著者名响中日学术界,系20世纪中国广西最具代表性的民族学家和历史学家之一。
 
      学术界普遍认为,基于实地调查研究而撰述发表的现代意义上的中国民族志的最初问世,大都始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民族学研究兴盛期的20世纪30~40年代。在广西,刘锡藩所著《岭表纪蛮》(1934年,商务印书馆)属于代表作。《岭表纪蛮》系基于少数民族地区现地调查的所见所闻实录,著者在书中将少数民族与汉族一视同仁、平等看待,摆脱了传统的《地方志》民族史观,可谓是具有重要意义的研究成果。但是,刘锡藩本人出身汉族,又担任着政府的教育行政职务,其言行主张不可能完全站在少数民族的立场。加之,书中所反映出的当时以汉族为中心的时代思潮“汉蛮同源说 ”等主张,从现在研究的成果和水平上看,明显带有时代的局限性已成为学术界公认的事实。《广西壮族简史》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府实行民族平等政策以及广西壮族自治区即将成立的时代背景下,著者站在壮族人的立场上,基于丰富的实地调查和严谨细致的文献考证,从而撰成的一部有关壮族自古以来针对各种歧视压迫而奋起斗争的反抗史。书中除主要叙说壮族在历史上被封建统治王朝置于的政治和社会不平等地位以及壮族人民对此所作的诸多不屈不挠抗争外,著者还主张:壮族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维持着本民族传统的同时,一边吸收着汉族先进文化的一面,一边逐步形成了本民族固有的优秀文化,以及壮族是广西的土著民族。这些主张富有创见,以致备受学术界注目。这不仅使《广西僮族简史》在壮族研究史上具有了划时代的里程碑意义。同时,透过其书,也可一窥黄教授对壮族人民怀有的热爱之心和深厚感情。 笔者从事壮族研究已有20余年。在中国改革开放前,对外国人而言,要想来到中国深入少数民族地区进行实地调查研究,极为困难。而且,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民族学者的许多优秀研究成果多以内部发行的形式出版(例如,黄现璠遗作《侬智高》于1983年10月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时就在内页上印有“内部发行”——编者注)。这又使得海外学者深入研究中国民族史时资料入手较为不易。笔者最初开始研究黄教授,记得是在1985年以后。当时,黄教授已成故人,无缘面受教诲。但当我仔细研读黄教授所撰的《广西壮族简史》等著作后,对广西学术界存在这样一位学识如此渊博的杰出历史学家深感震惊,再通过深入研究,继而了解到新中国成立后黄教授曾在民族学界长期肩负指导重任时,深受感铭之情,至今记忆犹新。

      最近,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副馆长吴伟峰先生介绍,得以结识黄教授之子甘文杰,从相互交流中进一步了解到黄教授的曲折人生和崇高人格,由此对黄教授产生的敬仰之情与日俱增。再则,黄教授早期曾留学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以所深造的东洋史学(中国史学)及其精深研究法打下了自己坚实的学术研究之基。这表明在中日两国学术交流史上,黄教授曾起到过重要作用。由这点而言,黄教授又像是我近在身旁的师长。

      值黄教授诞辰百年之际,后辈学人将黄教授生前发表过的论文和遗稿整理成该书出版,这无疑具有重大意义。本书所收论文,其中有不少至今仍属难得一见之作,可说是了解黄教授一生从事学术研究概貌的一本最佳学术论著。其中有些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30年代发表的有关唐、宋、元社会史方面的论文,有些是在大战中发表的有关中国古代社会史的论文,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有关侬智高起义和壮族社会发展方面的论文,这些论文对学界都产生过重大影响。

      我深信透过《广西僮族简史》和《古书解读初探——黄现璠学术论文选》这两本重要学术著作,必然会使包括海外研究者在内的更多的研究者进一步全面认识研究黄现璠教授的现实意义,更深入的评价黄教授在开拓壮学研究上的特有贡献,从而以此成为后辈学人从事民族学研究的动力和指南。最后期盼该书的出版能起到有力促进广西民族学研究发展的作用。是为序。
                                                                                          
      2003年3月21日撰于日本国立民族学博物馆

摘录

附录一:黄现璠先生小传
 
     黄现璠先生,原名甘锦英,广西扶绥壮族人,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生。幼颖异,性向学,九岁开蒙,年十二,旁听私塾授业,所肄四书五经,皆能倒背如流,塾师惊闻奇之,许以免费就读,自此嗜学如命。然先生少时丧母,家境酷贫,身栖茅屋,箪瓢屡空,无钱买书,只能借而读之。故先生读书,益自刻厉,夜无油灯,则把卷读月下。某日先生放牛在外,夜临牛归人无影,生父遍觅之,方于荒山坡上见先生借月光持卷吟诵兴起,可见先生劬学如此。而生父帮工砍柴,节衣省食,专饷于学。先生常言:“余家道贫寒……生父送余读书,备极艰辛,”余自读书以至教学,对于学问孜孜不倦,实感动于余父艰苦恩爱之心情也。”
 
      ......1926年,闻北京师范大学在广西招生,告示整考三日,先生以三夜不睡之功应试,获录。是岁,负笈上京,入北师大预科埋头于学。课余则泛览经史子集,喜阅史部籍,好读《日知录》,尤为顾炎武经世致用学尤所心折,至有先生怀治史济世,事教育为职,以振兴少数民族文化为己任之志,始终若一。越两年,入北师大史学系,受教于陈垣、邓之诚、萧一山诸师。时以学资唯坚,先生遂谋职助学,在萧一山先生所办“平中中学”教国文,历史数年,边学边教,文史学养根底,自深益固,卒业时,先生即有两篇元史论文及与同窗合著鸿章巨制《中国通史纲要》三册相继问世。文如(即邓之诚,字文如)师撰序渭:“近代恒重视历史一科,重其能随时代思想以前进也。自晚近世界竞争益烈,空标大同主义之名,而其实民族思想,乃愈趋于窄狭之境域,于是表现之本国史,乃尤重。……盖史学之钻研,已成为一世之风尚矣。独惜中国通史之编纂,尚未为学者所注意,坊间所见之本,非稗贩东西洋陈籍,以其见解为见解,即徒事零星掇抬,详则嫌于支蔓,略则嫌于挂漏,求其详略得宜,去取适当,足以发扬中国文化,供一世参考及自修者,殆无有也。……黄君现璠刘君镛专意读史.以其钻研之暇,共成《中国通史纲要》三册,虽仅备纲领,而首尾贯串可观,遍及各个时代之制度沿革社会进化,而因果关系一目了然.取材皆注其出处.使读者可以由是而中国史之梗概,更可由是而加详加博,可谓繁简相驭,条理分明矣。”      
 
      嗣因学有所成,先生本科卒业后得以免试升人北师大研究所当研究生,师从陈垣治考据学,钱玄同治音韵学。三载深造岁月,终日身浸书海;纂录笔耕不辍,每至废寝忘食,以致有“苦读苦作一书生”(陶希圣评语)之评,钩沉发微之硕果,时所刊之《东北之历史考察》等五篇论文及出版《高中外国史》两册.《元代农民之生活》译著一册、《唐代社会概略》专著一册,皆为先生此期劳作。陶希圣(1899—1988,历史学家。原名汇曾,曾任中央大学、北平师范大学、北京大学教授,《中央日报》总主笔,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于封建社会史研究造诣精深——编者注)先生于书序谓:“民国二十年,我在师范大学史学系讲授中国社会史,这时,常和我讨论的一人就是本书编著者黄现璠先生。”      
 
      先生于研国史之际,又以余力搜阅西洋典籍,于中服膺美国新史学派开山大师鲁滨逊之说,渐置疑国史研究传统思维,欲以彼国之史学进化观,匡我之所不逮。是时,寇入国破山河碎,历史教育,尤关中华民族存亡,先生始留意调查研究中学通用历史教课本,继而托思干文,于是有《最近三十年中等学校中国历史教科书之调查及批评》一作、初以文呈钱玄同师,钱氏评曰:“观念进化,议论激昂.持之有理,点评中肯”,遂荐于北师大月刊揭载。而先生平生治学,以“无权威、无顶峰、无禁区”为其宗旨,盖自此始。      
 
      1935年冬,先生告别寒窗苦读近十年之北师大,本欲浮洋赴美,投身美国新史学派门下,无奈学资无着,久闻日本西学盛,遂东渡扶桑,考入东京帝国大学研究院,师事和田清(1890—1963,历史学家。曾任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教授、研究院导师,日本学士院院士,被日本学界誉为日本现代研究中国满蒙史.清史最高权威)与加藤繁(1880—1946,历史学家。曾任日本清国留学生总教习,东京帝国大学教授,研究院导师,于东洋史学研究造诣精深,成果丰硕)俩导师磨砺史学。越半年,获广西省zf公费,攻硕士学位。留学期间,先生于学,黾勉穷研,昕夕无间。时所刊之《北宋亡后北方的义军》等五篇论文及出版专著《宋代太学生之救国运动》,即为先生此期矻矻于学之证。同时,又于问学之暇,时常探访在日学者郭沫若先生,一道探讨中国古代社会问题,颇受切磋之益。      
 
      1937年,七七事变起,抗日军兴,先生毅然归国,操守志节,返回广西,一生事教,历任广西大学、中山大学、桂林师范学院等校教授,成为我国壮族第一位大学教授。先后授“中国通史”、“上古史”、“断代史”、“中国文化史”、“历史文献”、“历史唯物论”诸课,相继兼广西大学训导长、中文系主任、图书馆长等职。      
 
      抗战期间,先生与雷沛鸿、欧阳予倩等人一道应邀担任《国防周报)编撰委员,于该报辟《汉族对外抗战史》专栏,以笔代枪,把史为证,匡正时惑,唤醒民志,激昂士气。先生满腔抗日热血,是时尽贯注笔端,......其爱国情热,浩浩正气,跃然纸上。而先生此期治学重心,为之一变,始转向社会生活史研究,以师授“说文”功底,周读注疏尽数卷,月撰一文,考证中外古今礼节饮食服饰风俗起源传播,求其演变沿革,务在疏通贯穿,成数十篇。       内战期间,先生冶学,又为一变.专意从事少数民族社会历史田野调查及研究,于大学假期,带领学生,放迹边区,跋山涉水,不顾安危,深入丛岭万弄、刀耕火种之地,考察民情,博采民风,搜集史料,数度进出,先后达一年之久,与“蜷伏于荒山长谷之中,度其黯淡非人生活”之少数民族同吃同住,食不饱腹,夜无卧具。目睹苗民壮人生活苦不堪言,备受外族歧视压迫之状,先生义愤填膺,秉笔直书,抨击时政,历数国民党当局强制推行民族同化政策之罪。又受西大学生会之邀,登台讲演,痛诋专制,疾声呼曰:“封建社会是家天下、国天下,今日演变成蒋家王朝党天下,大众要争民天下。”以致有先生身背“左派分子”之名、险遭逮捕从而数次入黑名单之历。      
 
     1953年,院系调整,西大撤销建制,先生改教于新建广西师范学院(现广西师范大学)历史系,任院图书馆馆长职。于此执教近三十载,迄至去世,系现代学界终生在职教授之一。此后还相继兼任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民委员、第一届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理事、广西省人民委员会委员等职。      
 
      新中国成立后,先生自1951年担任中央民族访问团广西分团(团长费孝通)副团长以来,其治学重心转向少数民族社会历史田野凋查和带队深入山区,做学术考察,收集史料。又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经常走访少数民族地区,视察民情,他的足迹踏遍区内壮、瑶:苗、侗;远及西南诸省穷乡僻壤。1956年,先生受全国人大民委之托,协助筹建“广西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任副组长兼壮族组组长,实际负责和主持中国有史以来广西首次最大规模的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工作,先草提纲,续搞试点;继而不顾年高,带领壮族组,一马当先,入壮乡,出瑶寨,过侗地,翻苗岭,访干家万户。搞统计,开座谈.作讲演,探史迹,理材料,撰调查,修报告,先生皆不辞辛劳,亲励躬为,故被学界誉为“20世纪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从事全面系统田野调查的先驱之一”。      
 
      1957年,在周恩来总理的鼓励下,先生将多次调查所集史料,整理成《广西壮族简史》一书出版。“壮族是我国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经济文化发达、历史悠久的民族。但在黄老之前,还没有一部自己独立的历史著作,壮族有自己独立的历史著作,自黄老始。因而,黄老不仅是是壮族人民的好儿子,也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子。”由此先生有“壮族文化历史研究开拓与奠基者”盛名。是岁,反右运动起,先生以肝胆之心,恪尽全国人大代表之职,四处讲演,号召鸣放,为争取早日成立广西壮族自治区呐喊呼吁,从而蒙冤受屈,遭《人民日报》点名批判,以“狭隘的民族主义者”等莫须有罪,错划为“广西文化教育界头号大右派”、“全国96名极右分子之一”。翌年2月,全国人大一届五次会议做出决议:“罢免了费孝通、黄现璠、欧百川的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职务。”接踵而至的“文革”浩难,先生自然在劫难逃。此后,先生讲坛上雍,归读我书,潜心学问,操笔写志,继续殚精竭虑于壮族文化历史研究,穷半生之力,孜孜兀兀,没身而止,成《韦拔群传》初稿三卷、《侬智高》初稿一卷、《壮族通史》提纲和部分书稿以及论文十余篇,又涉研他家,修改前稿,成《我国人民起居衣食生活之演变》初稿三卷、《古书解读基础知识》初稿一卷,凡二百万余字。其中以《侬智高》、《壮族通史》两稿,最使先生呕心沥血。前著出版后,专家评曰:“本书以丰富的史料,对广西历史上著名的壮族人物依智高及其起兵反宋的问题作了精辟的论述和深入研究,科学地评价了侬智高起义的性质和影响……”。《侬智高》是目前我国第一部论述壮族历史人物依智高的专著,它澄清了国朝近千年来一直被历代统治阶级诬蔑为“蛮寇”、被正统史家辱骂为“贼寇”的壮族民族英雄依智高的历史污名。《壮族通史》稿经门生整理补充合著成近七十万字宏篇巨著,出版后,专家评曰:“本书以丰富充实的史料为佐证,详尽地论述了壮族的起源,全面地介绍了壮族各个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的发展状况。它是目前我国第一部壮族通史,本书丰富了我国少数民族的研究成果,也为壮族史的研究提供了较新,较全的资料……”。该书荣获1987至1990年度广西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为此先生有“壮学一代宗师”之尊。      
 
      1979年,先生右派冤案,平反昭雪,相继增补为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当选为“百越民族史研究会”副会长。先生时已八十高龄,仍老当益壮,奋争朝夕,拄着拐杖,奔赴各地,投身社会、学术诸活动,在桂主持召开全国性“百越民族史学术研讨会”,又创办“漓江业余大学”,担任校长,亲临授课。并尽全国政协委员之职,竭尽全力,为“反右”和“文革中蒙冤者伸张屈枉,四处奔走,向有关部门以至中央反映,每每为人为彻,使一位在“反右运动”中被错判“死缓”,在铁窗下已度过二十三个春秋的“政治犯”得以出狱。众多政治运动中蒙冤受屈又获先生一臂之助而得以昭雪者齐称先生为“黄青天”,盖自有由也。1981年12月18日夜,先生赴市委书记家商谈有关“漓江业大”事宜,返途中,遭寒风,脑血管破裂,被迫人院治疗。翌年1月18日因病医治无效,驾鹤西归,最终圆满实现了其生前所立“为广西民族文化教育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志,终岁八十三。为表彰其生平业绩,自治区人民zf将其骨灰盒安置于南宁“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命陵园”,昭示后代。      
 
     先生自少迷书,卷未一日离手,笔无一刻弗辍,兴起欣然忘食,至老依然如故。中岁时,某日与夫人刘丽华上街,先生边走边看书,突然“扑通”一声跌倒在地,抬头一望,原来撞着路边树干。先生不顾头破血流,赶紧寻书检视,见卷未遭污损,方才破口一笑。好读如此,可谓“书痴”中人,然先生博观书传,读破万卷,则书生之气甚淡,是以学以致用、文以载道尤为先生平生读书所抱宗旨又力尚躬行使之然也。先生于书,无所不窥,而每以“不通”自谦,尝言:“余平生所读之书,得‘通者’自觉少矣。”此非愚笨,诚为读书有得,又极虚心者,方肯出此语,故有学者评日:”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不耻下间’是孔子讲的至理名言,但试问已经成了名,有了地位的名教授真正能按孔子这些话做的人有多少?说实在话,黄现璠教授是真正做到了这几句话的名师。”      
 
      先生冶学,以“不学‘千人之诺诺,而作‘一夫之谔谔”’为座右铭,以经世致用为主,以疏通知远为要,以“民为本,君为轻”为主题,根柢于史,旁及诸家,淹贯古今,而法宗考据,生平持论,以为“大民族史观与教条主义是客观研究历史的最大障壁”,于是呼,欲辟奇论以砭庸陋,树新义而昭后学,自拓蹊径,穷探百世不见之论,积数十载苦研之功,推出惊世骇俗之说:“中国民族历史没有经历过奴隶社会”,“我国少数民族历史大都未经历过奴隶社会”,冲破禁区,挑战群贤,提出“中国历史应重新分期”新见。故被学界尊为“无奴派”领袖。古今史家,有此论者(指中华各民族历史没有经历过奴隶社会的主张),先生始也。标新立异乎?实事求是乎?自待历史评说。      
 
      先生史论,总不肯蹈袭前人,从不泥显学之说,尤不为权威之见所惑,对风派奉命史观更不以为然,固以为历史研究法优于一切,尝谓:“凡研究一事一物,欲得其完全知识,不外三种方法:第一,科学研究法;第二,哲学研究法;第三,历史研究法。第一为事物‘当然’的研究。第二为事物‘所以然的研究:第三则兼此两者,不独为事物‘当然’的研究,且为事物‘所以然’的追求,以明其演进次序。”故先生将“历史科学与“历史哲学”的辩证统一,当作自己探究学问所欲达之最高境界。又以为所有历史,就其目的与意义而言,都是一部现代史,尝谓:研究历史,实为帮助我们明白自己和同胞以及人类的问题和希望。换言之,即为明了现在,所以研究历史,并非崇拜成例,一法古人也。”遂以今务为先。先生也主张继承传统,但他承继的是历史科学之方法论传统,而非历史哲学之认识论传统。      
 
     其论上古史,成《中国殷代社会史》、《中国封建社会史》两大卷,尝谓:“后稷非农业发明者”,“周代无井田制”,“殷周农奴,并非奴隶”。殷商为领主封建社会雏形,周代为领主封建社会典型,皆非奴隶社会”。      
 
      其论断代史,成《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史讲稿》(经济史观)、《魏晋南北朝通史》、《隋唐五代史》三大卷,尝渭:“历代兴亡,主以经济要素使然,其他诸因,当为次之。”      
 
      其论文化史,成《中国文化史讲稿》、《日本汉化史稿》两大卷,尝谓:“国无文化,唯民族有也。”“文化本位主义是文化专制主义的温床,而文化专制又是历代封建王朝实行民族压迫政策的思想武器,互为因果。”“只有认同中华各民族自身拥有的文化平等,才能真正实现各民族间的平等。”“日本神道传说实基于中国道家思想,而日本国之建立则基于吸收中国文化。日本近代史家关此所论,多违事实。”      
 
      其论现代史,成《旧民主主义革命史稿》两卷、《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讲稿》一卷,尝谓:“世人论中国近百年社会史,一般有封建社会、半封建半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三说,余以为实则皆非。从历史、经济、文化三方面考察,应为殖民性资本主义社会。”      
 
      其论少数民族史,成论文数十篇.尝谓:“中国少数民族历史大多末经历过奴隶社会。”      
 
      其论社会生活史,成《我国人民起居衣食生活之演变》(后改名《中国生活学--古代食衣住行研究》)三大卷,尝谓:”古今考据家凡论社会生活史,多以精深显其学,而疏其变迁沿革之究,佘以为偏执一端,必自闭其学,若要推陈出新,尤当重贯穿疏通。”并推出史无前例的新学问“中国生活学”。      
 
      其论语言学,成《古书解读基础知识》一大卷,尝谓:“文字研究,不能割断历史,致意于中华各民族语言文字演变之迹及其相互影响之‘所以然’,尤为要也。”      
 
      傲睨古今,议多违俗,见悖显学,物沦骇吐,于古今众说无所不采,亦无所不扫,又无嫌鄙屑,是为先生问学释疑之显著特征。士林每赞先生覃精壮学,而寡见其学如此广博,诚为失焉。      
 
      中岁以后,先生由博返约,致力壮学,穷积史料,殚研往籍,冥思孤虑,抉精指误,阐幽发微,奋其独见,深筑体系,如是者三十余载,终集大成,开一代风气之先。其所创“壮族土著说”、“侬智高起兵反宋正义说”、“铜鼓文化壮人建立说”,皆为后学宗之。而先生魂系壮族,劳其心力,忍辱负重所欲号壮人者,又志不在此。尝言:“壮族若要立于世界优秀民族之林,当以推动广西民族文化教育事业,启发壮人民族忧患意识,提高壮民文化素质和凝聚力为要,而此尤需吾辈努力。”故先生曾积极策划成立“广西少数民族联谊会”,倡议建制“壮族大学”,拟定“壮族史研究学会”设立草案,皆为此也。其筚路之功,启蒙之力,奉献之勋,后学又岂可忘哉!      
 
      先生终身布衣,一世清贫,极重躬行,经历传奇,轶事无穷,而最堪为人称道处,即其人格。立身处世,光明磊落,屹然雅操。人世时必露锋芒,执言仗义,从“左派”沦为“右派”,尤磨而不磷,涅而不缁,一如既往,每闻世间不义事,即刻奋袂攘襟,拍案而起。出世时则随遇而安,淡泊名利,归我学海,以朝夕神交古人为乐。望之凝重如山岳,近之温和如醇酒,硕德高风,不言而化,有口皆碑,是为先生生命史上最辉煌可贵之处。其学如海,其德如山,深博高远,盖壮族学人,自古迄今,未之有比者,非过誉也。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